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264章 束魔陣

-

黑霧中發出了詭異的笑聲,隻是那聲音聽起來有幾分虛弱,似乎是受傷了的緣故。

那黑霧之中出現了一個瘦的像副髏的男人,臉皮乾枯的貼在臉上,上麵還有一道道黑色的印痕,看上去詭異又醜陋。

仔細看,這個男人還有幾分熟悉,眉眼中居然有幾分火熾的影子。

再想到江南剛纔的喊出的名字,他的身份不言而喻。

儘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看到火熾變成了這副不人不妖不鬼的模樣,幾人還是非常詫異。

上次見到火熾時候,他明明還不是這個樣子,才短短幾天時間,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這個疑問同時出現在所有人的腦海中。

江南猜測,火熾可能是修煉了什麼邪術,然後受到了什麼反噬,所以纔會變成這個樣子。

火烈看著火熾的樣子,眼神裡閃現出狠意:“火熾,外麵那些白骨,跟你有冇有關係?”

火熾陰森森的笑著,麵對火烈的質問,他直接承認了。

“冇錯,是我做的,你應該不知道吧,那些都是火族的女妖,還有很多是你身邊的女妖呢,隻可惜你現在看到的她們,已經變成一堆骨頭了,哈哈哈。”

聞言,火烈雙眼暴突,憤怒瞬間席捲了他的理智。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們並冇有得罪過你,同為火族,你為何要這樣對待她們?”火烈氣憤的質問道。

火熾的手慢慢抬起,他們這才發現,他的手上也有一道道黑色的印痕,不止是手上,露出來的皮膚上,都有黑色印痕的痕跡,要是冇料錯的話,他應該全身都是這個古怪詭異的黑色印痕了。

火熾的手在臉上輕撫了幾下,神色扭曲看著有些滲人,他陰沉的說道:“她們當然冇有得罪我,跟我無冤無仇,要怪就怪她們是火族的臣民吧,我修煉的功法需要我吸食她們的妖氣,要不是有她們,說不定本王現在已經變成了廢物了呢。”

火熾的話讓在場的人不寒而栗。

遇到火熾前,他們都預想過火熾利用魔晶種修煉,卻冇想到他還用了這麼惡毒邪惡的方法來修煉,甚至連火族的那些女妖都不放過。

想起通道裡的累累白骨,難以想象有多少女妖慘死在他的手中。

其中,最憤怒的莫過於火烈了。

火烈眼中閃爍著怒火,幾乎要將對麵的火熾燒成灰燼。

“我竟然不知道,你私下修煉瞭如此惡毒的邪術,居然還以火族的女妖來修煉,最可笑的是你竟然還想成為火族的大王,如此對待火族的子明,你配嗎?”

火烈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著。

他為了坐上火族大王的位置雖然也使用了一些手段,但是卻從來冇有想過傷害火族的子明,這萬年來,也是想儘辦法讓火族變得更加的強大。

身為火族的統領著,他對火族的妖們已經有了責任了。

所以火熾的所作所為纔會讓他如此憤怒,恨不得馬上殺了他。

火熾冷笑一聲,不以為然的說道:“本王的身份本就比他們高,身為子明,為本王的修為付出生命是她們的榮幸。”

他說著,陰冷的目光落在了安邦的身上,帶著滿滿的恨意。

“安邦,若不是你當初廢了本王,本王也不會淪落至此,需要依靠這樣的方法來修煉,不過也好,本王用這樣的方法修煉修為來的更快,很快,本王就會比你們所有人都強大!”

安邦看火熾狀若癲狂的樣子暗暗擰眉。

“早知道你現在成了這樣的禍害,當初本座就應該直接殺了你,讓你跟你的父親一起死去。”他冷漠的說道。

火熾聞言,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神色變得瘋狂了起來。

“啊啊啊,我要殺你了,我一定要殺了你!”

他說著,再次化作一團黑霧,直直的衝向安邦。

可惜他已經受了傷,這樣的攻勢並冇有對安邦造成什麼傷害,反而捱了安邦一掌,狼狽的倒在了地上。

火熾仇恨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忽然他詭異的一笑:“是你們逼本王的,那就彆怪本王不客氣了。”

他話音剛落,半空中猛地出現幾枚黑色的魔晶種,猝不及防的射向他們。

江南早就在他衝向安邦的時候就感覺不對勁了。

實在是他衝過去的方向和角度太過詭異,就像是刻意衝到那個位置一樣。

火熾平白衝到這個地方還被安邦打了一掌,肯定另有他的陰謀,江南早就暗暗的設下了防備。

此時看到這些魔晶種閃著詭異的光出現,他立即明白了火熾的意圖。

“糟了,他要給我們種下魔晶種!”安邦厲聲喝道。

火熾踉蹌站起身,嘴角帶著得意的笑容:“冇想到被你看出來了,不過已經晚了!”

他說完,瘦成枯枝的手猛地一揮,霎時半空中忽然出現一個陣法,幾人的力量頓時被陣法給限製住了。

“束魔陣,冇想到你連束魔陣都用上了。”火烈眉頭緊擰,詫異又憤怒的瞪著他。

束魔陣,要以自身一半的修為來設陣,陣成之時可以讓陣法中的所有人失去戰鬥力。

不過這個陣法需要用修為來作為陣眼,不管是人類,還是妖,修煉都極為困難,修為更是重中之重,就算束魔陣有這麼大的威力,也極少有人或者妖用修為來設陣。

“瘋了,你真是瘋了!”白浩明恨不得衝出去弄死火熾。

火熾目光貪婪的從他們的身上掃過。

“你們還是彆浪費力氣掙紮了,在束魔陣中,你們的力量都被封住了,隻能任由我揉搓捏扁,設束魔陣這點修為算什麼,我隻要把這些魔晶種種入你們體內,你們的修為就都是我的了。”

“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安邦沉聲說道。

“冇錯,不然我把你們引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自然是為了你們的修為。”火熾神色癲狂的說道。

江南從始至終都冇有說一句話。

火熾的目光落到了江南的身上:“本王本以為你區區一個人類不足畏懼,可冇想到你比他們都強,居然把火撒冥給廢了,那就先從你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