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係統陸琛》 小說介紹

原主這次抽到的職業是釣魚佬,就是把釣魚當做正當職業的人。陸琛穿過來的時候,節目錄製已經開始,無故退出是要支付一大筆違約費的。得不償失,陸琛隻好代替原主繼續參加節目的錄製。今天是第一天。陸琛已經在沂水河畔蹲了一天了,結果一條魚都冇有釣到。可明明係統今早幫他占卜的是‘小吉’啊!他怎麼可能一條魚都釣不上來!這不科學! 第2章原主這次抽到的職業是釣魚佬,就是把釣魚當做正當職業的人。陸琛穿過來的時候,節目錄製已經開始,無故退出是要支付一大筆違約費的。得不償失,陸琛隻好代替原主繼續參加節目的錄製。今天是第一天。陸琛已經在沂

《坑爹係統陸琛》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原主這次抽到的職業是釣魚佬,就是把釣魚當做正當職業的人。

陸琛穿過來的時候,節目錄製已經開始,無故退出是要支付一大筆違約費的。

得不償失,陸琛隻好代替原主繼續參加節目的錄製。

今天是第一天。

陸琛已經在沂水河畔蹲了一天了,結果一條魚都冇有釣到。

可明明係統今早幫他占卜的是‘小吉’啊!

他怎麼可能一條魚都釣不上來!

這不科學!

陸琛盯著河麵出神。

一旁專門負責跟拍陸琛的攝影師欲言又止,再看了看漸漸暗下來的天色之後,還是忍不住出聲。

“哥,不然我們明天再繼續?”攝影師小心翼翼地征求陸琛的意見。

陸琛正在思考,係統的占卜是小吉,他為什麼釣不上來魚這個問題,根本就冇有聽到攝影師的話。

“哥,哥?哥!”

攝影師又連續叫了陸琛好幾聲,陸琛纔回過神來。

“啊?乾嗎?上魚了嗎?”

聽到攝影師叫他,陸琛還以為‘小吉’終於光顧他了,連忙去看浮標。

結果一點動靜都冇有。

陸琛幽怨地看向攝影師,攝影師滿頭黑線。

“哥,我隻是想問問你,咱今天要不就先這樣?明天再繼續?”

“不行!這怎麼可以!萬一我們走了,這個地方就上魚了,那我們這一天不就白蹲了嗎?”陸琛咬牙切齒地說。

攝影師張了張嘴,特彆想吐槽:你還知道白蹲了一天啊?人家釣魚都是一個地方不上魚就換一個地方,你呢?你呢?你特麼的就蹲在這一個地方不挪窩啊!

“不是,哥。你看這天色也不早了,咱就放棄吧,彆掙紮了。”攝影師語重心長道。

陸琛目光幽幽地看向攝影師:“小祝啊,做人要心懷期待,要堅持,不能遇到點挫折就輕易放棄!”

“你看看那些最後能夠成功的企業家,哪一個不是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的?你啊,還是太年輕!”

祝汀心中呐喊: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了!

表麵上卻還得表現出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哥,你說得對,我覺得你說得十分有道理。怪不得節目組在那麼多人之中,選中了你參加節目呢!”

陸琛見祝汀如此識趣,滿意地點了點頭,順手拍了他的肩膀兩下,以示安慰。

“小祝,你放心,跟著哥,哥保證能夠帶你取得最後的勝利的!”

祝汀沉默著,一臉糾結地看向陸琛,冇有說話。

然而,又是半個小時過去了。

依舊是一條魚的影子都冇有看到,祝汀實在是有些撐不住了,就差抱著陸琛的大腿哭嚎了。

“哥啊,從早上六點開始,這都晚上六點了啊,整整十二個小時。”

“彆說魚了,就連個魚的影子都冇有看到啊!咱今天就到這吧,求求你了!”

“我這腰痠背疼的,實在是受不住了啊!關於這最後的勝利,我是真的冇有那麼期待的。”

“哥啊,真的是求求你了!咱彆這麼犟成嗎?人生還這麼長,你偶爾放棄一次也冇什麼的啊!”

祝汀哭喪著臉,嘴巴都說乾了,陸琛愣是一點反應都冇有。

其實陸琛現在也是心虛的,但是他還是選擇相信係統的占卜。

既然係統都說了,他今天是‘小吉’,那他就一定能夠釣上來魚的,哪怕是條小魚仔!

祝汀見陸琛無動於衷,露出了一個生無可戀的表情。

蒼天呐!他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呢!

不多會,陸琛不遠處來了一個十四五歲模樣的小男生。

小男生手裡握著一根樹枝,樹枝上還綁著一根長長的鞋帶。

他找好了位置站定之後,卯足了勁把自製的‘魚竿’甩了出去。

他人小,力氣也冇多大,再加上那鞋帶實在是冇什麼重量。

即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也不過甩出去了不到兩米的距離。

而那位置得水深,估計也就剛剛冇過成年人的小腿而已。

周圍看到小男生動作的人,都一臉地無語,根本冇臉看。

還是祝汀看不下去,好心提醒了小男生一句。

“小朋友,你還冇有放浮漂呢!”

誰知,小男生一臉疑惑地側頭看他:“浮漂,是什麼東西?”

祝汀嘴角抽搐,他該怎麼解釋?這不是基本常識嗎?

而一旁的陸琛卻注意到,小男生的那根‘魚線’上不僅冇有浮漂,就連代替魚鉤的回形針上都誒有掛魚餌。

所以,這小男生是純屬鬨著玩來的吧?

還是說準備搞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那一套?

人薑太公釣魚不用魚餌,可人家好歹是個神仙啊!一個法術,什麼魚都有了。

正當陸琛覺得小男生就是拿根樹枝玩玩而已的時候,那小男生似乎被什麼重力拽了一下,徑直撲倒河裡去了。

小男生這一撲太突然了,誰都冇有來得及反應。

就連離他得最近的陸琛都冇來得及拽住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撲進河裡。

不過好在是河邊,水很淺,連腳踝都冇有冇過,隻是衣服濕了而已。

祝汀連忙去上前去拽小男生,連自己最寶貝的攝像機都顧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