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369章 斬殺

-

江南一直在觀察著朱新晨的神色。

他一出手,江南便察覺到了他的目的,頓時臉一沉,手中的鎮魂劍疾射而去瞬間擋住了朱新晨的靈力。

轟!

鎮魂劍與靈力狠狠的撞在一起,發出震耳欲饋的爆破聲。

鳳鳴鎮的人嚇得臉色煞白,差一點點他們就死在朱新晨的手中了。

恐懼過後便是無儘的憤怒。

“這人竟然想要殺了我們,難道就因為我們知道了他們的真麵目嗎?”

“天蒼山真是太過分了,他們都敢這樣做了,竟然還要殺了我們滅口,什麼修真大山門,我看他們比妖魔還不如!”

那些人撿回一條命,心中懼憤交加,對著朱新晨破口大罵。

見自己的攻勢被江南擋了下來,朱新晨暗道不好。

他不是江南的對手,甚至在江南的庇護下,他連這些低賤的鎮民都殺不了,看來隻能先離開這裡將此事稟報給山主了。

想到這裡,朱新晨便準備離開,豈料江南早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朱新晨身影剛動,一柄氣勢淩冽,充滿煞氣的劍就擋在了他的麵前,他若是在靠近一步,就會立即死在鎮魂劍下!

朱新晨麵色難看的望著江南,意識到了江南要取他性命,瞬間慌張了起來。

他身影一閃,急速往另外一個方向逃去,同時還取出了傳音符。

傳音符上閃過一道光後,出現了一道聲音:“本尊讓你去辦的事情,你辦的怎麼樣了?”

朱新晨聽到這個聲音後,立即恐懼的說道:“山主救命,我不是那人的對手,他現在要殺了我,不僅如此,他還知道了天蒼山的秘密,並且要將其公之於眾……”

他的話說到一半,就發現自己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鋪天蓋地的威壓襲來,將他從半空中壓到了地麵。

朱新晨匍匐在地麵,手中的傳音符早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他口中噴出一口血,五臟六腑都在威壓之下滲出血來。

江南淩空而立出現在他的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冷酷的說道:“既然來了,那就彆走了吧!”

朱新晨趴在地上,臉色蒼白,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一顆顆的往下滴,連動都無法動彈一下。

江南眼神淡淡的掃向被護在結界中的眾人,忽然就解開了那個結界,語氣諷刺的說道:“剛纔你們不是要幫他對付我麼,現在給你們這個機會,要想繼續幫他的可以過來。”

結界散去,那些人卻冇有一個動彈,都沉默的低下了頭。

他們臉上出現後悔、羞愧的神情,甚至連抬頭跟江南對視的勇氣都冇有,一個個閉著嘴一言不發。

江南剛纔給他們看的那一幕,已經讓他們都後悔了。

進入到天蒼山修煉?

現在恐怕讓人請他們去他們都不會去了。

江南見這些人沉默不語輕笑了一聲,隨即又看向了趴在地上的朱新晨。

他的目光在朱新晨的體內掃視了一遍,已經發現了魔晶種的痕跡,江南手一彈,一枚黑色的魔晶種便從朱新晨身上破體而出。

“不,不……”朱新晨眼神恐懼慌亂,眼睜睜的看著江南取出自己體內的魔晶種,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和修為逐漸消失從有到無。

那枚黑色的魔晶種出現在江南的手中時,他體內的修為全部都消失了,朱新晨臉色灰敗,目眥欲裂的盯著江南。

“啊,小混賬,我跟你拚了!”

修為被奪,他徹底瘋狂了,聲嘶力竭的大喊了一聲。

可惜他的修為消失,連站都站不起來,體內被威壓緊緊的壓迫著,血液不斷的從他的嘴裡湧出。

江南戲謔的看著他,譏諷的說道:“親身體會修為消失變成一個廢人的感受怎麼樣?”

朱新晨眼眶血紅,仇恨的盯著江南,恨不得把江南活吞了。

江南聲音冷了下來:“記住這個感受,那些無辜的弟子們,都經曆過!”

這句話說完,江南眼中殺氣畢現。

他的手指微微一彈,一簇地獄火猛地射向朱新晨。

而失去了修為的朱新晨連最簡單的躲避都做不到,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異色的火焰瞬間將自己吞冇。

朱新晨最後看到的一幕,是江南手握魔晶種,吸收了自己全部的修為……

吸收了朱新晨的修為後,江南閉上眼睛感受自己體內的修為增加,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朱新晨的修武比齊天要高不少,讓他的修為也增加了一點。

看著朱新晨被地獄火吞噬屍骨無存,江南眼中掠過一絲涼意。

他緩緩降落在地上,屋內的婉柔和晴兒已經換好衣服走了出來,看到江南後立即迎了上去。

“江南!”

“江南哥哥!”

母女倆同時開口喊道。

“江南哥哥,你真的太厲害了,這個壞蛋這麼快就被你給解決了,你簡直是我的偶像!”晴兒握著小粉拳,興奮不已的說道。

江南摸了摸她的頭,溫聲道:“那晴兒要好好修煉,有朝一日也變得跟江南哥哥一樣厲害。”

晴兒用力的點了點小腦袋,眼神崇敬的望著江南。

婉柔則滿目柔情,情意綿綿的看著他們。

跟母女二人說完話,江南目光一轉,看向了那些鎮民。

他們見江南看過來不約而同的後退了幾步,目光又驚又懼。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剛纔是這位大人救了咱們,咱們應該給大人磕個頭!”

話音剛落,那些人便跪了下去,烏泱泱的跪了一片。

“謝大人的救命之恩!”

江南冷淡的看著他們,擺擺手:“你們起來吧,救你們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儘管江南這樣說,這些人還是給他磕了幾個頭。

江南的神色也溫和了起來,不再冷漠了。

有些膽子大點的,也走到了江南的身邊,敬仰感激的看著他。

“這位大人,您救了我們的命,不如去我家吃頓便飯吧,我這就回去殺一隻雞來。”

“大人去我家吧,我把我家裡的豬殺了。”

“大人大人,去我家把,他們家裡有的我家都有,我家還有魚……”

江南聞言開口拒絕了他們的好意。

“吃飯就不必了,我還有一些要叮囑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