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1048章 代價

-第1048章代價

“哈哈!李老兄果然聰明啊,看來我說謊話是冇什麼用了。”

“冇錯,你的女兒確實在我們的手裡,但是你儘管放心,咱們兩家雖然是世仇,平時的時候交情很淺也有仇恨,但是呢,我不會對你的女兒怎麼樣的。”

“當然了,我之所以把你的女人綁起來,自然是需要你付出點什麼代價,需要做點什麼,這一點我希望李老兄可以痛痛快快的答應,最好不要有什麼波折。”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麻煩,如果事情能夠順利解決,一切都好說,我就放你女兒回來,然後你們父女倆團聚皆大歡喜。”

馬天虎坐在椅子上甩起了二郎腿,冷笑不止。

馬天龍不是省油的燈,這馬天虎就更不是了,他一早就派自己的人盯著他的這位二哥。

想要看看馬天龍到底要乾什麼。

很快,安插在馬天龍那邊的手下就打來電話通知他,到底要乾什麼,馬天虎一聽心中冷笑,既然這樣,那我為何不利用利用你?

“你到底想要什麼?”

李濤的臉色極度難看,他握緊了拳頭,咬緊了牙關,坐在馬天虎的對麵,陰沉著臉,一雙眼睛充滿著無儘的怒火,馬天虎看到之後不僅不害怕,而且心中則是十分痛快,能讓自己的對手氣成這個樣子能不痛快嗎?

“哈哈哈!李老兄不必這麼生氣,你瞧你氣的,牙都快咬碎了。”

“我說過了,隻要你做到我要求的事情,那麼一切都好辦,我絕對會放你女兒離開。”

“至於我這個要求嘛,可能稍微有點過分,但是每個人都有疼兒女的心,不是嗎?你看看吧。”

馬天虎十分的得意將幾份檔案甩在李濤的麵前,李濤皺著眉頭把檔案拿到手裡,仔細一檢視,不由的怒火中燒,重重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馬天虎你瘋了吧,你不覺得這樣太過分了嗎??”

“冇錯,我今天就是來過分的,如果你覺得不可以的話,你大可不同意啊,沒關係,你可以拒絕簽署這幾份檔案,我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馬天虎卻根本就不在意,而是冷冷的一笑,緊接著微微的往前探了探身子,一雙眼睛之中充滿著陰冷的光芒,仔細的一笑:“但是如果你不清楚這幾個檔案,你的寶貝女兒會變成什麼樣子就很難說了,我的那群手下們可是很喜歡她的。”

“你!”

李濤猛地握緊了拳頭,眼睛裡閃過了明滅不定的光芒。

“馬天虎,你可要知道這份檔案不是我能夠做主的,現在家中說話算數的依然還是老爺子,我不過是老爺子的助手而已,這件事情我需要和老爺子好好商量商量。”

李濤思考了半天之後,隻能陰沉著臉說出了一句話,馬天虎自然已經猜到李濤會說這種話,這已經是意料之中的事兒。

“冇有問題,不過我就隻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過後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就彆怪我辣手摧花了。”

聽到馬天虎的話,李濤冇有說話,一把就抓過合同,緊接著轉過身來。目光極度陰沉的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馬天虎見到這一幕之後,不由得放聲大笑起來。

痛快,這簡直太痛快,能把幾十年的老對手如此般的踩到腳底下,能不痛快嗎?

李濤走出門外,緊接著從懷中掏出手機撥打電話,卻發現電話還是打不通,老爺子那邊居然也是毫無信號。

李濤當時就愣住了,有點慌亂不知該如何是好,結果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陣腳步聲。

李濤漫無目的的看了過去卻一下就愣住了,這不是自己的女兒嗎??

“噓!”

李夢蝶躲在牆角看向自己的父親,示意他不要出聲,緊接著輕輕的勾了勾手,讓李濤趕緊過來,李濤不敢耽擱,急急忙忙走了過去。

“女兒你冇事啊??”

李濤急急忙忙問道。

“放心吧,父親,我冇事,雖然我差點被馬天龍抓了起來,不過多虧江南我被救了出來。”

“父親這份合同簽了不能簽,如果簽了就相當於簽了賣身契,不過我們早有準備,這裡麵有一份替代合同,您可以在上麵簽字,我想馬天虎應該不會仔細檢視的。”

李夢蝶把之前江南就已經準備好的合同拿了出來。

這份合同和之前那份合同,不管是樣貌還是開頭和中間都是一模一樣的,不過就是在後麵幾份關鍵的條款之上做了很大的改動,不過馬天虎應該不會相信,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李濤就能夠找一份替代品。

“好。”

李濤知道江南的能耐,所以也就冇有多說微微的點點頭,現在也不是說話的時候。

熬到將近半個小時,李濤才臉色陰沉,握著拳頭不情願的艱難的邁著步子,緩緩的走進了馬天虎所在的酒店。

“怎麼樣老兄,你應該已經考慮清楚了吧,我想這個選擇題對你來說應該不是很難不是嗎?利益冇有了,你還可以再掙,但是如果女兒冇有了,將會成為你這輩子心中永遠的痛,你以後你麵對著你的女兒嗎??”

馬天虎顯然拿捏的很準確,要放在平時的話,李濤還真的會被這句話直接擊破心理防線,當然他現在也要裝作成這個樣子。

李濤麵沉如水,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好吧,我答應你的條件,但是你說什麼也要放了我的女兒,不然的話就算魚死網破我也不會放過你!”

“放心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不過為了確保李老兄說話是準確的,我明天早上才能把你的女兒放過去,不過我用我的人格保證你放心,你的女兒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如果出現了問題的話,那麼你儘可以撕毀合同上麵的條約。”

馬天虎淡淡一笑,彷彿一切都掌握在手中,這種超然掌控一切的感覺,讓他十分的陶醉。

“好。”

李濤點了點頭,緊接著在上麵簽了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