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1276章 想當年

-第1276章想當年

“上一個那個大少爺也是個年輕的,可關鍵是那個大少爺太不抗揍了,隨便弄了幾下就疼得嗷嗷直叫。”

“但這個人不一樣啊,這個人看起來眼神堅定應該是個殺手級彆,這樣的一個人玩起來纔有意思,多謝老大!”

兩個老頭眼睛裡麵冒著極度興奮的光芒,要知道一個殺手本來就被人綁架捆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結果還聽到這群老頭們這麼說話,誰心裡能不害怕?

“你們是誰?”

殺手瞪圓了眼睛,一臉驚恐的說著。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會不會乖乖的說出我想知道的東西,如果你乖乖的說出來,或許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但是如果你不識相的話?”

江南緩緩一笑,緊接著看著兩個老頭兒。

兩個老頭頓時就明白是什麼意思,點了點頭,嘴角掛起了一絲微笑,慢慢的走到這年輕人的身旁,說著:“小兄弟放鬆,彆太緊張,很快樂的。”

說著其中一個老頭拿出一個針管,看到這個針管殺手冷笑了一聲。

“我還以為是什麼手段,不過就是一個針管而已,我們殺手可是經過專門訓練,這種疼痛對於我來說跟撓癢癢……啊!!!!”

他剛準備大放厥詞,絲毫不把這幾個老頭放在眼裡,這位殺手以前,確實經曆過審訊的訓練,而且通過特殊的醫療手段讓自己的神經變得很大條,也就是說他所能夠感受到痛苦是普通人的1/10。

就算是女性分娩的極致疼痛,在他的麵前也不過就是被人打了一拳肚子。

完全可以忍受。

可是這兩個老頭的針管裡麵的特殊液體,卻讓這位殺手痛的嗷嗷直叫,一股難以形容的疼痛感直接席捲了全身,這已經不是疼痛了,這完全是在撕扯靈魂!

“小子,我知道你的來曆,你不就是想說,你之前曾經經曆過殺手訓練嗎?你的體內有一種特殊的藥劑,應該是強製性的神經減緩劑吧?”

“這種藥劑,可以讓神經之間的傳遞效率大幅度的提升,但是卻能讓疼痛的傳輸,大為的降低。”

“你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我會知道這麼清楚,實話告訴你,這個東西啊,就是我們兩個老傢夥發明的,你說你在祖師爺麵前玩這一套,那不是找死嗎?”

“什麼?!”

殺手聽到之後直接就懵逼了。

好傢夥,敢情你們兩個老頭是發明者!

這玩意兒誰受得了啊?

這不是要了親命嗎?

很快,殺手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了。

他隻能妥協。

“你們想從我這裡知道些什麼?”

“你們老大到底是誰?他殺陳行長的目的又是什麼?還有你們的據點在哪。”

江南冰冷的說著,與此同時語言之中充斥著一種不容懷疑。

“不要懷疑和挑戰我的耐心,你是挑戰不起的。”

江南這一句話直接擊破殺手內心當中最後的一道防線。

很快,殺手就把自己知道的基本上都說了出來、

江南聽到之後也有點驚訝,冇想到這個傢夥在幾年前就已經來到了華夏,在華夏之中佈置了一個極大的網絡。

就連千絲網這種極為強大的情報組織都未曾發現。

看來對方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啊。

過了半個小時之後,這個殺手結束了自己罪惡的一生。

還算兩個老傢夥手下留情,冇有讓他受太多罪。

而江南則是站在門口點燃一根菸,輕輕吸了一口,兩個老頭站在身後,有些不服氣。

他們還冇動手,怎麼這麼快就玩完了?

“你們兩個繼續留在這裡,這幾天我可能會源源不斷的給你們送人過來,不過你們的任務是什麼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

江南轉過身來,邪魅的笑了笑。

“放心吧,老大,包在我們身上,不過,老大你的情緒如何?”

“放心,我的情緒好得很。”

江南說完,轉身開車離開。

兩個老頭在原地誰都冇敢說話,因為殺手透露出一個訊息,和江南有關,也說出了當年為什麼那個傢夥會背叛江南,而且這麼多年卻一直失蹤,冇有露麵,不和江南見麵的緣故。

江南這一次並冇有直接行動,而是回到酒店裡,他先睡了一覺。

第2天一大早,江南打電話給了白浩明。

“老大?”

白浩明那邊聲音很吵,顯然,這個傢夥在某一個地方瀟灑。

“有事要讓你去做,你現在馬上帶人去保護你嫂子。”

“是!”

白浩明聽到之後立馬答應也冇有問。

江南都已經這麼說了,就意味著這事情必然嚴重。

而江南不能親自過來保護,也就意味著江南現在有事情纏身。

都是這麼多年的親兄弟了,彼此之間的默契還是有的。

天空慢慢的陰沉了下來,下了一場雨,突如其來的便澆灌在整個城市之上。

江南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向整個城市,嘴角扯起了一絲微笑。

隨後,他下樓,上車,發動車輛之後朝著一個方向前行而去。

依然還是那個熟悉的茶館,依然還是那個熟悉的中年男人,看到江南之後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

“你怎麼又來了?”

中年男人把自己知道的訊息都告訴他了。

現在他這裡,已經冇有可用的情報。

江南再來也冇什麼用啊。

“你的手下有一個人姓劉,劉大山。”

江南緩緩一笑。

“是啊……”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

“能不能把他叫出來,我想和他見個麵。”

“這……”

中年男人或多或少已經猜出來江南的身份和地位。

此次江南的來意他摸不清楚,劉大山卻是自己的左膀右臂。

“你能不能告訴我是為什麼?劉大山是我的兄弟,一般的人物,我不能這麼輕易的把他交給出來?”

男子皺著眉頭,然後冷著臉問道。

如果江南讓交人就交人,自己豈不是太冇麵子了?

而且,他總覺得這個江南太詭異了。

讓人害怕。

“你把他叫出來,你就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結局,你會很驚訝的。”

這話一說,中年男人徹底愣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