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包崖幾人還清晰地記得魏超在山腳下離開戰場的一幕,“我還能戰”這句鏗鏘有力的話語猶在他們耳邊.

他們知道,魏超的右臂肘部是被子彈擊碎的,那裡麵還有著無數的碎骨,任何一點輕微的移動都會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彆說在崎嶇的山路上劇烈奔跑了,那一塊塊碎骨就像是鑲嵌在他體內的一把把利刃啊。可他愣是帶著上百名彎刀戰士,單手提槍跑了數十公裡山路馳援自己的戰友

如果冇有魏超帶著這些勇猛的彎刀戰士及時趕到,在剛纔病理如此懸殊的戰場上,還不知有多少戰友要永遠倒在這片冰冷的土地上了。

此時,小雅在前麵剛給幾個重傷的新隊員處理完傷口,猛然聽到萬林那聲變了聲調的呼喊,她一下從草地上蹦了起來,抓起身邊的急救箱就向萬林這邊奔來,連放在旁邊的自動步槍都冇來得急拿。邊上的玲玲聽聞喊聲同樣一驚,抓起小雅的自動步槍也向小雅追去。

小雅飛快地跑到萬林身前,見他滿臉淚水地緊緊盯著懷中的魏超,小雅心中一驚,立即放下急救箱單膝跪在魏超身邊,抬手就摸向魏超頸部動脈。

小雅的手剛觸到魏超的脖子,臉色立即大變,秀麗的大眼睛中突然閃出一絲驚慌的神色。她迅速打開急救箱取出一根針劑,向著魏超脖子上的靜脈血管就紮了進去。

周圍的人鴉雀無聲,緊張地注視著小雅的動作。剛纔小雅一摸到魏超的動脈,就感到他的心臟跳動已經極為緩慢,頸動脈上的跳動若有若無。

小雅的心一下涼了,她知道,這是魏超在負傷大量失血後,又超負荷大運動量運動後引起的心力衰竭,就是在急救設備完善的大醫院,他這種情況也是極難救治

萬林看到小雅的臉色,立即知道大事不好,他猛吸一口氣,一把抓住魏超的左手向他體內送去一股真氣。可無論他怎樣加大功力,那股凶猛的真氣就是催不進魏超的體內。

萬林的心涼了周圍的花豹隊員的心都涼了,他們都已經看出,萬林那深厚的內力根本無法催進魏超的體內

小雅的眼淚一下湧了出來,淚如雨下兩隻張著的手突然劇烈抖動起來。這個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著一個醫者冷靜的出色軍醫,突然崩潰了

“嗷”,一聲低吼突然從萬林肩頭傳來,小雅淚眼朦朧的循著叫聲望去,不知何時,萬林的左右兩肩膀上已經爬上了楔和小白,兩隻花豹的眼中似乎也轉悠著一層淚光,都向著小雅伸出了一隻右爪

兩隻花豹的身上、嘴上、爪子上都沾滿了敵人的鮮血,刺眼的紅色粘在兩隻花豹柔軟的皮毛上格外刺眼。

“血豹的血”小雅腦中立即閃現出了這個字眼,兩隻花豹都在危急時刻伸出了前臂,在讓她抽血搶救自己的大哥

小雅飛快地從急救箱中取出一隻空針管,一下紮進了楔伸在眼前的前臂上,迅速抽出幾毫克鮮紅的血液,一下就紮進了奄奄一息的魏超體內。

所有的人眼中都湧出了淚水,溫夢一屁股坐在地上緊緊捂著自己的嘴,一陣陣“嗚嗚”的哭聲從指縫間傳出,戰鬥中已經失去了幾個戰友,現在這個帶著自己走上戰場的花豹教官,卻在她的眼前慢慢地離去,這讓她那顆曾經冰冷的心靈再也無法忍受了。

哭聲立即籠罩在寂靜的丘陵上,一縷縷硝煙在空中飄蕩,所有隊員都持槍默默靜立在丘陵上。他們的內心深深感受到了,這就是你死我活的戰場,一個捨生忘死馳援自己的戰友,正在悄然離去。

小雅慢慢從魏超的經脈中抽出了針管,一束耀眼的紅光照射在他的手上,小雅抬頭望去,小白眼毛紅光,仍舊執拗地伸著自己的前臂,兩隻紅紅的眼睛似乎在冒著火光。

小雅明白了,所有的花豹隊員都明白了,小白在堅持讓小雅抽它的血搶救自己的老大哥

小雅楞了一下,淚水嘩的流了下來。她抬手握住了小白的前爪,慢慢搖搖頭,哽嚥著說道:“夠了白,夠了,真的夠了”說完,一把將小白緊緊抱在了自己懷裡。她知道,兩隻花豹體型嬌小,卻身堅似鐵,它們體內的每一滴鮮血都極為珍貴。

而且,有楔的那點血已經夠了,花豹的鮮血中有一種奇異的活力,就像是一部血液起動機一樣,如果楔的那點血都不起作用,就是輸入再多的花豹血液也無濟於事。

她左手緊緊抱著小白,伸出右手搭在魏超的右手左手腕上,淚眼模糊的兩隻大眼緊緊盯著魏超的麵部,乞求著奇蹟的發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在魏超慘白的臉龐上,都在期盼著奇蹟的出現,他們已經從小雅的舉止上判斷出,魏超這個老花豹突擊隊員危在旦夕

萬林的目光慢慢抬起,突然看到周圍的丘陵上跪伏這一個個身穿獸皮的彎刀勇士,他們的臉深深地埋在雜草叢中,手臂前伸在身前的草地上。

萬林的眼中露出了感動的神色,他們這些彎刀戰士在為自己的心目中的勇士祈禱,在祈求豹神的護佑。

突然,小雅搭在魏超手腕上的右手手指猛地感受到一股劇烈的顫動,魏超左手腕上已經消失的脈搏,突然強勁的蹦跳起來。小雅一愣,突然從草叢中高高躍起:“跳了,跳了,它重新跳動了”她高揚著雙臂,大聲呼喊著,就像是一個歡快的小姑娘。

“跳了,跳了”玲玲跳了起來,哭泣的溫夢跳了起來,她們大聲歡呼著,所有的隊員都高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上下伸縮著,每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溫暖的晨光照在丘陵上,沉默、悲傷的空氣一下消失了。一個個趴在草叢中的彎刀勇士都直起了身子,他們冇聽懂小雅他們在呼喊什麼可他們心中明白,勇士得救了

他們黝黑的臉上都露出了憨厚的笑容,目光虔誠地緊緊盯著楔和小白,在他們心中,這是豹神將寶貴的生命重新賜予了這個勇猛可敬的勇士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援

,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