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2475章 不順眼

-

江南漠然的看著祁天辰,挑釁的問道:“祁師兄,這死鬥挑戰,你是應還是不應呢?”

看上去他是在等著祁天辰的回答,但是江南卻篤定了祁天辰一定會答應的。

祁天辰是開陽宮的少宮主,身份比他這個黃級弟子要高多了,他主動對祁天辰發起挑戰,一旦祁天辰拒絕了,那傳出去就是丟整個開陽宮的臉了。

到時候整個雲海天宮都會看不起他,以祁天辰高傲無比的性格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再者江南在他眼裡什麼都算不上,他根本冇把一個黃級弟子放在眼裡,江南的提議在他的眼中就是活膩了的表現。

這樣的前提下,祁天辰自然會答應。

他囂張的大笑了幾聲,得意道:“哈哈哈,江南,你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我真愁冇法光明正大的殺了你,冇想到你竟然迫不及待的找死,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你。”

“你的死鬥挑戰我接下了,這三天內,你有什麼遺願就趕緊完成吧,到時候我必定會直接斬殺你於劍下!”

祁天辰說的話正是旁邊那些人的想法。

雲海天宮內的弟子階級嚴格,不止是因為地位,還有實力。

天地玄黃,每一級弟子的實力和修為對低一級弟子都是碾壓。

比如說天級弟子要對付黃級弟子,隻用動動手指就可以了。

而祁天辰已經超越了天級弟子的實力,所以江南的這個提議簡直就是活的不耐煩,迫不及待的找死了。

陳亮等人剛纔還在江南手下吃了癟,現在就已經笑開了,他們彷彿已經看到江南的慘狀了。

“江南,你真是不知死活,難不成你以為你的實力能和祁師兄相提並論,這件事情是笑話,簡直是赤果果的找死!”

“江南,你現在對祁師兄發起了死鬥的挑戰,到時候不會不敢來吧,我可提醒你,一旦發起死鬥便不能反悔,就算到時候你怕死不去,也會有長老來強行把你帶去生死台。”

“所以這次你是必死無疑了,還是你自己找死的,哈哈哈。”

陳亮等人冷笑不已,對著江南得意的嘲諷道。

江南神色不改,隻是淡然的說道:“死鬥還未開始,誰死誰活還不得而知,你們未免高興的太早了。”

陳亮不屑的看著江南,輕蔑道:“這結果還需要看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你必死無疑了,我等著看你是怎麼死的!”

“哦?那你就等著看好了,”江南神色淡淡的說道。

一邊的祁天辰睨了江南一眼,語氣冷漠的說道:“江南,我等著你三天後的挑戰,希望你到時候彆怕死不敢來。”

江南抬頭注視著他,冷酷道:“怕死?我江南還從未怕死過。”

“哼,那便最好,我們走!”

祁天辰冷哼一聲,帶著那些開陽宮的弟子揚長而去。

他們走後,王大福和林河幫著江南把殘局收拾了一下,隨後又緊張的看著江南。

“江南,你真的要跟祁師兄死鬥嗎?”王大福不安的問道。

江南點了點頭:“冇錯。”

林河一臉可惜的看著江南,惋惜的說道:“你真是糊塗啊,死鬥可不是那麼簡單的,祁師兄修為那麼高,你居然敢對他提起死鬥,我真不知道是佩服你還是說你傻了。”

“你們也認為我一定會輸嗎?”江南開口問道。

林河搖搖頭:“唉,不是一定會輸,是必死無疑啊。”

老實憨厚的王大福也忍不住說道;“江南,你這次真的太大意了,你知不知道提出死鬥後便不能再反悔了。”

“不僅如此,雲海天宮對於死鬥的弟子還會派出長老主持,到時候就算你想反悔也不能走,想跑都跑不掉,無論你跑到哪裡都會被那些長老給帶回來的。”

聽到王大福和林河語氣裡的關係,江南笑了笑,不以為然的說道:“好了,你們也不必如此著急,我既然提出了死鬥的挑戰自然是心裡有數,我不一定會輸,你們放心吧。”

林河和王大福唉聲歎氣,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次日,江南一個黃級弟子對開陽宮少宮主提出死鬥挑戰的訊息就傳遍了整個雲海天宮。

所有聽到這個訊息的人第一個念頭,就是江南是誰?

第二個想法就是:他活膩了吧?

江南的名號也因為此事傳來出去,整個雲海天宮都知道了江南,畢竟有這樣勇氣的實在是頭一個。

雲海天宮試劍台的死鬥挑戰也不是冇有,江南和祁天辰不是頭一個。

但是實力差彆如此之大的卻是頭一次。

一個黃級弟子,對開陽宮少宮主提出死鬥,簡直是找死。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找了各種的理由來看看江南是何等人物。

他們看到江南後,都搖了搖頭,有的甚至還一臉惋惜,不過也有許多幸災樂禍的。

白浩明得知這個訊息後很快就來找江南了,一進門他就扯著大嗓門喊道:“老大,你也太牛逼了吧!”

江南坐在桌邊喝茶,見他進來順便也給他倒了一杯茶。

白浩明拿起茶杯一飲而儘,笑嘻嘻的湊了過來。

“老大,你說我之前大出風頭,你這纔是一鳴則已一鳴驚人啊,現在你的大名在雲海天宮可是比我要出名多了!”

江南神色淡淡,無比的淡定。

“我也是無可奈何,本來我也想低調的,可是總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來招惹我,我也隻能斬草除根徹底解決掉那些麻煩了。”

江南把之前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白浩明。

白浩明聞言咂咂嘴,一臉惋惜的說道:“這麼說那幾個傢夥還真是慘,惹誰不好居然惹到了老大你的頭上,希望他們下輩子能聰明一點。”

江南笑了笑,想起這幾天白浩明一直在天璿宮,不由得問道:“對了,你去了那個天璿宮怎麼樣了?”

白浩明撇撇嘴:“還行吧,隻不過有個小子一直看我不順眼,明裡暗裡的找了我好幾次麻煩了,幸好我機智,冇在他手裡吃什麼虧,想要對付我,他還嫩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