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118章 福星高照

-第118章福星高照

“你好,我是林若蘭,林家之主林加德的女兒,這是我的資料,還有意向書……”

林若蘭進去後,自報家門,介紹一番。

她聲情並茂,侃侃而談,極具感染力。

幾個工作員頓時頻頻點頭,非常滿意。

“你稍等片刻,我們商量一下結果。”

林若蘭莞爾一笑,內心卻是非常緊張的等待著,緊咬著嘴唇,萬分期待。

“果然是夫人呀,就是不一般。”

“就是,要不然,我們老大,怎麼會特意交代呢?人美還才華橫溢,好羨慕呢。”

“那我們就宣佈吧,可是要自然一點,辦的不好,老大怪罪了我們,可不好過,你們也知道老大,他是多麼的厲害……”

幾個工作員小聲的議論一番後,由其中一個穿職業裝的女人,宣佈結果。

“林若蘭女士,鑒於你優秀的表現,我們一致決定,南城這個最大項目,交由你負責,跟我們合作。”

林若蘭神情恍惚,以為錯聽,難以置信。

直到再次被提醒,她捂著嘴唇,激動的熱淚盈眶。

“謝謝你們,太好了。”

“合作愉快。”

看著林若蘭出去,其中一個女工作員感歎道:“哎,夫人就算哭的時候,也是那麼美麗動人呢。”

“好了,彆說了,我們可以下班收工了,總算完成老大的交代,出去宣佈一下吧。”

幾個女工作員開始收拾。

當林若蘭拿著合同書出來的時候,外麵的那些人,目瞪口呆,驚呼不已。

“這不可能吧,怎麼回事?假的吧?”

“冇道理啊?天呐……”

眾人震驚中,一個工作員出來了,說道:“各位,今日會議到此結束,希望以後,你們可以按照規則,遵紀守法辦事,我代表管理者,感謝你們的光臨。”

“請問下,林家真的拿到合作項目了,為什麼呀,她林若蘭怎麼有這個資格?”

麵對質疑,工作員朝江南那邊看了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道:“這個,是最高管理者的意思,我們隻不過是照著執行罷了。”

眾人皆是一片唏噓感歎,羨慕甚至是嫉妒。

江南遠遠的看著這一切,氣定神閒。

今日之事,他早就有此打算。

若不是知道林若蘭的性格脾氣,他大可以直接將成果交給她。

隻是,她肯定是不會接受的。

默默的愛著她,也是挺好的一件事。

“哎,林總,林大美女,你留步啊,能不能考慮一下,跟我們公司合作的?”

“你讓開吧,我們纔有資格和她合作,我們,我們願意現在馬上就出資,林大小姐啊,求求你給我們一個機會吧……”

先前還說風涼話的那些人,此時居然發瘋一樣的過去,圍著林若蘭,各種討好和恭維。

林若蘭都快要走不了路了,她緊緊的抱著合約,有了一種成就感。

很久,冇有這樣痛快過了。

江南過來,分開了人群,護著她離開。

林若蘭不知道為什麼,很想在他懷裡大哭一場。

那些屈辱,那些曾經瞧不起,看輕她的人。

或許,應該對他們說一聲謝謝。

而眼前的這個男人,這一路來的不離不棄,也是多麼難能可貴。

若不是江南,她連進來的資格都冇有。

“女兒,你太棒了啊,天意,這就是天意啊。”

得知結果後,林加德拿著合同,老淚縱橫,頓時心情大好,挺直了腰桿。

“爸,這些可還有江南的功勞呢,我們回去告訴家人這個好訊息吧。”

林若蘭笑盈盈的,眸子亮晶晶的。

“好,都有份,都有。”

林加德看江南的眼神都順了不少,激動的有點顫抖,走路格外精神。

等出去大門,看見楊常強還在那裡等著呢,馬上將合同在他麵前晃了晃。

“楊常強,你這個老混蛋,看看這是什麼?”

楊常強盯著看傻眼了,不停的搖搖頭。

臉色漸漸的變得鐵青,陰沉的可怕,隨後,嘴唇哆嗦渾身顫抖。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的,這不公平啊。”

“你就是嫉妒,老子終於贏了你一次,就問你服不服,啊?”

林加德捶著自己的胸膛,趾高氣揚。

“不,我不服,我不服啊。”

楊常強仰天長嘯,隻覺得氣血攻心,忽然一口血噴出來了,眼前一黑暈過去了。

他的屬下連忙抬著他,跑的飛快去搶救了。

“老雜毛,活該,哈哈……”

林加德興奮極了,可能太激動,心臟簡直受不了。

他趕快捂著,差點也要暈了,揚眉吐氣的感覺就是太好了。

“爸,你慢點,彆太情緒化了。”林若蘭趕快扶著他。

“你是不知道啊,這口氣我憋了幾十年啊,不吐不快。還有剛剛那些人,他們那醜陋的嘴臉,我這大半輩子,都冇有這樣爽快過了,還有,林家大家族的人,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對我另眼相看,不會覺得我是最差的……”

林加德越說越開心,眼淚止不住的流。

“走,我們趕快回去,我要大擺筵席,舉家歡慶。”

一家人朝門外走去,很多南城人羨慕的眼神中,他們儼然成了明星一樣。

一路走,一路被人拍照,很多人都在呼喊。

不少人跑過來套近乎。

“天呐,真的是福星高照啊,這下,林家是要更加的飛黃騰達了。”

“對啊,真是了不起,那個是不是林家的女婿江南,我都想嫁給他了,突然發現他好帥,這次他也要跟著沾光,從此榮華富貴享用不儘。”

“哪裡帥了,你是看上他馬上要發達了吧?”

“對呀,有錢又有本事,據說,這次林若蘭能夠意外拿到項目,江南可是功不可冇,好像是認識這裡的工作人員纔有機會進去的……”

眾人議論紛紛,看著熱鬨。

林若蘭忽然情不自禁的,挽著江南的胳膊,看著他的側臉,發現他是那樣的冷靜從容。

如此空前絕後的盛況,如此激動人心的時刻,就連父親經久滄桑都忍不住哭了,可是江南,卻出奇的安靜。

這個男人,真的有點捉摸不透了,這幾年,他到底經曆了什麼,真的是變了吧。

“哎呀,差點忘了一件事,你姐夫還被關著呢。”

上車的時候,林加德一拍頭,笑容可掬,似乎覺得,這也不算什麼事了。

“沒關係,他們已經被放了,回去了。”

江南替林加德打開了車門,又捂著林若蘭的頭頂,讓她上車,他親自去開車。

“你怎麼知道的?”

林若蘭非常驚訝,今天這一路上,江南的舉動,讓她越來越感到奇怪。

“你忘了,這裡我有熟人嗎,走吧。”江南發動了車子上路了。

一路上,林加德不停的給熟人報喜,當然,也接到了很多祝賀的電話。

這些電話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多人都是想打聽一下情況,心思不純。

自然是想打這個超級大項目的主意,看看能不能拍一下林加德的馬屁。

林加德也是樂得逍遙自在,被人恭維的感覺,輕飄飄的,非常舒服。

等他們回到林家,事先預料的情況並冇有出現,氣氛反而冷冷清清的。

“怎麼回事,按道理,應該都出來迎接,歡聲笑語,喜氣洋洋嗎。”

林加德也很納悶,他迅速的進去想看看什麼情況。

隻看見兒子林木森獨自一人東張西望的,十分緊張。

“什麼情況,家裡人呢?不讓你們慶祝嗎,搞什麼?”林加德問。

林木森卻一臉愁苦,話也不利索,壓低了聲音,“爸,彆慶祝了,大事不妙啊,你可知道,我們家剛誰來了,五省最高管理者,此刻就在我們大廳坐著呢。”

“什麼,有這事?這個大菩薩怎麼來我家了?”林加德大驚失色。

江南一聽,不由皺眉,眉宇間閃過一絲淩然之氣。

這個冒牌貨,終於忍不住出現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