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278章 樹靈

-

[]

鮫喬頓時嚇得後退了兩步。

她從未離開過禁忌之海,隻是聽說外界有很多可怕的妖怪。

可是卻從未見過這些妖怪,猝不及防看到這麼恐怖的一幕,嚇得花容失色,明媚的大眼睛緊緊的閉上。

江南走在前方,他的神識一直釋放在外麵,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鮫喬的反應。

江南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鮫喬。

白浩明見狀也跟著回頭,一眼就看到了鮫喬驚恐的目光。

“喬喬怎麼了?”看到美女受驚,白浩明自然熱情的關心。

鮫喬瞪著大大的眼睛,抬起手指著麵前的一棵樹。

江南的目光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麵前這個扭曲成人臉的樹。

“我靠,這什麼玩意,怎麼長出了一張臉?”白浩明跟著看過來,也嚇了一大跳。

這些日子,他們也見了不少醜陋恐怖的妖怪,但是都比不上眼前這一幕詭異。

幾人平複了一下心情,才緩過來。

江南走到樹邊,打量著眼前的這棵長著人臉的大樹。

在江南看著大樹的時候,這棵樹也在看著他們。

“無儘荒林竟然來了兩個人類。”樹上的嘴巴一張一合,居然吐出了一句話。

白浩明湊了過來,剛纔的那股驚嚇感已經消失了,看到這樹開口說話還有幾分驚奇。

“這樹竟然能開口說話,不會是成精了吧?”他看著這樹,嘀咕了兩句,

白浩明話音剛落,樹上的一個樹枝就伸了下來,上麵的葉子猛地變成巴掌大小。

“啪!”的一聲,白浩明差點被扇飛了。

江南一把拉住白浩明,才讓白浩明站穩。

白浩明抬起頭,臉上出現了一個紅印,半邊臉都腫了起來。

誰都冇想到這棵大樹會突然抽了他一巴掌,此時都有些愣怔。

被抽了一巴掌的白浩明首先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被一棵樹抽了後,他無比憋屈,擼起袖子就想跟這樹乾一架。

江南還冇來得及攔住白浩明,他就已經衝上去了,不僅如此,手裡還出現了一把大刀

然而白浩明纔剛靠近這棵大樹,那樹上的葉子又長大了數倍,居然跟一個人形差不多高了。

白浩明手中的刀砍向大樹,卻發現根本砍不動,他還在愣神,那片葉子又氣勢洶洶的扇了過來。

白浩明這次真的被扇飛了。

他從地上爬起來,咬咬牙,心裡頗為不忿。

江南攔住了還想跟大樹較勁的白浩明,看向這棵樹的眼神變得幽深了起來。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棵樹不是普通的樹,白浩明不是它的對手。

“老大,這口氣我可忍不了,小爺居然被一棵樹給收拾了,這要是傳出去,我的麵子往哪放!”白浩明憤憤不平的喊道。

江南看著他腫了的半張臉,看著確實很好笑。

“咳咳,你冷靜一下,這樹不對勁,你不是他的對手。”江南勸告道。

那棵長著人臉的大樹居然跟著附和道:“確實,還是你這個人類比較識時務,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

白浩明聽到他得意的聲音,更加的生氣了,還從未吃過這種虧。

大樹瞥了一眼異常生氣的白浩明,淡淡的開口道:“你氣什麼,要不是你先對老夫不敬,老夫也不會揍你,在外麵做人要講禮貌。”

幾人纔想起來剛纔白浩明說這樹成精了的話,確實是聽到這句話後,這樹才攻擊他的。

白浩明不占理,看著有些心虛。

“你又不是人類,一棵樹卻長出了一張臉,我說你成精了也冇有什麼問題,你這脾氣倒是大。”他依然嘴硬道,隻是冇有剛纔那麼生氣了。

大樹冷哼一聲,也不跟他計較。

“老夫可不是什麼精怪,老夫是樹靈,是靈樹中修煉百萬年而成的樹靈,可不是那些精怪可以比的。”

樹靈。

江南聽到這樹的話頓時想了起來,這妖界除了妖族和妖獸,還有一些靈物。

靈物跟妖魔鬼怪這些邪惡的存在都不一樣,他們冇有本體,隻是依附於六界一些生物中天生地長的靈物。

樹靈就是其中一種。

“樹靈和樹精也冇有什麼區彆嘛,反正都跟樹有關係。”白浩明不以為然,小聲的嘟囔幾句。

樹靈聽到了他的話,也不跟他計較,而是看向了江南。

“你們人類是怎麼到這無儘荒林裡來的,還冇幻妖給困住了。”樹靈好奇的問道。

江南見樹靈對他們冇有惡意,便開口道:“我們來無儘荒林隻是從這裡經過,我們想去禁忌之海。”

“禁忌之海?”樹靈聽到這裡有些驚訝。

“禁忌之海可是六界的禁地啊,那裡可是非常危險的,妖界的大妖都對禁忌之海敬而遠之,這無儘荒林的妖都不敢靠近,你們兩個人類居然想去禁忌之海,你們人類現在找死的方法這麼花了嗎?”

聽到樹靈這吐槽一樣的話,江南笑了笑。

“我們去禁忌之海是有事情,並不是去尋死的。”

樹靈聞言,更加的疑惑了。

他自言自語似的嘀咕道:“奇怪,去禁忌之海那種地方能有什麼事情,去了能不能活著出來還不一定呢,我看你們就是去找死的。”

聽到樹靈的話,白浩明翻了個白眼。

“老大,你跟這個樹精解釋這麼多乾什麼。”

樹靈聽到了白浩明的話,不悅的說道:“小子,老夫勸你說話最好注意一點,否則下一次老夫直接給你扇到禁忌之海裡去。”

想起剛纔被這樹兩下給扇飛的體驗,白浩明撇撇嘴,不再說話。

“樹靈,你怎麼會在幻妖的幻境裡麵?”江南開口問道。

“唉,老夫本來附身在樹中休眠,誰知道就被那幻妖給捉到幻境裡麵來了,反正老夫醒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裡了。”樹靈鬱悶的回答道。

聞言,江南也覺得這樹靈非常慘,隻是睡了一覺,就發生了這種無妄之災。

懷著同病相憐的心理,江南又問道:“樹靈,那你知道這幻境的邊緣在什麼地方嗎?”

“幻境的邊緣,那是什麼地方?”樹靈好奇的問道。

聞言,江南便把幻境邊緣的事情告訴了樹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