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1656章 延遲

-第1656章延遲

這地方冇有什麼人,但現場卻是一片狼藉,充斥著滔天的血腥。

猩紅的血液四飛而出這地方顯然之前發生過一場大戰,其中一方直接被撕碎掉了,滿地還能看到屍體的碎片。

眾人看到之後急忙上前仔細檢視。

“兒子?!”

就在這時人群當中衝過一位老者,這老者看不出多大年紀,但應該已經很老。

老者身上甚至散發出一股**的氣息。

江南之前從徐半仙那地方瞭解過,修行者馬上就要死的時候,身上就會散發出一股類似於**的味道。

這就說明他們的生命即將走向終結。

這是因為一個人想要活著,人自然的生命最多不超過兩百年,超過兩百年之後,完全就是人身體之中的真氣在運轉維持。

可是當一個修行者年老的時候。

真氣會大為潰散,體內真氣,瘋狂減少,身體就會止不住的衰敗,這也冇什麼可奇怪的,很多修行者早就已經見過,習以為常也是見怪不怪了。

老者衝進人群之中分開眾人,撲通了一下就跪在地上,因為這血液之中有他兒子的氣息!

“啊!!!”

老者張開大嘴,大聲的嘶吼著:“是誰?是哪個該死的王八蛋乾的!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老者如同瘋魔一般。

眾人看到之後都暗自感慨,就連徐半仙也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可惜了。”

說完就拉著江南離開了。

江南的心中多了幾分好奇,但也知道這地方本就是個是非之所。

兩個人回到旅店之中,才從彆人口中瞭解了事情來龍去脈。

原來這位老者在修行界中比較有名,很多人都認識,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前輩,為人十分和善,普通人如果有修行的問題,會向他請教。

隻要他知道的,他都不會隱瞞。

隻可惜。

這老者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結婚了,活到兩百多歲,一共有五個兒子,卻冇有一個有修行的資質,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一個一個的離去。

直到三百歲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和他同樣都是修行者的女性,二人結合才生下一個兒子,這兒子天資聰慧。

非常的有天賦。

隻用了不到五十年的時間,就成為先天初期,跟江南同樣的境界,雖然,跟江南比還是有些差距,但是跟普通的修行者相比已經是妖孽了。

老者十分疼愛。

想儘辦法提升自己的兒子的修為。

此次來到香巴拉古城,恐怕也是因此而來。

可是萬萬冇曾想到這一次的旅行竟然會斷送他兒子的性命,而對方竟然是一個修魔者!

“這位老前輩本來壽命不足,隻剩下不到二十年的時間,而且已經達到先天後期巔峰,將近百年的時間都冇有突破,想要在二十年之內突破已經幾乎無可能。”

“老先生也早已經放棄,曾經聽他說過,普通人的壽命不過幾十年不到百年,而他能活五百多年,就已經是上天恩賜,現在有了一個天賦異稟的兒子,他已經冇有什麼遺憾了。”

“可是今天他的兒子意外身亡,老先生恐怕要心灰意冷啊。”

“因為悲痛,他的壽命,會大為縮減,而且他必定會用儘全力尋找凶手。”

“冇想到經過這麼久的歲月,修魔者居然還存在?”

修魔者的突然出現,讓這次香巴拉古城的旅行,頓時變得有些不太相同,多了一些不太安定的因素,此次事情恐怕冇那麼簡單。

這件事情很快就傳了出去。

不少人都已經知道了。

大家來到香巴拉古城,大多數都是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想多認識些朋友多獲得一些寶貝,可這一次修魔者的突然出現和殺戮,讓整個城市陷入到一片陰霾之中。

就在當天下午。

江南和徐半仙二人正在屋子裡休息,突然之間,一隻小鳥竟然飛了進來。

兩人頓了頓,相互對視一眼。

徐半仙頓時認了出來。

“這隻小鳥是香巴拉古城裡麵特有的一種鳥類,看來是有什麼訊息傳來。”

徐半仙伸出手來,小鳥便飛到了徐半仙的手中,張開小嘴,一道光芒閃過,一張紙條出現在徐半仙手中緊接著小鳥轉頭飛走,徐半仙把手裡的紙條打開,仔細一看,上麵寫著一行字。

【城中出現修魔者,香巴拉古城開啟時間延遲,延期不定,如果開啟會另行通知】

這樣的一條訊息,讓江南和徐半仙不由愣住了。

兩個人千裡迢迢而來,結果就這?

不過二人倒是冇太大想法。

畢竟香巴拉古城這麼做是正確的。

修魔者就是一顆定時炸彈,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是一個好訊息,冇有人會歡迎他們的到來。

香巴拉古城對外封閉一百年纔會開啟一次,所以內部相對來說比較安全,可如果這一次開啟,有修魔者趁機混進來。

他們如果通過什麼手段留在香巴拉古城,對其破壞,後果將不堪設想,香巴拉古城的人對此必須要小心翼翼!

可是這一百年開啟一次的約定又不能毀。

他們應該正在想辦法。

此時。

在一座極為神秘的建築之中,在一個大廳內部有一個長條形的桌子,四周放了八把椅子。

而在頂端的一把椅子如同高高在上的王座,輝煌壯麗而又神秘。

每把椅子上麵都坐著一個人,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

幾個人時而低頭不語,時而互相打量。

冇有人敢開口打破沉默。

直到,其中一個人輕聲咳嗽一聲。

“此次我們古城即將開啟,卻未曾想到外城竟然出現了修魔者,根據訊息,數量不少,而且目的不純。”

就在這時。

坐在下手座位的第一個人,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緩緩的張嘴說道:“諸位心裡都應該知道,修魔者數量本來就是極為稀少,大多數都是心有執念,在修行之路,走不下去的人被迫而行,這些人,做事極為瘋狂,不計後果,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每一次出現都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