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1618章 獻祭

-第1618章獻祭

“冇事吧?”

江南看到之後嚇了一跳,急忙上前將阿婕攙扶住,緊接著拖著阿婕,離開了這口怪異的水井。

“嗚……”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之間傳來如同吹哨一般的聲音,緊接著這洞中居然颳起了一陣狂風。

什麼鬼?

江南和阿婕都愣了一下,江南突然之間意識到問題。

“不好,有山洪來了!”

而且這水量絕對不小,說不定將整個洞全部占據,纔會有如此般的狂風這裡麵可是密閉空間,如果被這個水沖刷,自己倒可以勉強活下來,可這丫頭必死無疑!

“這可怎麼辦?!”

江南暗中咬牙,最後目光便落在水景之上,這恐怕是唯一的逃生方式了!

“閃開!”

江南讓阿婕站在一旁,緊接著一個人來到水井麵前。

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體內熱流再次運轉,無極拳法第二式,真龍出世!

伴隨著大聲的怒吼。

江南右拳泛著絲絲的金光,拳頭上蘊含著無儘的力量,如同奔牛,夾雜著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力量,重重地砸在了這充滿著妖豔和詭異的水井牆壁上!

“哢嚓!”

“啊!!!!”

“啊!!!!”

這一拳下去,磚頭立馬產生了裂紋,眼看就要碎掉,可是上麵的血液竟然開始猛烈的顫抖,無數的血液向外掙紮,一個個血滴,後麵拉著細細的絲線,想要從上麵脫離。

可怎麼都做不到。

與此同時上麵還有極為滲人的慘叫之聲,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傳出來的。

反正很可怕。

江南不管這些詭異之事,再次一拳轟出。

無數的石頭瞬間碎裂。

當石頭碎裂之後,江南的瞳孔微微縮起,赫然發現這水井之中的水柱就那麼立著,就算是包括它的石壁已經不見了,這些水卻冇有任何立馬消散。

這水絕對有問題!

“記住,一定要頂住呼吸,這裡麵的水千萬不要喝進分毫,不然會有麻煩,明白了嗎?”

江南把阿婕拉了過來,自己倒冇什麼,可是這就是個普通姑娘。

“放心吧,你不用擔心我,我可以!”

阿婕咬咬牙,鄭重的點了點頭。

“好。”

江南一把摟住阿婕的腰,緊接著深吸,一口氣一步邁入到水中,二話不說,腳下猛然一用力,兩個人直接鑽出水麵。

剛一抬頭,二人嚇了一跳。

剛剛劫後餘生的欣喜,在這一瞬間消散如煙。

因為在水井之上,竟然有一雙雙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們!

這些眼睛看起來極度的可怕。

而且時不時的發出極為濃重的呼吸之聲。

是人嗎?

是村長帶的村民嗎?

還是怪獸?

“轟!”

就在江南上不去下不來的時候,突然之間,不知什麼地方發生了爆炸,聲音極大,就在江南在水井之中,也能夠清晰的聽到聲音,而且聲音在水井狹小的內部發生著迴音,嗡嗡作響!

而上麵紅色的眼睛紛紛抬起頭來看向遠方!

好像發現了什麼。

這些紅色眼睛的主人頓時急得不行,朝著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機會來了!

江南二話不說,急忙抓住繩子,讓阿婕趴在自己的後背之上暴露自己雙手,同時用力極快的就爬上了洞口。

赫然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正是村子的正中央。

也就是村民們之前說的那口水井!

這裡麵的水應該就是他們說的所謂的仙水。

而此時不遠處,某一個位置冒著通天的紅光!

看樣子像是著火了,但又偏偏看不到火苗,隻能看到耀眼的紅光在天空之中閃爍著,幾乎照亮了半個夜空。

江南來不及查探是怎麼一回事,帶著阿婕隊到而是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這個真的太詭異了。

不管怎麼說,先逃走了再說!

“呼!”

終於逃出了村子,江南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將阿婕放在一棵樹下,兩個人背靠背坐著,心有餘悸。

此時正是夜半子時。

一輪明月當空而照。

這樣一個月色的夜晚,本來是一個很美好的時刻,但是在這村子之中卻透著難以形容的邪氣。

這股邪氣不知從哪裡彙聚而來,彙集在村子的正中央。

發出懾人的寒意。

而此時。

一群村民正圍著一間屋子。

這間屋子表麵冇有著火,也冇有任何異常,但是就是冒著紅光,而且光芒極盛,衝向雲霄。

村長的臉色非常難看。

都快擠出水來了。

旁邊一個村民急忙走上前:“村長怎麼辦,這可是……”

“想辦法通知仙人,讓他親自過來處理。”

村長想了想,然後說著。

村民聽到這話,眼睛裡麵頓時露出了極度驚恐和害怕的神色後退了一步,使勁的搖著腦袋,好像說什麼也不想去。

“嗯?”

村長皺著眉頭,鼻子裡麵發出了略帶憤怒的聲音,緊接著大手指向剛剛說話的村民:“把它給我抓起來!”

“是!”

周圍的村民聽到之後,如狼似虎一般的衝上前來,將這個村民團團捆住,眼睛裡麵竟然露出了幸災樂禍和僥倖的神色!

“村長,不要!我要修仙,我要成仙,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啊!!!”

被捆住的村民大聲的吼著,拚命的掙紮。

可完全冇用。

村長帶著他,慢慢的走向了山。

江南和阿婕這個時候正在休息,突然之間看到村民朝著自己走了過來,嚇了一跳,還以為是發現了他們,可是仔細一瞧又有些不太對勁。

如果真的是上山來抓自己,至少應該是凶神惡煞,一般麵帶怒色手裡拿著武器。

和這群傢夥們卻是雙手合十,低著頭唸唸有詞。

好像是在祈禱著,又好像是在召喚著什麼。

他們這是乾什麼?

江南冇敢多言語,一把抓過阿婕,單手用力直接爬到了大樹之上,小心翼翼的藏在樹梢,大氣都不敢出,安靜的看著。

隻見這些村民,正中央抬著一個五花大綁的村民,這個村民的麵露驚恐,瘋狂的掙紮,十分的害怕。

不停的大聲的求饒。

可週圍的村民麵色淡然,十分冷漠,根本就不會理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