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吳雪瑩的眼中閃現出了淚花。率先衝到的萬林立即將身子向旁邊閃開。急促地叫到:“小雅。”手中的狙擊步槍立即對準了前麵的密林。

小雅在奔跑中突然將手中的急救箱扔給身旁的玲玲。同樣急促的喊道:“打開。”身子撲到吳雪瑩身前單膝跪地。一把扶住了瑩瑩正在垂下的腦袋。

周圍幾人撲到張娃兩人身邊槍口立即對準了四周。第一時間更新幾人都在撲來的瞬間看到了張娃兩人的情況。每人的眼睛都是紅紅的。可現在他們知道。現在的時間隻能留給小雅。

最後撲到的溫夢看到眼前的吳雪瑩。突然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驚叫:“瑩瑩。”抬手將吳雪瑩攥著手雷的手輕輕拿開了。臉上的淚珠下雨一樣地向下滾落。

吳雪瑩的眼角掛著兩顆大大的淚珠。眼睛卻在慢慢的閉上。她身後的張娃低垂著腦袋一動不動。

“楔、小白。萬林。”小雅單膝跪在地上。迅速將將雙手分彆伸向了吳雪瑩和張娃的頸動脈。那似有似無的脈搏讓她的身子猛地椅了一下。她嘴中突然聲嘶力竭的大喊了一聲。

“嗚”。兩隻滿身鮮血的花豹突然從幾米遠外的黑熊身上躍起。第一時間更新落到小雅身前就伸出了一隻前臂。兩眼中爆射著濃烈的光柱。那隻剛纔還凶猛無比的碩大黑熊猶如一灘泥一樣癱在樹下。身上已經被紅色的血跡染紅。

萬林撲過來就各攥住了張娃和吳雪瑩的一隻手。一股雄厚的真氣催向兩人體內。可他的眼睛瞪起來了。臉上突然冒出來一層細小的汗珠。他的雄渾真氣跟上次魏超遇險時一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根本無法催進兩人的體內。

與此同時。小雅已經飛快地接過了玲玲遞過來的針管。一針紮向了小白的前臂中。一縷鮮紅的色彩立即染紅了白色的針管。

她拔出針管就先紮進了張娃的靜脈中。跟著拔出針管就紮進了依舊伸著前臂等待的楔的前臂中。抽出鮮血就紮進了吳雪瑩的血管中。

小雅做完這一切。第一時間更新一屁股坐在了林地上。兩眼突然冒出了淚水。她現在無能為力。隻希望花豹充滿活力的鮮血能重新激發兩個垂危戰友心臟。

周圍的玲玲和溫夢早已經是淚流滿麵。玲玲跪在地上。慢慢去搬動張娃摟著吳雪瑩的手臂。想將兩人分開。好單獨讓小雅檢查他們的傷勢。可她的雙手根本無法搬動張娃的手臂。

張娃滿是鮮血的右臂就如鋼箍一樣。死死箍在吳雪瑩的身上。玲玲知道了。張娃這是至死都在保護著吳雪瑩。至死都沒有放棄自己的戰友。他是用自己的生命保護著懷中的小妹妹。

此時。萬林緊緊握著吳雪瑩和張娃的手。他雄渾的內力無法催進兩人的體內。可張娃兩人手上那股冰冷的氣息卻直奔他的體內。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萬林急了。自己的真氣連續數次衝擊都無法輸入他們體內。兩個戰友危在旦夕。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上突然冒出了一片紅光。周圍林中的落葉突然無法而起。一股熱浪在萬林身上湧出。瞬間就在他身邊形成了一個微微發紅的氣罩。將小雅幾人連同張娃、吳雪瑩頭籠罩在了裡麵。

瞬間功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小雅幾人就猶如在沐浴在一個溫暖的房間裡。一股股溫暖的氣息向每個人的毛孔中鑽去。幾人驚愕地抬頭看了一眼。見萬林臉色通紅。雙手已經鬆開了張娃和吳雪瑩的手。慢慢坐在了他們身旁。雙眼低垂。兩腿盤起。雙手微揚。

幾人明白了。萬林是見自己的真氣無法從兩人手上經脈輸入。立即運起全身功力從四麵八方將真氣向兩人的毛孔中送去。難怪連圈中的小雅、玲玲和溫夢都覺得如沐春風。

小雅幾人的目光緊緊盯在張娃兩人的臉上。此時無法分開張娃兩人。小雅根本就無法檢查他們的傷勢。而且在現在情況下。就是知道傷處。小雅也無能為力。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挽救兩人垂危的生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萬林的通紅的臉上已經慢慢變得煞白。可可張娃兩人依舊低垂著腦袋毫無反應。

小雅幾人的目光充滿了絕望。周圍警戒的成儒、大力、風刀急的滿臉通紅。就在這時。大力和成儒突然對風刀喊道:“你警戒。”兩人背起槍就跑到萬林身後坐下。大力一掌頂在萬林後心的經脈處。成儒飛快地摘下萬林頭頂的頭盔。一掌撫在他的頭頂。兩人運氣全身功力將真氣催向萬林體內。

群內的小雅幾人見狀也立即盤膝坐下。猛地吸了一口氣。雙掌對著張娃兩人身處。催動體內真氣就向身前張娃兩人淩空逼出。

轉眼之間。萬林剛纔逼出的氣罩突然變大。罩內的空氣一下變得熾熱。

風刀在群外見到這一幕。吃驚的張開了嘴巴。他知道。這是幾個萬家子弟運起他們本門的真氣。齊心協力在搶救張娃兩人。而自己體內的真氣與他們不屬一個派彆。無法和他們的真氣相容。隻能在周圍警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在幾人筋疲力儘的時候。小雅突然發現吳雪瑩的臉色突然出現了一抹紅暈。跟著長長的睫毛顫動了幾下。小雅心中大喜。知道這是要甦醒的先兆。她趕緊將目光望向張娃。見他的臉上也在慢慢泛起一絲紅色。

小雅立即從地上爬起。就在這時。吳雪瑩的眼睛睜開了。茫然的眼睛注視著眼前幾人。突然扭頭望向張娃。張嘴叫到:“張娃。醒醒啊。花豹來了。他們來了。你醒醒啊”豆大的眼淚顆顆滴落在張娃的臉上。

吳雪瑩嘶啞的聲音微弱的幾乎聽不到。可那掉落在張娃臉上的一顆顆淚珠。卻好像一柄柄重錘敲擊在張娃的臉上。張娃的眼皮顫動了一下。突然張開乾裂的嘴唇貪婪地抿抿嘴唇。眼睛慢慢張開了。

“水。”小雅急促地叫到。玲玲飛快地將身上的水壺遞了過去。小雅慢慢往張娃嘴中倒了一點。又往吳雪瑩的嘴中倒了一點。

張娃慢慢將將水嚥下。嘴角突然上揚露出了微笑。小聲說道:“你們來了。小瑩瑩交給你們了。”說著腦袋一歪。眼睛再度閉上了。那鋼箍一樣摟著吳雪瑩的右臂突然鬆開了。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援

,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