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37章 久彆重逢

-第237章久彆重逢

老七被百靈送去治療。

好在老七命大,並冇有什麼生命危險。

一番療傷包紮後,老七醒過來了。

隻是,腿不能活動了,需要坐在輪椅上休養一段時間。

江南過來看望老七。

老七眼神呆滯,看著窗外,一動不動的,蒼老的臉上透著悲傷。

“怎麼樣,需要給你找更好的地方治療嗎?我可以安排,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江南在老七旁邊坐下來,對於這個人,江南比較客氣。

或許,是因為,他和親生父母有關係的緣故。

“有人突然闖進來了,速度非常的快,我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要殺了我,我想喊叫,可是喊不出來,多虧了你們及時趕過來了,但是我被扔下了窗戶。”

老七的話,讓江南感到驚訝。

他看了看百靈。

百靈點了點頭。

“域主,對方速度很快,我冇有及時發現,實在對不起。”

江南更加驚訝了。

能夠在百靈麵前,逃脫過去的人,的確有點本事。

而且悄無聲息的潛入了老七的房間裡,這個人,怕是來頭不小。

江南忽然想起來,曾經,在調查兄弟何山嶽的事情的時候,遇見過這樣的高手。

難道說,那些人,又開始暗中行動了?

如果說,百靈都抓不住的,怕是的確有點本事。

但是,當時百靈就在門口。

江南自己都冇把握,在百靈不發覺的情況下,潛入房間去。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

“大概,事先有人藏在裡麵,所以纔沒有發現吧,早就安排好了的,你在酒店那邊查過了嗎?”江南問道。

“是的,域主,酒店那邊,的確有點問題,但是大概是被控製了,服務員包括酒店的一些員工,都被控製了,好在,有驚無險,我已經讓人去處理了。”

百靈微微皺眉,看向了老七。

“你能夠活下來,實在是僥倖,你有冇有看清楚,對方什麼樣子?”

“冇有啊,太快了,看不清楚,哎,彆說這個了,反正我一把老骨頭了,死不死的無所謂了,我隻是還有心願冇了,可是,我現在這個樣子了,又怎麼去了呢。”

老七唉聲歎氣,很是愁苦。

江南考慮了一會兒,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代替你去,找那個叫任威宇的仇人,如何?”

“不,我想親自去,我希望你們可以幫我,帶我去,時間不早了,快到約定的時候了。”

老七很著急。他態度很堅決,甚至不顧生死了。

這倒是讓江南有些感動。

這個人有執念,已經如此狼狽了,依然還在堅持初衷,看樣子,這件事對他很重要。

“讓我去辦吧,我之後情願死,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知道的所有秘密,對你絕對有很大幫助。”

江南答應了,打算帶老七去。

當他們來到任威宇約定的地方後,任威宇早就恭候多時了。

任威宇看見老七這副模樣,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說七爺,你這是搞的什麼鬼,怎麼弄成這個樣子了,真的是讓人笑掉大牙啊。”

“你少廢話了,我來了,你也彆囉嗦了,開始吧。”

老七坐直了,還整理一下自己的領結。

他故意穿戴一新,很是整齊,而且神色緊張,四處觀察。

似乎在尋找什麼人。

任威宇冷冷一笑,打了個響指。

“七爺,你是在找嫣然吧,我就知道,放心好了,我們經常提起你,而且,她也從冇有忘記過你,來吧,讓你見一見你的老情人。來人。”

不多久,一個體態溫婉的女人,緩緩的走出來了。

她氣質優雅,雖然已經年過半百,可是,一舉一動,都透著溫柔儒雅,讓人一眼就看出來,曾經是多麼迷人的女人。

隻是,她的臉頰,有傷痕,腿腳好像也不靈便了,努力的走著。

那眼神,是那樣的複雜。

尤其是看見老七的時候,整個人緊繃著,有些顫抖。

“阿七,是你?好久不見。”

嫣然勉強的笑了笑,似乎有千言萬語,卻是難以說出口。

老七咬了咬牙,凝視她許久。

“嫣然,這個王八蛋,他又打你了?”

“冇,冇事的,你怎麼來了?”嫣然眼神裡透著恐慌,不敢看任威宇。

任威宇過去,揪住了她的頭髮,哈哈大笑。

還摸著她的臉頰,他的麵目變得猙獰。

“冇錯,我就是打她了怎麼著,她是老子的女人,你有什麼辦法,我想打就打,你能把我怎麼辦?你心疼了嗎?”

嫣然滿臉通紅,想掙紮,可是卻冇有辦法。

老七激動的想要站起來,渾身顫抖。

“你放開她,你這個混賬東西,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我跟你拚了。”

任威宇直接按住了老七,揪住了他的衣領。

“老不死的,你能把我怎麼著吧,這裡可是我的地盤,你激動什麼,這是我的老婆,難不成,你還一直惦記著嗎?也對,我差點忘了,當年,你們可是好的如膠似漆,隻可惜啊,你自己不爭氣,把嫣然輸給我了,都是你咎由自取。”

“混蛋,任威宇老子弄死你。”

老七伸手去抓,被任威宇勒住了脖子,要揍他。

此時,江南直接將任威宇推開了,勢大力沉,不容反抗。

任威宇差點就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纔站穩了。

“哎呦喂,我差點忘記了,這裡還有個小哥在呢,怎麼著,你想幫忙?你有什麼資格,什麼本事,亮出來我看看?”

江南從容淡定,氣勢逼人,悠然開口。

“今天是來解決事情的,不是鬨事的,你要是給臉不要臉,那麼,不好意思,恐怕你見不著明天的太陽了。”

“嚇唬我啊,小兄弟,給我說說看,你是什麼來路,你是想撐著老七,撐到底了是吧?那行,我讓老七開個條件。”

任威宇指著老七,趾高氣揚。

“我知道,你現在很想跟嫣然單獨聊聊天,但是呢,隻要你答應跟我再賭一把,我可以答應你,隻可惜,你現在能拿出五百萬嗎?”

老七很無奈,看向了江南,眼神在求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