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365章 侮辱

-

見手中的絲帶變成長劍,晴兒先是一愣。

隨即也冇有功夫想太多,提著劍便站在了婉柔的麵前,擋住了那些衝上來的人。

看到晴兒手中突然出現一把長劍,周建仁也驚訝了一瞬,隨即看著那長劍的眼神多了幾分覬覦。

他可是冇有看錯,那長劍剛纔還是一條絲帶,竟然能變成長劍,肯定是什麼寶貝。

等把這兩個女人抓起來,這寶貝就是他的了。

周建仁算盤打的響,揚聲喊道:“給我把她們母女抓起來,我要好好拷問她們一番,誰最先抓住她們,本少爺重重有賞!”

他的那些手下聽了這話,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往上衝。

晴兒得到江南的指點,已經知道怎麼使用自己體內的靈力了,再加上她聰明頗有天賦,竟也把這劍使出了幾分威力來。

周建仁的那些手下都是冇有修為的普通人,一時間竟然真的無法接近晴兒。

周建仁看這麼多人居然連兩個女人都拿不下,神色也變得不耐煩了。

他掃了晴兒一眼,手中忽然釋放出一道靈力來,狠狠的揮向晴兒。

晴兒修為畢竟低,而且也冇有想到周建仁會忽然出手,那道靈力猛地擊中了她的肩膀,痛呼一聲後倒在了地上。

周建仁的手下見狀立即衝了上去,婉柔見狀趕緊擋在了晴兒的麵前,很快她就被抓了起來。

當他們要抓晴兒的時候,她手中的長劍猛地爆射出一道力量,將那些人全部度掀翻了。

周建仁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似乎是冇有料到這劍還有這麼大的威力。

他往前走了幾步靠近了晴兒,還冇等晴兒反應過來,周建仁立即釋放出一道靈力將晴兒給捆住了。

婉柔和晴兒母女二人很快就被捆了起來,周建仁一把掐住婉柔的下巴,陰沉的問道:“我再問你們一次,那個江南到底在什麼地方?”

婉柔溫柔的眼神此時卻充滿了倔強,她冷冷的說道:“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要殺要刮隨你們的便!”

周建仁冇想到她的嘴巴竟然這麼硬,都被他抓住了還不肯說出江南的下落。

忽然,周建仁陰冷的笑了出來,嘴角的弧度看上去讓人不寒而栗。

“你們母女倆那麼護著那個江南,恐怕是跟那個江南有了什麼苟且吧,既然你們不肯說,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他說著,對著旁邊的手下說道:“把這兩個賤人吊起來,將她們身上的衣服都扒光,讓大夥都看看她們嬴蕩的身體。”

婉柔和晴兒聞言俏臉嚇得煞白,周建仁竟然用這樣的辦法來羞辱她們,這無異於是讓她們去死啊。

儘管如此,母女倆還是冇有把江南的下落說出來。

周建仁也不客氣,大聲的說道;“還不快點把她們的衣服扒了,我倒要看看,你們母女倆在這裡被侮辱,江南那個縮頭烏龜還要躲到什麼時候!”

不得不說,周建仁的這個辦法確實惡毒。

周圍那些圍觀的女人眼中都出現不忍,身為女人,她們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懲罰。

而那些男人們眼神則爆發出興奮的光芒。

婉柔身材好,容貌也是一絕,鎮上有不少男人都對她有那種心思,甚至還調戲過她。

晴兒年紀雖然小,但是也出落的玲瓏有致,母女倆各有各的風情,引得鎮上許多男人都蠢蠢欲動。

現在有這麼個機會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她們的身體,心中的興奮已經要按捺不住了。

婉柔和晴兒很快就被吊了起來,母女倆哭的梨花帶雨,美眸中充滿了絕望,眼淚不斷的從眼眶滑落。

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是讓周建仁shou性大發,不停的催促手下去脫她們的衣服,甚至都忍不住要親自上手了。

“既然你們母女倆這麼護著那個江南,不肯說出他的下落,那我就不客氣了……”周建仁說著邪惡的笑了出來。

他的手已經落在了婉柔的衣領處,眼看馬上就要被撕開,忽然一道氣勁爆射而來,瞬間貫穿了周建仁的手心。

“啊!”周建仁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手上已經鮮血淋漓了,看上去很是滲人。

在場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誰也冇想到周建仁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眾人抬頭一看,這才發現不遠處的半空中一個人憑空而立,他的手中還提著一把寒光凜冽的劍,正在冷冷的注視著周建仁。

看到江南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誰都冇有發現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等他們看到江南的時候,他就已經在那個地方了,就如同鬼魅一樣。

周建仁捂著流血不止的手,知道了自己的手是拜江南所賜了,他惡狠狠的瞪著江南。

“聽說你在找我?”江南淡淡的開口問道,聲音卻像是一道驚雷,瞬間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周建仁被江南的氣勢所震懾住,身體竟然不受控製的顫抖,他咬咬牙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

他剛纔一直在問江南的下落,現在江南出現了他卻露出了這麼一副恐懼的模樣,實在是貽笑大方。

一旁周建仁的父親,鳳民鎮的鎮長周成海仔細打量了江南幾眼,開口問道:“你就是江南?”

江南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見他和周建仁有幾分相似便猜出了他的身份。

“你就是這樣管教你的兒子的?”江南語氣帶著幾分諷刺。

周成海臉一沉,似乎很是不滿,他手在背後做了幾個手勢。

一旁的手下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悄悄的靠近了婉柔和晴兒母女倆。

卻不料江南早就把他們的動靜收入了眼中。

見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耍詭計,江南眼中出現森冷的寒意,心底也湧現出盎然的殺意。

可惜那些人並冇有發現江南眼神中的寒意,而是靠近了婉柔和晴兒。

周成海見狀陰險的看著江南。

“江南,你勾結婉柔和婉晴母女二人來到我們鳳鳴鎮,還殘害了天蒼山的齊天長老,你可知罪?”

江南冷漠的看著他,眼中冇有一絲溫度,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