-

.shuilou.ilou.co

顯然.小鬼子們是被萬林和兩隻花豹偷襲後.留下了幾具屍體又繼續倉皇逃竄了.“繼續前進”黎東昇低聲命令.大家提著槍又恢複了剛纔的隊形向前追去.速度越來越快.

從這時開始.他們終於找到了小鬼子逃跑的路徑.前麵的路都是小鬼子開出的線路.自然要比自己開路前行的速度快了許多.

此時.青木一夥已經出現在峽穀邊上.青木快步走到林邊.舉著夜視望遠鏡觀察了一會兒前麵的峽穀和峽穀周圍的山坡.見沒什麼異狀.隨即命令道“提高警惕.從峽穀下麵穿過去.走.”

青木帶著剩餘的5名隊員衝出森林.組成了一個楔形的戰鬥小組.向著黑黑的峽穀中跑去.前麵一個斥候小組由兩人組成.跑在前麵.十幾米後是他自己的四人小組.

到此時.青木的三分隊十二名隊員加上從一分隊留下的三名隊員.再加上他自己共計十六人.截止到目前.他的十六人在林外被擊斃五人.在林中又被那個獵人擊斃五人.已經已有十名隊員陣亡.隻剩下自己和五名隊員.其中還有一個重傷.

青木的心中產生了一種悲涼的感覺.自己帶著三個分隊三十六名隊員來到這個國度.可現在環目四周.隻剩下了這幾個狼狽如鼠、拚命逃竄的隊員了.他真不明白了.這還是那個曾經不堪一擊的國度嗎.怎麼就把它麼不可一世的大r國特種軍人打得如此狼狽.難道自己真的觸怒了山神.

青木使勁搖搖腦袋.思緒又回到了現實之中.他早就根據地圖計劃好了自己的撤退線路.穿過這條峽穀再走三十幾公裡就可以穿出這片森林了;而穿過森林就可以加快速度.往西翻越二百多公裡的山區.就可以順利進入周邊國家.逃脫這個令人恐怖的國度了.而這條峽穀正是這條撤退線路的捷徑.

他們一行人迅速向峽穀中鑽去.峽穀中間的溪流在靜靜的流淌.溪流兩邊長滿了半人高的雜草.大山中本就人跡稀少.而變幻莫測、危機四伏的原始森林更是人跡罕至.所以植被一場茂密.

在這片森林中.沒有經驗的人很容易迷失在森林中.就是當地的普通獵人都不敢輕易涉足這片森林.萬林還是小時候跟隨爺爺來過幾次.

此時.東方的天邊已經微微發亮.青木一行人順著溪流往峽穀深處走去.突然.“轟”、“轟”、“轟”三聲巨響帶著幾聲慘叫從峽穀中響起.

三團火焰將峽穀中照的通明.帶著夜視鏡的青木一行人.被這突然爆起的明亮火焰刺的兩眼頓時出現了暫時性失明.眼前立即變的一片漆黑.

青木等人立即撲倒在地.伸手摘下臉上的夜視鏡.使勁揉著被強光刺痛的雙眼.眼中的淚水嘩嘩的往下流.

山坡上的萬林帶著夜視鏡看到敵人進入峽穀.立即就把夜視鏡摘了下來.峽穀中.早就被他佈置了六、七顆用手雷製作的詭雷.分佈在溪流兩邊的雜草叢中.他這個大山的兒子.哪能讓這群小鬼子輕易走出這座森林.

此時.他單膝跪在山坡的巨石旁邊.身子倚靠在石上.舉著狙擊步槍後.對準草叢中一個將屁股露在草叢外的小鬼子.“啪”就是一槍.

“啊”.露著屁股的是那名負傷的小鬼子.他的肩上被萬林在林中短箭重傷.傷痛使他的隱蔽動作無法到位.所以露出了半個屁股.被萬林一槍將他的屁股打開了花.他慘叫著向邊上草叢中滾去.

此時.爆炸已經將深秋枯黃的雜草引燃.草地上立即冒起了暗紅色的火光和濃濃的黑煙.

引爆詭雷的是小鬼子的兩人斥候小組.他們當即被三顆連環手雷炸翻在地.其中一人正慘叫著在地上翻滾.另外一人則一身不吭的仰麵倒在燃燒的雜草叢中.

慢慢地.剩下的三個鬼子都逐漸從爆炸強光引起的暫時性失明中恢複了視力.他們看著在草叢中翻滾的隊員.誰也不敢上前救助.剛纔視力受損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可狙擊步槍的槍聲.他們可是聽得真真切切.戰場上.誰也不敢輕易在狙擊槍口下露出自己的身子.

青木趴在地上.仔細回憶了一下剛纔槍響的方向.對著話筒低聲說道:“十一點鐘方向.我掩護.秋山、安西衝上去.準備.行動.”

“噠噠噠噠”負責掩護的青木猛然在地上翻滾起來.手中已經握著陣亡隊員的輕機槍.對著上麵山坡掃射起來.

猛烈的子彈打的坡上的樹木一陣搖晃.碎木和碎石橫飛.整個山坡上塵土飛揚.緊跟著這片彈雨.溪流邊的草叢中就竄起了兩條人影.向著山坡上衝去.

此時.萬林在山坡上對著露出屁股的一名敵人打了一槍後.立即起身向著前麵跑去.早就躲到了前麵五、六百米外的一棵大樹後麵.舉著狙擊步槍對著剛纔自己所在的山坡.

峽穀中的青木看到自己的兩名隊員向坡上衝去.立即移動槍口向山坡兩邊掃去.為自己衝鋒的兄弟們提供掩護.

子彈掃在萬林隱身的樹林中.密集的彈雨讓萬林不敢露頭.就在這時.兩個小鬼子已經衝上了萬林剛纔狙擊的大石旁.他們立即伏在巨大的石塊邊上.舉著槍對著四周.搜尋剛纔襲擊者的身影.

就在他們警惕舉槍麵對四周的時候.石塊下麵突然鑽出兩條小黑影.同時躍起撲向兩名趴在巨石上的小鬼子.“啪”、“哢”兩聲清脆的脆響在山坡上響起.

緊跟著就見到一個小鬼子大聲慘叫著.弓身抱著自己的右腿從山坡上滾了下來.另一人依舊趴在巨石上.可腦袋已經緊緊貼在了石上.腦袋已如破碎的西瓜四散裂開.巨石上濺滿了紅白相間的液體.

青木聽到叫聲.立即望向山坡.山坡上半人高的草叢中一陣晃動.轉眼間就沒有了動靜.而一名自己的隊員正慘叫著滾了下來.他抱著自己的右側小腿在翻滾.而右腳已經不見了蹤影.腳脖子處血肉模糊.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