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敖昆拽著老闆的衣領將他從竹椅上提起擋在自己身前大聲喊道:“嘿嘿沒虧待我們你他媽看看跟著你的這群在槍林彈雨中玩命的弟兄有哪個家裡的媳婦、父母吃上一頓飽飯了你問問那些為你戰死的孤兒寡母們又有哪個不是生活在水裡火裡了沒虧待我們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這群弟兄們”

他的話極具煽動性句句說到了每名保鏢的心裡他們相互看了一眼不自覺的都把槍口垂了下來

這個地區的毒梟們極其苛刻給手下人的報酬極為微薄山中的居民生活十分拮據在荒蕪、貧瘠的山區種植任何農作物都收成寥寥隻有種植罌粟才能勉強維持生存而這些百姓受教育的程度又極低不具備提純高精度毒品的能力隻能以低廉的價格將罌粟果實出售給毒梟

而這些毒梟卻仰仗著雄厚的資金支援自行組建了毒品加工基地將提純的毒品銷往世界各地而手下的這部分武裝力量也基本上是當地的百姓組成他們為了維持生機老人婦孺在家種植毒品而青壯年都進入了毒梟的加工廠或者拿起刀槍當上了毒梟手下的士兵

正是由於當地的生活水平極其低下毒梟們付給這些手下的報酬也極為可憐隻能勉強夠他們維持家庭生計

而政府圍剿和毒梟之間動輒就為了搶占地盤火拚每年都有大量士兵在戰火中死傷而這些弟兄們隻能得到極少的撫卹金和傷殘金老闆從不管他們和家屬後麵的死活

就因為老闆的貪婪和吝嗇使敖昆的話具有極強的煽動性敖昆看外麵的保鏢都垂下了槍口知道自己的話引起了他們的共鳴他冷冷地對著老闆叫道:“把你的保險箱中密碼說出來我讓弟兄們看看你到底吞了我們弟兄多少血汗錢”

老闆猶豫著還沒等他作出決定:“啪”敖昆的手槍突然從老闆太陽穴移到了他的耳朵上一槍爆掉了他半個耳朵

“啊”老闆殺豬般的叫了起來“媽的說不說不說老子轟掉你半個腦袋”敖昆的話語中沒有一點猶豫

“說說說”老闆飛快的念出一串數字敖昆對著弟弟坤沙點點頭正在這時敖昆外麵的二十幾個兄弟聽到裡麵的槍聲突然抽出傢夥向院中攻來槍聲在院落周圍激烈的響起

“不許開槍都是弟兄”敖昆大聲對外喊著門口的二十幾名保鏢臉色大變全都掉轉身子持槍對著院落四周每人的臉上都緊張萬分

此時坤沙已經打開了室內的保險櫃從裡麵取出一捆捆美鈔和大批的金條敖昆看到坤沙扔了一地的美鈔和金條突然對著屋頂連開幾槍對外大喊道:“媽的不許開槍放下槍都他媽準備領錢”

這句大吼立即讓外麵的槍聲聽了下來保鏢們都垂下了槍口側著身看著室內的金錢和金條眼中都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此時敖昆的弟兄們已經衝進了院內他們端著槍站到了房屋門口槍口對著外麵而院外也聚集了大批聽到槍聲趕來的老闆士兵槍口都對準了院內

敖昆揪著老闆的衣領走到門前手槍緊緊頂著他的腦袋後麵左手高舉起遙控器大聲對外喊著:“弟兄們彆再為這個隻顧自己的王八蛋賣命了我敖昆的為人大家都瞭解大家看到屋內大筆的美鈔和金條沒有如果兄弟們看得起我大家排成隊過來老子全他媽給弟兄們分了”

院外舉著槍的老闆手下聽到敖昆的喊聲相互看了一眼慢慢垂下手中的槍口

這些人來這裡當兵誰不是為了混口飯吃沒有人是真正想給老闆賣命的而且這個老闆也確實太吝嗇了從不把弟兄們當人看此時看到他又被敖昆製住就更沒人願意為他出頭了

敖昆看局勢已經被自己控製槍口頂著老闆的腦袋大聲問道:“哪裡還有弟兄們的血汗錢”

此時老闆確實慌了他原本並沒有過分緊張多年的毒品生涯讓他見慣了生生死死他到底是經過多年拚殺走過來的毒梟而且有著數百弟兄剛纔槍聲一響他還在想手下的弟兄們怎麼也會把這幾個人收拾了可現在一看外麵的手下都垂下了槍口他的心涼了

此時敖昆手下的弟兄已經押著老闆的幾個妖媚女人和兩個孩子走了過來一腳將她們踹倒在老闆身前

老闆麵如死灰兩腿終於哆嗦起來他張嘴大叫道:“彆聽他”話音未落“啪”敖昆手中的槍響了騰起的血花和濺了敖昆滿臉都是

敖昆果斷開槍爆掉老闆的腦袋將手槍插在腰間伸手從旁邊弟兄手中搶過自動步槍單手持槍對著跪在地上的女人和孩子“噠噠噠噠噠”就是一陣掃射一個沒留院落中到處是流淌的獻血

為避免夜長夢多敖昆趁著士兵已經產生了猶豫當機立斷一槍爆了老闆的腦袋打掉了他們心中的主心骨和後顧之憂跟著殺掉他的全家斷了那些老闆親信的念想也藉此讓這些士兵見識一下他敖昆的手段

外麵的士兵看到敖昆如此心狠手辣臉上全都閃過了驚懼的表情手中的槍口不自覺的又抬了起來對準了房門口的敖昆和他的手下

敖昆看到士兵們又抬起的槍口左手高舉著引爆器鬆手將自動步槍甩到一旁冷冷地笑了兩聲高聲喊道:“嘿嘿嘿弟兄們要是信的過我敖昆這裡的錢我一分不拿全是弟兄們的”

此言一出院裡院外的人看著屋內滿地花花綠綠的鈔票、地上閃著亮光的金條提著槍就湧進了院子外麵也密密麻麻的站滿了聞訊趕來的士兵

敖昆伸手抹了一把濺在臉上的液體濃稠的血漿和分佈在臉上紅一塊白一塊的顯得異常冷酷

他看到士兵雜亂地向屋前湧來他拔出腰間手槍抬手向天開了一槍大聲喊道:“都給我站住媽的有這麼領錢的嗎熬磨團長”他一眼看到了這群士兵的首領熬磨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