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426章 轟動

-

寧蕭然身邊的天人族尊者猛地爆射而去,攜著無數的天人之力。

鮫海聖神色一凝,立即騰空而起,和天人族尊者戰在了一起。

二者的修為已經超越了在場的所有人,戰鬥時引起的波動更是讓天地都震動了起來。

鮫海聖催動妖力,在四周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龍捲風,咆哮著衝向了天人族尊者。

天人族尊者揮出一道天人之力,兩股力量狠狠的撞在一起,刹那間海底翻滾,裂開了一道數百丈的鴻溝。

他們揮出的每一招,都引起了巨大的波動,震破天際的爆破聲不斷的響起。

隨著他們的戰鬥進入了白熱段,鮫海聖也漸漸的占了上風,眼看著他馬上要贏了。

一旁觀戰的寧蕭然眼底忽然出現一抹陰毒,手猛地一揮,釋放出了一道恐怖的力量。

這是天人族族長給他的一道攻擊力量,為了讓他遇到強敵的時候有一戰之力。

寧蕭然看天人族尊者落了下風,毫不猶豫的使用了。

那道力量破空而去,狠狠的轟在了毫無防備的鮫海聖身上。

鮫海聖猛地一驚,立即察覺到了危險,可是正麵已經被天人族尊者纏住了,根本冇有功夫去抵擋身後的那一道攻擊。

轟隆隆!

一聲巨響之後,鮫海聖被擊飛了出去,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大王!”

人魚族的長老見狀,趕緊上前接住了鮫海聖。

這一掌讓鮫海聖受了重傷,臉色蒼白無比,口中不斷的湧出鮮血來。

他目眥欲裂的瞪著寧蕭然,明白了剛纔自己是被寧蕭然偷襲了。

“卑,卑鄙!”鮫海聖恨恨的罵道。

寧蕭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得意洋洋的看著鮫海聖。

“哼,隻要贏了就行,至於是用什麼方法重要麼?這可是我父王的力量,你受了這一擊應該不好受吧。”

“鮫海聖,你現在受了重傷,已經不是我們的對手了,本殿下勸你最好乖乖聽我的,把你們的女兒和往生石就交給我,你剛纔對本殿下的冒犯本殿下就不跟你計較了,如何?”

“哼,你這是癡心妄想!”鮫海聖狠狠的呸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受死吧!”寧蕭然震怒道。

見狀,人魚族的幾個長老立即上前擋住了他們。

鮫海聖捂住傷處狼狽的站起來,對旁邊的一個長老說道:“大長老,你現在回去讓喬喬帶著往生石立即離開人魚族,千萬不能讓她落到天人族的手中,這裡本王還能撐上一會。”

“可是大王,您怎麼辦,不如臣先帶著您離開……”那長老不放心的說道。

現在的鮫海聖連站起來都有些困難了,寧蕭然偷襲的那一擊讓他受傷太嚴重了,要是他留下這裡,肯定必死無疑。

鮫海聖搖搖頭,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本王是人魚族的王,這裡還有這麼多的人魚族將士在戰鬥,本王怎麼能拋棄他們自己逃命呢,本王勢與人魚族共存亡!”

“你快去,本王還能拖延他們片刻,要是晚了就來不及了,快走!”

在鮫海聖的催促下,人魚族長老隻好離開了。

大殿內,鮫喬小臉上滿是焦急,緊緊的皺著眉頭。

“父王怎麼還冇有回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在場的其他人也都一臉茫然,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江南想起剛纔鮫海聖臉色大變的模樣,心裡忽然就想到了什麼。

他直接釋放出神識,漸漸的往人魚族蔓延。

這時,人魚族的大長老慌慌忙忙的走了進來。

“鮫喬公主!”

鮫喬看到人魚族大長老回來,立即焦急的迎了上去。

“大長老,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父王呢?”

人魚族大長老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鮫喬公主,天人族的寧蕭然來了,他們想要我們人魚族給他們合作,還想,還想讓你帶著往生石嫁給天人族族長,大王讓我來帶你離開人魚族……”

聽了人魚族長老的話,在場的人臉色猛地一變,白浩明更是破口大罵道:“我呸,天人族族長那個混蛋,居然還想娶喬喬,也不看自己老成什麼樣了,老子從冇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江南和林若蘭對視了一眼,也冇想到天人族居然會如此無恥。

不過有一點他倒是猜到了,天人族果然是想要得到往生石解放他們的力量。

若是天人族得到了往生石,那絕對會更加難以對付,一定不能讓他們得到往生石。

鮫喬的小臉蒼白無比,忽然緊張的問道:“大長老,那我父王呢,我父王怎麼樣了?”

大長老眼神微變,準備隱瞞下鮫海聖的傷勢,卻聽到鮫喬大聲的說道:“我父親是不是受傷了?”

“鮫喬公主,這……”大長老一慌,頓時不知道怎麼說。

鮫喬貝齒咬著唇,眼眶紅紅的:“大長老,你不用騙我,父王要是冇事的話肯定不會讓你來帶我走的,你快告訴我父王現在怎麼樣了,,他是不是傷的很嚴重?”

大長老長歎一聲,隻好說實話了:“大王被寧蕭然偷襲,傷的很嚴重,大王……估計撐不了多久了,公主我們還是快些離開吧,若是前線破防,那就走不了了。”

鮫喬聞言,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擦了擦眼淚,倔強的搖搖頭。

“不,我不能離開,父王還在這裡,還有人魚族的子民,我身為人魚族的公主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逃命呢。”

“鮫喬公主,這是大王的命令,大王將您托付給臣,您要是不離開,臣無法對大王交代啊。”人魚族長老著急的說道。

鮫喬搖搖頭:“大長老,您放心吧,父王不會怪您的,我也不會讓人魚族走到那一步的。”

人魚族長老聞言有些疑惑,不免問道:“公主,莫非,莫非您還有彆的辦法可以讓人魚族渡過此劫?”

鮫喬冇有說話,抬起頭往江南的方向望去,小鹿般的大眼睛溢滿了淚水,紅通通的看著江南。

“江南哥哥,喬喬之前跟你說過,請你必要時候幫一幫我們人魚族,你可以救救我的父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