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蕭震想好了這些臉色才緩和了一些.他對著準備走出去的於慶生說道:“把所有證據鏈連接起來.這個不用我教你這個公安局長吧.”

“嘿嘿”於慶生臉色有些尷尬的走了出去.蕭震看他走出.掏出電話打了出去:“胡副省長.我們市政府換屆的事情運作的怎麼樣了.是不是需要我再拿過去一些資金.”

“嗬嗬嗬.可以啊.現在辦事太難了.你還是多準備一些吧.對了.聽說令公子受傷了.怎麼回事.”電話中傳來了主管政法工作的胡副省長的聲音.

“沒問題.我一會兒就讓人給您打過去.還是彙入以前那個賬號吧.我兒子的事情我正要跟你彙報呢.您可要為我做主啊.”蕭震連連說道.接著將事情講了一遍.

對方聽完沉默了一會兒.半晌才說道:“這件事情有些奇怪了.那個老爺子是什麼人.怎麼連軍區和省國安局都驚動了.尤其是軍區.他們可是從來不牽涉地方事務的”.

蕭震情緒激動的站了起來.大聲說道:“我不管誰參與這件事情.他們公然劫獄就是在蔑視法律.這是對我們省執法機構的極大侮辱.是對您這個主管政法工作的副省長的公然蔑視.我們絕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蕭震義正嚴詞的叫喊著.可他忘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們自己.法律是針對所有人的.也包含他們自己.沒有人可以淩駕於法律至上.

此時.西南軍區大院內.司令員歐陽山正在宴請萬家老人和整個突擊隊.王鐵成和劉洪鑫也被邀請一同步入了餐廳.

歐陽山上將端起桌上酒杯.環視了一遍老人和突擊隊員.說道:“我已經看到了你們在山裡消滅小打鬼子的戰報.痛快.據說老人家還親自出手收拾了幾個.哈哈哈.老當益壯.不輸給他們年輕人啊.來.這第一杯酒就敬你們滅了小鬼子的威風.還輪不到這些小東西到我們國家來耍威風.乾.”老將軍說著一飲而儘.

老人雙手端著酒杯和周圍的人全都仰頭將滿杯的酒倒進了嘴裡.歐陽司令看到大家全都一飲而儘.“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說道:“這纔是鐵骨錚錚的爺們.哈哈哈.把幾個姑娘在酒桌上也當爺們看了.沒意見吧.”

餘靜提著酒瓶走過來給司令員斟滿酒杯.“嘻嘻”笑著說:“司令員.彆的不敢說.要說喝酒.嘻嘻.我們三個可是絕對的爺們.小雅、玲玲.是不是.”

“那當然了.好歹也是萬家弟子呢.誰不服.來”玲玲和小雅舉著酒杯就站了起來.

“哈哈哈”大家全都笑了起來.司令員看著這一群生龍活虎的年輕人.笑著對老人說道:“老人家.你把這幾個丫頭都收入門牆了.”

“嗬嗬嗬.我們萬家現在可是人丁興旺了”老人眼中透著笑意.喜愛的看著身邊的幾個徒孫.

今天.他是親眼看到了自己孫子的這些戰友.是如何捨生忘死的來保護自己了.他為自己能有幸收到這樣一群熱血沸騰的徒孫感到自豪.自己的萬家功夫不傳給這樣的人.還能傳給誰呢.

老人端起酒杯站起.對著司令員說道:“我老漢隻是一個普通的山民.今天能得到你們這些高官的鼎力相助.我慚愧啊.但是.我從你們這些軍人的身上.看到了一種讓我熱血沸騰的東西.不畏權勢、勇往直前、敢作敢當.這就是軍隊的魂啊.我為自己的兒子、孫子能加入你們這支隊伍.能在你們身邊浴血奮戰.感到自豪.司令員.我敬您”.

司令員端著酒杯站起.看著老人的雙眼.鏗鏘有力地說道:“您說的對.軍人就是要有錚錚鐵骨.就是要不畏懼任何威脅.在軍人麵前.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們退縮.乾.”老將軍的酒杯猛地撞在老人的酒杯上.一飲而儘.

兩隻玻璃酒杯發出了清脆的碰撞聲.相識一種警鈴響在老將軍的心中.

老將軍的心在滴血啊.眼前的老人用自己祖傳的神奇功夫.培養出了一個勇猛善戰、戰死沙場的兒子.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將自己唯一的孫子又送進了保家衛國的戰場.可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深明大義的老人.卻在自己身邊的監獄裡.麵臨著某些人的威脅.還差點命喪黃泉.

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將軍的心在滴血.眼中卻在冒著怒火.這時.一個參謀走進來說道:“報告.本省主管政法的胡副省長帶著副市長蕭震和市公安局長於慶生到軍區要人.讓我們將一個姓萬的老人交給他們.說這個老人是他們的一個要犯”.

聽聞此言.酒桌旁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歐陽司令員抬手讓大家坐下.冷冷地對參謀說道:“請到我的辦公室.我到要看看他們憑什麼還來要人.媽的.居然把副省長都搬來了.他還想搬誰來.”

正在這時.省國安局局長葉鋒推門走了進來.他與司令員是老相識了.因為他所從事的工作都是針對國家安全的.與當地的駐軍都保持著緊密的關係.

葉鋒看到司令員橫眉立目的樣子.詫異的問道:“司令員.發生什麼事情了.”“胡副省長親自來要人了”西南軍區作戰部長齊誌軍在旁說道.

葉鋒眉毛往起一豎.冷冷地說道:“好啊.我正好帶著他們刑訊逼供的錄像.正好讓這個主管政法的副省長看看他的手下.是如何執法犯法濫用法律的.”

司令員麵若冰霜轉身走出了餐廳.葉鋒、齊誌軍和黎東昇趕緊跟了出去.

幾人走進司令員辦公室.葉鋒走到桌旁從兜裡掏出一個光盤.插入了辦公桌上的電腦.打開了投影儀.

螢幕上立即顯現了預審員對老人動手的一幕

司令員幾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錄像.當畫麵聲音中傳來公安局長於慶生高聲下達“格殺勿論”這句話時.幾人“噌”的從沙發上站起.全都怒了.

他們都是第一次知道了當時的情況.那個公安局長居然對手無寸鐵的老人下達了“格殺令”了.難怪當時看守所中傳來了槍聲.他們此時方纔明白老人當時麵臨的危險狀況.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司令員黑沉著臉看了齊誌軍一眼.齊誌軍趕緊叫道:“進來.”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