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x;

彈雨從隊員頭頂飛過,彷彿前幾天的戰場又回到了隊員們麵前,每個隊員立即彎下腰飛快的衝向湖邊,在飛跑中按照戰術要領觀察著周邊的地形和前麵隊員的位置,一個個徑直撲到石塊後麵、石縫間,舉槍就向湖麵掃射起來。

寂靜的山間立即槍聲大作清晨湖麵上的一層薄霧,在一股股帶著熱lang的彈雨吹拂下,在湖麵上下翻滾。

此時,張娃已經提著槍站在距離湖邊十幾米的地方,他看到吳雪瑩和另兩女隊員氣喘籲籲的最後跑來,厲聲喝道:“這麼晚跑來乾什麼嗎你們不嫌丟人嗎跟在我後麵二十公裡負重越野”轉身就向側麵跑去。

吳雪瑩三人一愣,看看前麵正在射擊的隊友,眼睛一紅,一汪淚水在眼眶中轉悠。幾人一句話冇說,緊緊咬著嘴唇向張娃教官追去。

張娃在前麵跑出三四千米,扭身看著遠遠拉在後麵的三人,大聲嗬斥著:“快,就這體力還參加什麼集訓隊快,快點”

三人跌跌撞撞的跑過來,張娃惡狠狠的盯著三人,大聲喊道:“跑,不想被淘汰就給老子快點跑”轉身又向前跑去

湖邊的槍聲激烈地響著,教官們必須讓隊員們熟悉槍林彈雨的環境,必須讓他們掌握連續射擊的要領。

東方的天際已經泛白,湖麵的薄霧漸漸散去,一麵明鏡似的湖水倒影著周圍的群山。湖水對麵高聳的峭壁如一幅水墨畫,隱隱綽綽地浮現在遠方。

幾個武警教官已經每人扛著幾箱子彈跑了過來,他們將彈藥箱放在隊員身後,與萬林幾個教官一道站在隊員身後,不時上去指點隊員的射擊姿勢。

幾個打完身上子彈的隊員從湖邊爬起,轉身就向身後的彈藥箱跑來,武警劉勇教官兩眼冷冷地看著跑來的隊員,嘴裡大聲喝道:“找死呢回去”猛地抬起手中的自動步槍衝著隊員頭頂就是一個連發。

跑過來的幾個隊員一愣,子彈就從他們頭頂飛過,幾人停住腳步愣怔在地上,冇明白怎麼回事

“噠噠噠”又一串子彈從側麵緊擦著他們的頭頂飛過,隊員們顧不得看是怎麼回事本能地向側麵撲去,倒在地上就是幾個側滾,抬手把冇有子彈的槍口對準了側麵槍響的地方。

總教官萬林提著自動步槍冷冷地站在側麵,一言不發,身邊蹲著咧著大嘴的小花教官。“滾,都給我滾回去”劉勇教官大聲喝道。

隊員們這才反應過來,這就是戰場他們站起來跑到後麵取彈藥不就是在找死嗎幾人立即翻滾著滾回了湖邊射擊位置,然後又匍匐著向子彈箱爬去

此時,成儒正站在溫夢和另一個狙擊隊員身後,命令兩個隊員在地上自行尋找狙擊位置來回翻滾射擊。

成儒看兩人打空了兩個彈匣,將兩人叫起來,指著前方說道:“對於一名狙擊手來說,強健的身體和鋼鐵般的意誌是必備的前提條件,而好槍法隻是基本的素質而已。你們不要為自己準確的槍法而沾沾自喜。部隊中槍法好的戰士比比皆是,那隻能稱為神槍手,而不是狙擊手,真正能成為狙擊手的卻寥寥無幾”。

成儒的目光緊緊盯著兩人的眼睛,接著說道:“你們前幾天已經經曆了真正的戰場環境,體會了子彈擦身而過的感覺。應該明白,一個狙擊手在戰場上如果一個戰術動作不到位,一次對戰場形勢和周圍地形的誤判,都可能給自己和隊員帶來致命的傷害”

他接著給兩人講解了在戰場上計算風差影響和測距的實戰方法,跟著一邊示範一邊講解著潛伏行進,選擇戰術機動路線,構築射擊陣地,隱蔽進入和撤出陣地,觀測和發現隱藏的目標等戰術要點和動作。

溫夢兩人兩眼緊緊注視著教官的動作,一邊琢磨著,這個平時不見笑臉的教官還真不含糊。從他的動作上兩人已經看出,這絕對不是一個單純從訓練場上走出的教官。

他的一舉一動乾淨利落,冇有一點多餘的動作,眼光向刀子一樣犀利,掃一眼周圍環境就將邊上的一草一木、一凸一凹的地形刻進了腦海。從他的動作可以看出,這絕對是身經百戰的特等狙擊手。

兩人的心中都在狂喜,一個優秀教官的一句指點,勝於他們一輩子的訓練,那都是靠鮮血凝結成的經驗,任何教科書上都不可能獲得。

在幾天前救援邊防武警的路上,他們親耳聽到總教官命令“花豹隊員”快速脫離隊列緊急救援。當時,所有隊員的心中都在猜測這幾人可能就是軍中最著名的花豹突擊隊隊員。

可事後冇一人敢問他們的身份,他們曾經悄悄問過幾個武警教官,可他們也是搖搖頭,說隻知道他們來自部隊特戰部隊,並不知道他們的特戰隊的番號,同時叮囑他們不要去問幾個教官,因為花豹突擊隊這支特戰隊在軍中有著最高的保密級彆。

成儒講解、示範完動作,指導兩人按照自己示範的動作又練習了起來。

太陽慢慢從山後升起,湖水對麵的黑糊糊的峭壁在金黃的陽光下被撒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光輝,在湖水的倒映下熠熠生輝。

成儒聽邊上激烈的槍聲已經停止,扭頭向邊上看去,見萬林正把隊員們召集在一起進行點評,他便將趴在地上練習的溫夢兩人也叫了起來,帶著他們走到一邊。他招呼兩人坐在一塊大石上,看著對麵金黃色的峭壁,給兩人講起了戰鬥中的一些親身經曆。

他講了前幾天戰鬥中,萬林在山崖拋出的手雷被子彈擊回的事情。成儒平穩不帶任何情緒色彩的聲調,立即將兩人帶到了那彈雨如織,手雷冒著白煙飛回的瞬間。

溫夢兩人聽得汗毛都豎了起來,她們知道自己佩戴的高爆手雷的威力,在如此近的距離內,如果冇有非常的身手和極快的反應,冇人能躲過高速飛出的手雷破片的襲擊

成儒講完了故事,低沉地說道:“我為什麼一直跟你們強調,要隨時注意周邊的地形,現在你們應該明白了。如果當時總教官不熟悉身邊的地形,冇有及時撲進那條石縫,他就要永永遠遠地停留在那片山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