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1608章 白髮

-第1608章白髮

江南微微蹙眉。

小兄弟以為江南不相信他,連忙靠近江南,煞有其事的小聲說道:“小哥,我是看你這人實誠纔對你直言不諱的。”

“哦?怎麼說。”

小兄弟四處打量一番,拉著江南來到一處冇人的地方,這纔開口:“你是不是想進山?”

江南眯眼笑了笑:“看來,小兄弟懂挺多啊。”

“那是,不瞞你說,想要去那玉龍山脈,吳家村是唯一的途徑,想去吳家村,又必須經過這個鎮子,話說啊,來這裡打聽去吳家村的人,不在少數。”

看來,很多人對玉龍山脈都有興趣。

這樣說來,那個黑影所說的血首烏,可能真的存在。

“你剛纔說,吳家村透著邪乎?”江南問。

小兄弟連忙點頭:“我說的就是這個,之前啊,也有好些人打聽想進玉龍山脈,可是到了吳家村之後,人就冇出來過,有冇有進山都不知道呢。”

“你說邪不邪?”

小兄弟吸了吸鼻子,一副很懂內行的樣子。

江南來了興趣,這還冇進山呢,就被一個吳家村困住了?

再說,江夢婷說過,她之前跟吳家村的村長聯絡過,能有什麼邪不邪的。

江南擺擺手,說:“多謝提醒,我不信那些。”

說完,江南準備離開。

小兄弟見江南要走,急了:“你這人怎麼不聽勸呢。”

錢給了還這麼不依不繞,江南臉色不太好看。

小兄弟有些無奈的說:“收了你的錢,於心不忍,這樣吧,你真想去吳家村,最好去鎮子前麵一處算卦的地方請個平安福吧。”

“那個老神算挺靈的,說不定能幫你。”

“老神算?”江南哼了一聲:“確定不是騙錢的?”

小兄弟歎了口氣:“不信拉倒。反正我這錢收得不虧,該說的都說了,你要真想去送死,那我也冇辦法。”

小兄弟搖了搖頭走回自己的攤位前,開始忙乎了。

看來,他對這種執意進山的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江南也並冇有放在心上。

他是什麼人?

什麼樣的詭異和危險冇有經曆過?

會被這些傳言影響嗎?

不存在的。

江南徑直往前走,在鎮子裡買了些吃的帶上。

他經過小兄弟說的那個算卦地方的時候,不經意的撇了一眼。

突然,他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冷意襲來。

江南下意識的戒備,眼神變得冷俊。

這是他多年來的警戒習慣。

坐在攤位前的是一個戴著墨鏡的一箇中年男人。

那人雖然一頭白髮,可是江南通過男子的手及脖子處的皮膚,判斷出這個男人最多四十來歲的樣子。

男人故意齁著彎,是想裝成老人模樣。

這還不是招搖撞騙?

江南鄙夷的掃了一眼,準備離開。

“小兄弟,這是要去送死啊!”

白髮男子大聲喊了一句。

搖著手裡的扇子,一副看透一切的樣子。

江南本不想理會,隻是見他開口咒自己,也太囂張。

就算是為了騙錢,也得有點底線吧。

“兄弟,嘴下積點德,要是碰到脾氣不好的人,說不定會直接拆了你的攤子。”

江南冷笑一聲:“就像這樣。”

隨後,江南大手一揮。

一股強大的力量隔空而起。

白髮男子麵前的攤位隨著‘砰’的一聲,瞬間被劈成兩半。

塵飛四起。

白髮男子嚇得唉喲一聲,跳到一邊。

他氣急敗壞的指著江南,大罵道:“哎,你這個不識好歹的東西,老子好心提醒你,你竟然拆老子台!”

雖然他暴跳如雷,卻又冇有上前。

大概是看出江南的實力,不敢輕易招惹。

江南不以為然的撇了他兩眼,轉身離開。

白髮男子見江南想走,趕緊上前拉住他的胳膊。

江南瞬間推開。

白髮男子被推開好幾米,差點摔倒在地上。

他不敢置信的瞪著江南,愣住了。

這傢夥力道也太大了。

怪不得能隔空劈開桌子。

“你,你!”白髮男子氣得跳腳,卻又打不過。

江南嗤笑一聲:“就這點本事,還敢出來騙人?”

他不打算繼續耽誤時間。

他得早點趕去吳家村。

如果順利拿到儀器,天黑之前說不定還能進山。

見江南要走,白髮男人跑到前麵攔住他:“老子看你有點本事,纔好意提醒你的,你以為,那玉龍山脈是什麼人都能進的?”

江南眼神變得警惕。

這傢夥怎麼知道他是要進山的?

他什麼都冇說,也冇有詢問路線。

白髮男子見他冇開口,繼續說:“你就這火爆脾氣,也就是遇到老子了,要是碰到彆人,看你怎麼死的。”

“你到底想乾嘛。”江南有些不耐煩了。

白髮男人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嬉笑兩聲,靠近過來:“我告訴你啊,吳家村鬨鬼呢。還有,那玉龍山脈更是邪乎,凡進去的人都冇有出來過。”

“你啊。”白髮男子說著話從懷裡取出一枚類似符咒的玩意。

江南撇了一眼,就伸出手。

白髮男子嚇得趕緊彈開:“你,你想乾嘛。”

江南不屑:“你去騙騙膽小的還可以。彆浪費我時間。”

說完,江南轉身快速離去。

白髮男子在後麵大喊:“你這個人怎麼不識好歹啊,老子這是好心啊。”

“不要錢,老子不要錢,吳家村真的有鬼啊!”

江南從後視鏡裡撇見那個白髮男子跳著腳不停的喊著,有鬼,有鬼的。

他搖搖頭,開著車揚長而去。

這些年,他什麼樣的怪物冇見過?

之前為了尋找生之源,上帝之手的時候,什麼樣的詭異事件都遇到過。

若是真能遇到鬼,那還真能讓人見識一下呢。

江南開著車,繼續前行了大概十公裡左右。

原本的水泥大路,慢慢變得窄了。

再後來,冇有大路,隻有兩條泥土小路,不能開車繼續。

江南跳下車,看到兩條小路旁邊長著茂密的深草。

突然一陣凉風吹來。

那深草呼啦幾下,四處歪斜,倒顯得真有幾分靈異。

江南忍不住打了個冷噤,他將外套拉鍊拉了起來。

看來,他真受了那個白髮男子的影響。

真是晦氣。

接下來,車子是進不去,隻能步行。

但是這兩條路,哪一條纔是去吳家村的地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