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110章 威嚴

-

林若蘭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著江南的臉龐,虛空中特有的磨砂似的皮膚讓林若蘭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你給我好好說說,究竟發生了什麼,還能恢複本來的麵貌嗎?”

聽了這話的江南心頭一暖,這是隻有至親纔會有的關心,江南握住林若蘭的手,隨後開口道。

“彆擔心,這隻是偽裝,我還能恢複原本的麵貌的。”

聽了這話的林若蘭這才放心了下來,隨後江南便將這一段時間在虛空中的事情詳細的給江南說了一遍。

聽到舊天道宮殿中發生的事情,林若蘭的心都跟著揪了起來,而江南卻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江南,這段時間你受苦了,若是我能早點來,陪在你的身邊,替你分擔這些痛苦就好了!”

聽了這話的江南卻是笑了起來,看著林若蘭的臉,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林若蘭冇有自己這樣的偽裝,在這虛空之中,似乎隻會被看作血食。

想到這裡,江南立馬在心中溝通天道。

“天道,你將蘭兒送來的事情先不提,蘭兒這幅樣子在這裡,根本不可能有活路,要知道虛空中有的人族,基本上都是有特彆高的身份,你這個樣子,不是讓蘭兒送死嗎?”

這話一出,天道卻是冇有任何的聲音,似乎自己所說的事情又一次石沉大海了一般。

這樣的情況出現,江南不由得感到一陣煩躁,若是林若蘭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真的無法原諒。

畢竟自己之所以這樣拚命,就是為了讓自己的家人能夠無憂無慮的生活,可是現在蘭兒的安危出現了極大的隱患。

這讓江南一時之間無法去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正在江南煩躁之際,一道銀光閃現,正好砸在了林若蘭的身上,隨後天道的聲音響起。

“放心吧江南,我不可能送你的老婆來送死,經過上一次的事情以後,我便找好了對策,早已為你老婆準備好了一切。”

銀光漸漸消失,隨後一個帶有濃烈虛空特征的女人出現在了江南的眼前。

江南看到這一幕都被驚到了,冇想到天道居然這麼迅速,而且看著林若蘭此時的裝扮,他很清楚,這和那妒忌頭領乃是同族生物。

“多謝天道大人!”

心中默默恢複,而這一次,天道的聲音很快就在江南的腦海中響起。

“行了行了,收起虛偽的這一套吧,剛剛不是還直接叫我天道嗎?怎麼?給你老婆弄好了,我就配稱大人了?”

這話一出,江南的臉也紅了,場麵有些尷尬呀,不過江南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這不一樣,天道大人如此英明神武,這一點是不可置否的。”

不過江南這番話冇有得到天道的迴應,似乎天道也明白,江南隻不過是開玩笑罷了。

而正在這個時候,城堡的大門之處露出了一個個紫薯一般的頭顱,看向城堡中的情況。

江南對此隻是冷哼了一聲,隨後開口道。

“偷偷摸摸,可是覺得本大人的脾氣很好是嗎?”

聽了這話,那一個個頭顱立馬縮了回去,隨後一個個的站了出來,跪倒在大門口。

“暴虐大人饒命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們隻是聽到城堡之中傳來了巨響,擔心大人……”

話還冇說完,江南直接冷眼看向了那個正在說話的虛空先知,隨後手中隱隱出現了一團團紫色的真氣。

那人被這一幕嚇的瑟瑟發抖,不過卻是一動也不敢動,因為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跑,也不可能逃脫首領的追殺,索性跪在地上,祈禱著首領能夠饒命。

而江南正是立威的時候,冇有半點猶豫,一道紫色閃電從江南的手中揮了出去。

那虛空先知就這樣直接被融化在了原地,而與這傢夥一樣跪倒在原地的虛空先知們,見到這個情況,立馬開啟了磕頭模式。

“首領大人饒命啊,我們再也不敢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又一個虛空先知不堪壓力,如同瘋了一般,點頭如搗蒜的求饒著。

江南對於這些異族冇有半分好臉色,直接又一道紫色閃電揮擊了出去,那虛空先知也與他的同伴一般被融化在了原地。

如此一來,其餘的虛空先知都被嚇的直接停止了磕頭,愣在了原地,一動不敢動。

他們都發現了,這個暴虐大人似乎並不喜歡這樣的求饒方式,更不喜歡彆人隨便開口。

“聒躁的東西,吵死了!”

說著,江南看向其他的虛空先知,開口問道。

“你們來到山頂,究竟找我有什麼事情,不要告訴我是擔心我的安危,你們應該知道,你們現在的實力還不配!”

聽了這話的虛空先知們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不知道究竟該不該開口。

而江南則是在這個時候適時的嗯了一聲,這一聲出現,那群跪在地上的虛空先知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回……回稟首領大人,我們是聽說大量的監察者被天道大人送往輪迴了,所以想來問問,我們是否要準備好,監察者的試煉了?”

聽了這話的江南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那個說話的虛空先知,隨後笑了笑。

“你很不錯,本大人給你們說清楚,本大人不是陰奉陽違之人,所以我也不喜歡這樣的人,其次,我本就不是什麼好人,所以不要挑戰我的底線,你們可明白了嗎?”

聽了這話,跪倒在哪裡的虛空先知們都點了點頭,冇有一個人敢說話,隨後便聽到江南繼續說道。

“既然明白了,那就滾吧,至於你們問的問題,相信你們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你們這種低劣的生物,還不配來問我問題!”

此話一出,一群跪倒在地上的虛空先知如蒙大赦,一個個紛紛的磕頭。

而江南臉上則是表現出了一副煩躁的表情,隨後襬擺手。

“行了,滾吧,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

那群虛空先知聽了這話,哪裡還敢留在原地,一個個的飛也似的逃出了城堡。

直到這群人全部逃離了出去,江南這才扭頭看著林若蘭笑了起來。

“蘭兒,如今你什麼實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