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此時查理和伊藤從樹林中快速傣首先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地的傷兵和和屍體一具具焦黑的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一個個傷兵正在地上翻滾有的身上的衣服正在冒著火星滿地都是被爆炸破片擊落的枝葉

散落在道路上的枝葉和林邊被炸斷的樹乾上正燃燒著熊熊的火焰淒慘的戰場景象完整地展現在兩個狙擊手眼前

查理和伊藤看著眼前的一切呆愣了好一會兒兩眼中突然冒出了怒火他們都經曆過無數次戰鬥可沒有一次自己的陣地被攻擊得如此慘烈那裡麵可有著眾多與他們同生死的弟兄啊

查理把臉扭向林邊見自己的黑鷹隊員的滿身的硝煙七、八個手下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有的已經被燒得如一根根黑炭蜷縮在地上

另有七、八個黑鷹隊員坐在地上手捂著胳膊或者腿部正在痛苦的慘叫周圍的隊員正在緊張地給他們包紮每個隊員的臉上都掛著悲痛、憤怒的表情

伊藤此時也在尋找著自己的隊員見十幾個從莊園中跟著坤沙他們追擊部隊衝出的隊員中隻有四、五個坐在橫七豎八散落的沙包後麵痛苦地包紮著傷口他們旁邊散落著兩具支離破碎的焦黑屍體其餘隊員都趴在破損的沙包和河邊的石塊後麵持槍對著穀口

伊藤彎腰幾個箭步撲到負傷的隊員身旁見他們隻是被彈片劃傷或者被飛濺的燃燒劑燒傷傷情不算嚴重他明白自己的手下都跟鬼一樣的精明自然知道一旦對手反攻首當其衝的就是這些有著重火力的防禦陣地自己的隊員肯定是遠遠跟在坤沙他們身後遠離了這欣禦陣地纔算躲過了剛纔的那輪迅猛攻擊

查理和伊藤相互望了一眼兩人心中都明白比起坤沙的人自己的雇傭兵傷亡算是不大了自己的隊員到底是經過戰場考驗的戰士在剛纔敵人這麼凶猛的一輪火力攻擊中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地上躺著的數十人基本都是坤沙手下的毒販武裝這些毒販武裝顯然缺乏基本的訓練和戰場經驗

兩人的目光掃過眼前的戰場又都把目光集中在了穀口濃厚的煙霧依舊遮擋著穀口河道裡的激流前撲後繼的順著河道洶湧地向穀內湧去

兩人明白對方一定在這一輪凶猛火力火力掩護下順利逃出了峽穀這時林中接連衝出了伊藤在林中的手下過了一會兒又衝出了坤沙的數十名手下他們看到眼前的景象都愣住了沒想到己方這麼多人死傷

查理和伊藤走過去仔細察看了一遍戰場又都各自找到自己隊員詢問剛纔的戰況他們心中都存在著疑問:一支數十人的特戰隊伍怎麼會攜帶如此凶悍的武器一下就造成了己方這麼大的傷亡按照眼前的景象這應該是大口徑的炮彈纔會造成如此大的傷亡

查理使勁吸了一下鼻子他從空中瀰漫的硝煙味道中立即分彆出了燃燒彈和穿甲彈的彈藥氣味心中立即明白眼前的慘景都是對方重型狙擊步槍中的特種彈藥造成他真沒想到對方居然攜帶了這種威力巨大的特種狙擊子彈而且從現場的破壞情況看這是眾多效能一一的特種狙擊彈造成的不然絕不會出現如此慘烈的傷亡場麵

伊藤走到自己手下身邊詢問了一下剛纔的情況這時他也明白了對方並沒有攜帶什麼重武器隻有兩挺火力強大的速射機槍和火箭彈現場造成的傷亡是對方手重型狙擊步槍發射的特種彈藥造成的想到這裡查理突然感到一陣後怕剛纔在林中與對方狙擊手戰鬥如果對方使用了這種大威力的狙擊子彈自己

直到此時兩人才突然意識到剛纔在樹冠上見到的狙擊手可能並沒有被自己乾掉不然他們不會還有重型狙擊步槍按照常規一支長途跋涉深入敵後的特戰隊伍隻會攜帶一支重型狙擊步槍

可查理和伊藤明明看到兩名狙擊手一個被擊傷落下了樹冠一個被直接從樹冠上擊飛怎麼可能還會利用重型狙擊步槍給己方造成這麼大的傷亡兩人的心中都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種重型狙擊步槍一般隻在戰場上為摧毀敵方工事和輕型裝甲車時使用是一種極好的火力掩護手段可由於槍身沉重攜帶不便一般隻會在執行特殊任務時纔會攜帶所以他們斷定對方的狙擊手並沒有被自己擊斃也許被伊藤在樹冠上擊飛的是另一個狙擊手想到這裡兩人的心中都多了一分警惕

他們不約而同的抬頭向樹冠中望去樹冠在週週圍火光的映照下晃動著被火焰燒得焦黑的樹枝根本就看不到上麵的景象兩人相互看了一眼抬腳向林中走去他們要上去確定是否擊斃了一個對方的狙擊手對方狙擊手的存在對他們的威脅太大了

就在此時在道路中央突然轉來了一陣當地語的喊叫聲:“二老闆二老闆”

查理和伊藤聞聲顧不得進入樹林搜尋對方趕緊向路中跑去道路中央原來的掩體邊上幾個坤沙的手下正吃力的從地上搬起破碎的沙包和幾塊被爆炸掀翻的大石坤沙渾身是血的倒在沙包和石塊下麵雙眼緊閉

查理和伊藤跑過去蹲在他的身邊仔細看了一下他的傷勢趕緊將隊中的醫護兵叫了過來敖昆死了坤沙現在就是老闆他們不能眼看著他也死在自己的眼前

兩個醫護兵跑過來將坤沙平放在地上仔細檢視了一下他的傷勢見他右胳膊正在往外噴著血額頭被沙包和石塊砸傷了好幾處臉上佈滿了擦傷一塊彈片斜插在大腿上

查理的醫護兵迅速將坤沙的右臂上綁上了一條止血帶然後抬頭看看查理說道:“這條胳膊已經被彈片炸斷了是不是直接截掉不然很難保證他的安全他腿上的彈片也要及時取出”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援

,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