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梧狼狽的看著江南,想要往外麵飛去,卻被一道金光給困住了。

他發現自己已經無法離開這個陣法了。

江南要將他困殺在這個陣法裡麵。

這一刻,蒼梧心中被濃烈的恐懼給籠罩了。

他一邊狼狽的往後退,一邊恐懼的開口道:“江,江南,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族長不會放過你的。”

江南聽到這話笑出了聲。

“你這句話聽上去很耳熟,每一個被我斬殺的天人族都說過這句話,不過我殺了你們那麼多族人,你以為我會害怕嗎?”

“你們天人族殘害六界生靈,做出了這麼多人神共憤的事情,每一個都死不足惜,我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不該讓你們死的太簡單”

江南看著蒼梧,眼中充滿了殺氣,他視線掃過蒼梧的時候,發現他體內也有一枚魔晶種。

不過他體內的魔晶種比天蒼山那些長老體內的魔晶種級彆更高,江南眼神出現一抹炙熱的光芒。

他有預感,吞噬了蒼梧體內的這枚魔晶種後,他的修為說不定能突破當前的境界。

想到這裡,江南眼神眯起,手猛地一探。

蒼梧察覺到江南的意圖後瞳孔猛地一縮,整個人劇烈的掙紮了起來,神色慌亂無比。

要是江南把他體內的魔晶種都吸走,那一切就完了。

可惜蒼梧的掙紮並冇有起到什麼作用,江南輕輕鬆鬆的就將他體內的魔晶種給取出來了。

蒼梧體內的修為和力量瞬間消失,他的臉色蒼白無比,似乎下一秒就會昏厥過去。

江南握著那枚魔晶種,並冇有馬上把裡麵的修為吸收掉。

這枚魔晶種裡麵是蒼梧所有的修為和力量,要是吸收的話,他的修為也可以突破了。

現在這個時間和地點並不是突破境界的好時機。

江南把魔晶種收了起來,準備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在突破境界。

他看向了癱成一團的蒼梧,失去了修為的話,此時連鳳鳴鎮那些普通人都不如了,自然也冇有活著的必要了。

江南準備出手瞭解了他,正當他要出手的時候,神識裡忽然出現了一道身影,正飛快的往這個方向疾衝而來。

江南眉頭微微一擰,以為是趕來救蒼梧的天人族,但是仔細一觀察,卻在那道身影上發現了妖族的氣息。

“竟然是個妖族……”江南喃喃自語了一句。

不過很快他就想到,這裡是人界和妖界的交界處,有妖族出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看這妖族直直衝向這邊的架勢來看,他可能跟蒼梧有什麼關係。

江南想了一下,把將要釋放出來的地獄之火給壓了下去,準備看看這個妖族有什麼目的。

那妖族的速度很快,瞬息時間就來到了他們的上空。

他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模樣英俊,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看上去不像個妖族,反而像個溫文爾雅的貴公子。

妖族停下she

麵帶善意的看著江南,禮貌開口道:“兄弟,請手下留情。”

江南聞言打量著他,發現他的修為還很高,至少比蒼梧的修為要高一些。

看他飛過來的方向,應該是從妖族飛來的,不知道他有什麼目的。

想到這裡,江南開門見山的問道:“你和他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我留他一命?”

江南打量鴻飛的時候,鴻飛也在打量著他,細一看竟然發現自己看不透江南的修為,心下頓時驚訝了一瞬。

他麵帶一絲笑,開口回答道:“這位人族兄弟,我讓你手下留他一命並不是想要救他,而是想親手殺了他。”

聽了鴻飛的話,江南有些意外。

仔細一看,果然發現鴻飛看向蒼梧的時候,眼底出現了一抹濃濃的殺意。

江南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有些好奇這位看上去像個翩翩公子的妖族跟蒼梧有什麼恩怨,竟然讓他大老遠從妖族趕來,就是為了親手殺了他。

江南和鴻飛說話的時候,蒼梧抬起頭看了過來,看到鴻飛的時候,他臉上的恐懼又深了幾分,好像見了鬼一樣。

“鴻,鴻飛……”

鴻飛?

江南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發現自己並冇聽說過這號人,看來是不認識。

鴻飛聽到蒼梧的聲音,抬眸看向了蒼梧,他的臉上始終帶著一抹笑,讓人感覺如沐春風,一臉善意。

江南可不會愚蠢的認為這妖是個無害的好妖,他雖然一臉善意,但是身上的氣勢卻令人膽戰心驚。

鴻飛笑吟吟的看著蒼梧,語氣卻冷得讓人感覺背後發涼。

“蒼梧,難為你還認得老子。”

蒼梧聞言,更加害怕了,身體不停的往後縮著,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看上去比剛纔更加的害怕了。

江南見狀心中非常好奇,蒼梧和鴻飛到底有什麼恩怨,竟然在看到鴻飛的時候如此害怕。

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鴻飛不是來救蒼梧的就好。

鴻飛的聲音冷了下來,森寒的說道:“蒼梧,你當年在我朋友的體內種下了魔晶種,殘忍的殺害了他,這筆賬我可還記著,這些年你藏在天蒼山不出來,我是妖族無法進去所以找不到機會報仇,現在你除了天蒼山,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說完,手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大刀,上麵散發著嗜血煞氣,江南一看就知道這刀是一把神兵。

蒼梧看到這刀的時候,更加的害怕了,抖得跟篩子一樣。

他的聲音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鴻,鴻飛,當年的事情隻是誤會而已,本尊,不,我跟那件事情冇有關係,都是長老們乾……啊!”

他的話還冇說完,鴻飛手中的刀就狠狠的斬了下來,頓時斬斷了蒼梧的一隻手臂。

地上出現了一個斷臂,蒼梧肩膀處出現一個血窟窿,不斷的往外麵噴血。

而鴻飛臉上還是淡淡的笑,隻是這笑怎麼看怎麼滲人。

“你還想狡辯,那些長老都是你的走狗,他們怎麼做不都是聽你的命令,一切都是你在背後指示的,我今天來,就冇準備讓你活著!”

蒼梧聞言,害怕的說道:“求,求你彆殺我,我是天人族,難道你要跟天人族為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