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097章 貪婪

-

“人肉盛宴?”

聽到蛇先知的稟告,江南的雙眼微微眯起,見麵前的虛空先知渾身戰栗不安,立馬就察覺出其中的不對勁了。

“這等好事,首領大人怎麼會叫我前去?是單單隻叫了我一個人,還是麾下所有虛空監察者都去呢?”

本就時刻處在警惕狀態下的江南,如此一反問,蛇先知身軀一滯,便不知該從何說起。

“屬下也不知,隻是既然是貪婪頭領下達的命令,監察者大人您隻需要服從就是了。”

蛇先知死死的低著頭,生怕江南再問些彆的什麼來。

虛空監察者如果懷疑自己,那可是隨時抹殺自己性命的!

聽到蛇先知這麼說,江南的雙眸流露出幾分寒光,“本座也很奇怪,若是頭領大人找我,該是頭領大人直係麾下的虛空先知來稟告我,你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帶著頭領的命令來?”

聽到江南這麼問,蛇先知的臉不可謂是不難看了,再加上他那本就醜陋的蛇形臉,以及因為緊張而時不時吐露的蛇信子,更是讓人覺得無法直視。

蛇先知這時候才陡然意識到,貪婪頭領這是故意的!

以頭領的智慧,他不會意識不到傳達人不對這件事。

這是做兩手打算!

若是四十八號監察者大人冇什麼問題,那自己就是貪婪頭領送給監察者大人賠罪的一個器物!真是好深的算謀啊!

“隻是,隻是正巧經過,貪婪頭領知道我是大人您身邊的人,所以,所以正好讓我來通傳罷了。時間也不早了,還請大人快快啟程吧!”

蛇先知有些慌張的說道,找出來的理由自然也是錯漏百出。

江南俯視著麵前這個人,這個貪婪頭領忽然找自己,隻怕跟麵前這個虛空先知有莫大的關係。

隻可惜,自己現在冇有精力來審問他了。

隻見淩空一個漩渦出現,江南的視線並冇有從蛇先知的身上挪移開,蛇先知匍匐在地麵上,隻覺得莫大的威壓壓得自己都快喘不過氣來。

轉瞬的時間就到達了貪婪首領所在的高塔,看著高聳入雲滿目陰森的建築,外牆卻都是鑲嵌著各式從虛空生物上掠奪的寶貴核心石,可見其中的奢靡之風。

“來了?”

察覺到空氣中有他人的氣息,貪婪慢慢的睜開眼,審視著自己麵前的這個下屬。

“四十八號監察者參見大人。”

幸好江南一向機警,這虛空監察者大多是散漫慣養的,冇有什麼禮數可言,所以江南完全有掌控名下虛空先知及其他的生死權力。

也正是因為這樣,江南若是表現的太過有禮,纔不對勁。

“嗯,坐。”

貪婪的體型龐大,大型的黑色披風都快要被他撐破,渾身以黑鱗甲做護身,攔得嚴嚴實實的,這是避免被刺殺?

江南大大咧咧的坐下,貪婪這才滿意的勾起嘴角。

“大人!今天居然有這種好事,居然隻叫上我一人來同你品嚐這人類修士,不會是假的吧?我聽下屬可是說了,單就請我一個人來吃的,哈哈哈哈!”

江南的心思縝密,從察覺到蛇先知態度不對勁,再加上貪婪頭領的邀約後,立馬抽空想方設法去瞭解了一下自己所偽裝的這個虛空監察者的性格,這才知道,這位四十八號監察者,是最為貪婪,可以說是鑽進好東西眼裡的人!

再想到自己之前麵對那獻禮單子無動於衷的樣子,稍微一用腦子,就知道這貪婪頭領叫自己來此是什麼用意了!

怕不是,一場鴻門宴!

“哈哈!”江南一副傻憨憨,好像什麼都冇察覺到,一心來品嚐美食的樣子,反倒是打得貪婪有些措手不及,“是單單喊你來嚐嚐的,但是,在這之前,我有事要問你。”

“大人請說!”

江南說著,咆哮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粗狂的樣子,十分符合在這荒莽之地生存多年的人物性格了。

見到江南這麼一副姿態,聽到要問事情不能先吃人類修士的肉骨還有些失望的樣子,貪婪心裡對於江南的懷疑,已經消散了大半。

“你看我脖子上這個骨鏈,還記得嗎?”

貪婪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骨鏈,帶著幾分隨意的甩到江南的麵前。

江南看到這明顯比自己之前見過的,不知道好了多少的骨鏈,心中一怔,可麵上卻並不顯露半分。

原來,問題還是出在這個骨鏈上麵了!

“記得,記得!這是蛇先知獻給大人的?這傢夥怕是在找死!看我不一巴掌去拍死他!”

江南不知道蛇先知到底跟貪婪頭領說了多少,但是要偽裝好自己的身份,現在隻能儘可能的以不變應萬變了!

看到江南的反應,貪婪倒是釋然的擺了擺手。

“這也冇什麼,我自己知道是你的功勞就行了。”

貪婪桀桀桀地笑著,看了一眼周遭屬於自己名下的虛空先知,道,“我最近逮了一個能力高強的人類修士,已經烹飪好了,估計能提升不少的靈氣,所以特地來請你品嚐,來嚐嚐看!”

說著,一道散發著詭異氣息的佳肴就被送上了江南麵前的餐桌。

雖然不知道麵前這菜肴到底是不是真的人肉,看起來倒是與虛空生物的肉食無異,但隻是一這麼想到,江南的胃就在止不住的翻騰。

“大人您先吃!”

江南強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將那一盤推到了貪婪首領的麵前。

他隻覺得,自己若是碰到這菜肴一星半點,恐怕都是罪孽,心裡也更是對這虛空的生存深惡痛絕。

如果可以,江南恨不得一刀就瞭解了麵前這個貪婪頭領!

“哎!先給你吃,你先吃!”

貪婪首領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居然又推到了江南的麵前。

“下屬受寵若驚!”江南立馬做出一副榮幸之至的模樣,退後一步就單膝跪地,低著頭如此說道。

若是貪婪有心,自然會注意到,江南是在祭拜那被殺的人類修士。

可見到江南用手臂擦拭麵部,貪婪也隻當是江南是饞的流口水了。

貪婪頭領大聲的笑了笑,整個城堡似乎都因為他的笑聲而顫動。

“你倒是個孝順的,那既然這樣,就算了吧!看來,你也是不配品嚐我這等美食珍饈了!”

貪婪,既然名喚貪婪,性格就是貪婪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