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163章 雙月日

-

天人族族長,立於上空,負手而立,站在雙月之中,俯視著這方秘境。

“天道曾經也是有規定,要讓我們這一批優秀的人才,享用世上的資源,可是現在,你妄想天道合一,幫助那些本就殘次不齊的人,前後矛盾。”

“有必要天道合一嗎?一人統治一方,不是很好嗎?尤其是黑天道,你本就有強烈的渴望,和他合一,你甘心嗎?”

不斷的問著,手中聚集了很多能量。

他的身後,更有著無數的黃金武士。

這些黃金武士,似乎更強,而且背上生出了雙翼,更加適合戰鬥。

他們此次,目的一致,就是要阻止天道合一。

江南提起鎮魂劍,飛昇上空,擋在了天道麵前。

“誰也不能夠阻止天道合二為一,天道最初的目的,隻不過,是為了讓人類更加強大,誰能想到,你們天人族,罔顧天道意誌,磨滅眾生,本就是眾生之敵。”

毫不退讓,手中的鎮魂劍,隨時準備攻擊。

站在天人族族長身後的寧蕭然,養好了傷勢,這一次,又經過了休息,實力更強了一些。

上次輸給了江南,回去以後,被天人族嘲諷,他心裡很是不滿,今天想要一雪前恥。

“父王,你就讓我去吧,讓我會一會他,好在以後,能夠接手天人族事務。”

不然,天人族的那些人,看不起他,以後就算坐上了族長的位置,也不會坐的安生。

“去吧,你擋住人類那個小子,至於兩位天道,我來處理。”

“你處理什麼啊?本座還在呢!”

清魂王搖著扇子,出現在虛空之上。

他的頭頂,出現了兩個犄角,他的實力,都恢複回來了。

冥界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天人族族長,如臨大敵,疑惑不解。

清魂王,因為天道,受到了六界的唾棄,不應該對天道有著很深的仇恨嗎?

為何他們會聯手?

這次,可真的麻煩了。

“清魂王,我警告你,趕快讓開,當年要不是天道,我們早就已經聯手,如今的冥界風光無限,何須把人類放在眼裡?”

“再瞧瞧,被天道鎮壓了的冥界,你不但回不去,甚至還被冥界視為了仇人,等到你和我聯手,想必如今的冥王,也能夠答應你回到冥界了。”

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清魂王,到底是怎麼想的?

按照道理,他們本來就是仇人,卻能夠在此時聯手,真是棘手了一些。

當年,清魂王和天人族族長,實力相當,如今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拉開了多少?

“廢話少說,本座想要幫誰,還輪不到你來指揮,但你本身,就不屬於這裡,一個叛徒,還冇有資格和本座說話。”

清魂王全身氣勢暴漲,周身,圍繞著很多的黑氣,這些黑氣,早就已經進化。

它的能量,更是讓麵前的天人族族長,臉色凝重。

這個傢夥,被鎮壓以後,居然實力冇有任何退步,隻比自己低了一點點。

詭異難纏,今天想要阻止兩位天道合一,恐怕難上加難。

江南和寧蕭然,戰鬥在一起,寧蕭然傷勢好了,想必忘了痛。

今天,想起了上次的侮辱,出招更加的淩厲,不管不顧,想要把江南一擊必殺。

“就你這點實力,還是回去喝奶吧,除了靠著你爹,你能有什麼用?”

江南說著,鎮魂劍向著寧蕭然的麵門,砍了過去。

寧蕭然躲閃不及,被砍到了肩膀上,肩膀頓時,血肉翻滾,鮮血滴了下來。

看著肩膀上受了傷,憤怒不已,向著江南衝了過去。

“你們不過就是低等的人類罷了,還想和我爭?”

“等打敗了你以後,我用鐵鏈,一直鎖著你,讓你給我求饒。”

不自量力的說著,扶著被砍的胳膊。

江南卻忽然看向了和清魂王在纏鬥的天人族族長,吹了個口哨。

“那位護犢子的,你兒子又受傷了,你這兒子也太弱了吧,就這麼一個嗎?等到殺了以後,你們天人族,又無人可繼承了。”

“你們真是做多了壞事兒,生個孩子都這麼困難啊,就生的這種歪瓜裂棗,在我麵前,稱自己是天人族,真是丟人。”

正在和清魂王打鬥的天人族族長,本來就占了一點上風,他們在域外修煉,占據了極好的資源。

但是誰想到,被江南分心,轉頭一看到寧蕭然受傷,氣怒不已。

清魂王更是趁此機會,手中的能量,不斷的聚集,向著天然族族長打去。

對方倒退了數步,這才停了下來。

但是卻憤怒的看著江南,這個人類小子,隻有天仙境界,卻口出狂言,不把他們天人族放在眼裡。

“蕭兒,你要是連一個人類都打不過的話,這次,你就不用回去了,回去以後,天人族的眾生,也看不起你。”

敗在他們天人族的手裡,那是榮幸,但是敗在一個人類的手裡,那就是恥辱。

江南瞧著肩膀上鮮血如注的寧蕭然,淡淡的說道:“哎喲,還真是可憐,你看你爹都不要你了,像你這種廢物,以後就不要再打著天人族的幌子了。”

“等到天道合一,人類都比你強了,這種天賦,有什麼可炫耀的?”

寧蕭然臉色漲紅,憤怒不已,也顧不得處理傷口,嘶吼一聲,衝著江南而來。

在天人族,所有的人都稱呼他是天才,可是,一個人類,卻敢侮辱他。

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這人類給斬殺了,以證自己的威名。

可是,他衝過來以後,江南的身形,卻快速閃躲,忽然,出現在他的身後。

直接拿起了鎮魂劍,砍掉了他的一個胳膊。

胳膊被砍掉,寧蕭然疼的跪倒在虛空之上捂著傷口,慘叫一聲。

聽到這聲慘叫,天人族族長分心,也顧不得清魂王了,

過來,用能量震開了江南,抱著兒子。

這可是他唯一一個,能夠繼承族長之位的兒子,卻被砍掉了胳膊。

“你廢了我兒子一條胳膊,那就用你的性命來賠吧。”

聚集能量,動作極快。

江南躲閃不及,打倒了兒子,人家老子來了。

清魂王不慌不忙,一步踏了過來,擋住了那股能量,搖著扇子,臉上帶著如沐春風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