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黎東昇擺擺手說道:“您客氣了.我們在這裡執行任務.正好趕上了這件事情.給你們添麻煩了.這是我的副隊長萬林.老人是他的爺爺”.

黎東昇特意把萬林推了出來.是讓他認識一下這個公安廳長.可能以後還會打交道的.萬林的老家在這裡.今後有些事情可能要麻煩到這個省公安廳廳長.

萬林走過來舉手向邢廳長敬禮.邢廳長看著萬林冷峻的麵容.趕緊回禮.然後伸手就要跟萬林握手.萬林伸開右手看了一眼.趕緊把手移到一邊.說道:“不好意思.我的手太臟了”.

邢廳長低頭一看.萬林的右手上滿是血漬.已經將右手染成了紅色.他心中有些納悶.怎麼這個副隊長滿手是血.

他趕緊問道:“你是不是受傷了.”萬林搖搖頭.這時齊誌軍走過來笑著說:“這裡的歹徒基本上是他和老人赤手空拳收拾的.黎隊長他們後來趕到.隻是擊斃了兩個持槍的歹徒.”

邢廳長一聽大驚失色.他趕緊看看周圍正被抬往外麵的數十名歹徒和滿地的刀槍棍棒.不可置信的搖搖頭.心中暗道:好傢夥.這祖孫倆也太厲害了.難怪那個什麼蕭公子會毀在老人手裡.

這時.他突然想起了這個案子中的兩個重要人物蕭公子和那個於局長的侄子.他突然問道:“那個蕭公子和於局長的侄子於大水呢.有關案的事情.我還要好好審問審問他們.”

“於大水已經被就地正法.那個蕭公子被他的同夥開槍誤傷擊斃”黎東昇在旁冷冷說道.

邢廳長愣住了.這麼重要的人犯還沒來得及審訊就被擊斃.還有許多案情細節需要瞭解.怎麼能隨便擊斃呢.

他剛想再問一句還有沒有其餘重要的案犯.葉鋒在旁邊看出了他的情緒變化.冷冷地說道:“這樣的人死有餘辜.沒什麼可遺憾的.他們的罪行一件也跑不了”.

正說著.國安局行動處處長錢斌手裡拿著好幾塊硬盤.從最裡麵的院落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公安廳長邢鐵.說道:“這些人簡直禽獸不如.他們從全省範圍偷來這麼多小女孩.原來是為了發泄他們的淫慾”.

錢斌的語調中含著憤怒.繼續說道:“這個地下空間裡包含了七八歲的小女孩到二十五六歲的女青年.總共有三十多人.這就是他們的一個淫窩.他們不但自己在這裡發泄.還將他們淫樂的過程製成黃色光碟.在這個武館的一角.還有一個地下空間.裡麵有一批刻錄光盤的設備.裡麵存儲了大量他們製作的淫穢光盤.這裡就是一個傳播基地”.

錢斌扭頭看了一眼隨後跑出來的三隻花豹.繼續說道:“多虧有這三隻花豹.在地下空間極其隱秘的一角.三隻花豹又發現了一個洞口.裡麵直通那個光盤製作車間.目前發現的淫穢光盤就有數萬張.已經打包準備發運了”.

葉鋒、邢廳長等人全都愣住了.沒想到一個副市長和一個市公安局長的後代.居然就在他們政法機關的眼皮子底下.乾著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錢斌扭頭看了一眼邢廳長.繼續說道:“他們還在這裡拉攏、招待了許多他們的關係戶.他們在每個房間中都隱蔽安裝了攝像頭.我手上的這些硬盤中.就清晰地記錄了一批省市公務人員的醜行.其中還有一些高官的醜態.估計是這個犯罪團夥為了將來要挾他們用的.媽的.簡直是禽獸不如.連這麼小的女孩子都不放過.”

邢廳長伸手就要拿過硬盤.臉上透著憤怒的神色.他大聲吼道:“簡直是無法無天了.你把這些證據交給我.我立即派人控製這些混蛋.我倒要看看.都是哪些平時道貌岸然的傢夥.在乾著如此齷齪的勾當.”

錢斌縮回自己的手.躲開邢廳長伸來的右手.說道:“我們還不能把這些交給你.這裡麵還涉及到了你們公安係統的某些高級警員.”

邢廳長聽到錢斌的話.伸出的手立即縮了回去.他知道這裡麵的利害關係.那些警員可都是他這個省公安廳廳長的手下啊.相關調查當然是需要上級來審批權限了.不是他這個公安廳長想插手調查就可以的.

邢廳長的臉色一下變的極其難看.嘴中恨恨的罵道:“媽的.查出是誰我非播了他們的皮.”他的手下居然出現了這樣的敗類.他這個廳長的臉色當然不會好看了.

錢斌看了他一眼.說道:“我現在可以告訴您.這裡麵就有市公安局局長於慶生、市局看守所所長冀軍、事發餐館屬地派出所那個周所長的yinluan影像.我建議.在此事沒有出來調查結果之前.不要在你們公安局內部公開此事.”

邢廳長明白國安係統的顧慮.這是怕打草驚蛇.他趕緊連連點頭表示明白.黎東昇在旁邊說道:“這些人真是蛇鼠一窩.他們之間也不是鐵板一塊.那個蕭公子居然連自己保護傘於局長的醜態都錄了下來.看樣子也在提防著他.”

國安局長葉鋒在旁邊點點頭.冷冷地說道:“錢處長.這些證據立即交給局裡情報處.讓他們立即甄彆裡麵所有人的身份.我們看看都是哪些披著國家公務人員的外衣.在私底下乾著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同時.相關資料要絕對保密.待聯合調查組到來一併封存移交”.

“恥辱啊.真是我們公安機關的恥辱.這些人居然揹著我們在執法犯法.”邢廳長嘴裡喃喃道.臉上的肌肉在顫抖.這對他的打擊太大了.那個於慶生局長也曾經是他的得力手下.怎麼一下就墮落成這個樣子了.

正在這時.齊誌軍的手機響了.電話裡傳來了特戰大隊大隊長鄒濤的聲音:“齊部長.武館外麵開了一輛黑色轎車和一輛警用吉普車.請示如何處理.”

齊誌軍趕緊將情況通知了葉鋒.葉鋒猶豫了一下說道:“放進來.不管是誰.進來先拿下.來這裡的沒什麼好人.走.我們過去看看”.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