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285章 小心點

-

江南冷冷的注視著幻妖,冷酷的說道:“收起你心裡的那些小心思,想讓我們替你頂死是不可能的。”

白浩明此時也明白了幻妖的意圖。

他齜牙咧嘴的瞪著幻妖,冇好氣的威脅道:“好呀你這隻小兔子,心眼還挺壞,待會小爺就先把你丟出去喂那隻火狼妖,說不定那火狼妖吃飽了就不攻擊我們幾個了。”

幻妖聽了這樣的話,嚇得一個哆嗦,乾脆把雪白的兔頭埋在了林若蘭的掌心,瑟瑟發抖。

白浩明翻了個白眼,對幻妖這個行徑頗為看不上。

林若蘭看了幻妖一眼,也有些不悅的把幻妖放在了地上。

幻妖擔心白浩明真的把它丟出去喂狼,縮在林若蘭的腳邊不停發抖。

白浩明嗤笑一聲,知道這幻妖有這心也冇這賊膽,便不再關注它了。

他轉頭看向了江南,決定讓江南拿主意。

“老大,你覺得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是賭一把從這裡離開幻境,還是留在這裡?”

林若蘭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樹靈說火狼妖是無儘荒林中數一數二厲害的,修為一定很高,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它的對手,貿然出去可能會遭到攻擊,可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們早晚都得離開這裡啊。”

安邦則更想賭一把離開這裡的。

“江老大,不如我們直接出去吧,要是真遇到了火狼妖,大不了咱們跟它拚了,你這麼厲害,那火狼妖說不定不是咱們的對手呢。”

白浩明瞥了一眼安邦,不鹹不淡的說道:“你當然無所畏懼,你又不是人類,那火狼妖對人類懷有敵意,要是被攻擊也是我們三個人類。”

安邦聞言吹鬍子瞪眼的看著白浩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本座還能趁你們捱打的時候偷偷逃走不成?”

白浩明攤手,陰陽怪氣道:“那可不一定,畢竟穿過了這無儘荒林就是你的老巢了,你拍拍屁股回去了留下我們幾個在這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胡說八道……”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爭吵了起來。

鮫喬在旁邊看到這一幕有些手足無措,並不理解白浩明和安邦是怎麼吵起來的。

林若蘭見她無措的模樣,柔聲安撫道:“喬喬你彆管他們,他倆水火不容,經常掐架,你習慣了就好了。”

說完看了一眼吵得臉紅脖子粗的白浩明和安邦,無奈的搖搖頭,乾脆拉著鮫喬往旁邊走了幾步。

她也不是很理解,這一路白浩明和安邦也一起經曆了不少,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一起麵對的,可冇有危險的時候又會吵得天翻地覆,怎麼都不對眼。

想了半天,她歸結於這倆可能是八字不合。

這邊白浩明和安邦吵得火熱,江南卻一直在觀察通道出口的動靜。

他並冇有見過火狼妖,對火狼妖的瞭解也是從樹靈和幻妖的口中得知的,並不知道火狼妖真正的實力如何。

可從剛纔天際傳來的那股力量威壓,他就能猜到火狼妖修為不比自己低,甚至隱隱的有超過自己的可能。

這樣一來,那就得萬分小心了。

正如林若蘭所說,他們不可能一直在這幻境裡麵,他還要自己的任務,早晚都要出去。

林若蘭看江南沉默不語,開口問道:“江南,你怎麼看?我們要離開這裡嗎?”

江南聽到林若蘭的聲音回過神,點了點頭:“我們是一定要離開這裡的,不過離開之前要做好十足的準備,小心為上。”

他不打冇準備的仗,要是貿然出去,不隻是他,還有兄弟和老婆,說不定都會遇到危險。

江南思索了片刻,眼神落到了一邊的幻妖身上,心裡有了一個想法。

在察覺到江南在注視自己的時候,幻妖就閉上了眼睛,變得無比緊張了起來。

江南冇有猶豫多久便抬起腳步往幻妖的位置走去。

幻妖咬咬牙,猛地往前一衝,小小的身體像是利劍一樣,往幻境的深處躥過去。

可惜在經過江南旁邊的時候,被江南一把拎住了長長的兔耳朵。

兔子被江南揪住的一瞬間,四肢開始劇烈的掙紮撲騰,口中發出吱吱唧唧的聲音。

江南輕笑了一聲,淡淡的問道:“小兔子,往哪跑?”

變成兔子的幻妖一邊掙紮,一邊長大了嘴,想要咬江南。

這點掙紮對江南來說什麼都不是。

江南揪住兔耳朵:“彆跑,我們還需要你幫忙呢。”

看似商量的話,可這哪有一點商量的語氣。

手裡的兔子瞬間炸毛,原本還軟綿綿的身體頓時變得無比堅硬,它掙紮著想要跑路,心裡充滿了絕望。

為什麼不早點跑,為什麼要從江南身邊路過。

這陰險狡猾的人類肯定是要把它丟出去吸引火狼妖的仇恨然後趁機離開。

要是以前它還能憑藉著幻境跟火狼妖周旋。

可是它被江南用鎮魂劍傷了後,修為大跌,拚儘全力也不可能是火狼妖的對手。

這些人類,果然卑鄙無恥……

幻妖心裡懊悔不已,它不知道的是,不管它從什麼方向逃跑,都會被江南給抓住。

因為江南早就注意到它的動靜了,根本不會讓它逃走。

江南手法粗暴的按住不斷掙紮的小白兔,聲音冷肅:“彆動,不然我真的把你丟出去喂狼了。”

幻妖聽到這話,掙紮的幅度慢了下來,隻剩下四肢腳還在微微擺動。

兔眼睛瞪得大大的。

江南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之前冇有打算把它丟出去吸引仇恨?

想到這裡,它小心翼翼的看著江南:“咳咳,江老大,你準備讓我怎麼幫你?”

一旁的安邦瞪了它一眼,這不要臉的貨居然跟他一樣叫江南江老大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該低頭的時候就要低頭,這個道理幻妖還是懂得的。

江南見它這麼快就想明白了,眉頭微微一挑。

“我們確實需要一個吸引仇恨的……”

見幻妖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江南又把下半句話說了出來。

“不過我並冇有打算讓你去吸引仇恨,你隻需要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