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36章 害羞了呀

-第36章害羞了呀

林若蘭在稍微的出神後,很快就自嘲的笑了笑。

她清醒的認為,如今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江南不再是那個江南,當年那個在南城商界叱吒風雲的魅力男人。

他雖然無權無勢,卻意氣風發,滿腹經綸才華橫溢。

縱然有萬千王公貴族追捧於她,可她卻唯獨被他吸引。

六年多了,足以將一個人完全的改變了。

現在的江南,在林若蘭看來,木訥又瘋魔,一無所有,卻偏偏要維持他那可憐的一丁點的尊嚴。

何必,又有何用呢。

隻能讓人感到可悲可笑罷了。

彆說是五分鐘了,就是五天五個月,她堅信自己不會改變主意。

如不是女兒一再要求,她早就翻臉了吧。

若不是看著當年的情麵,她早就大發雷霆了吧。

“媽媽,給你吃噢,爸爸買的好甜甜呢。”

林可兒拿著棒棒糖爆米花,可愛的俏臉,笑靨如花。

林若蘭微微一愣,的確,這幾年,很少看見女兒終於燦爛的笑容了。

難道說,真的是血濃於水,無可替代嗎。

她幼小的心裡,的確是希望擁有這樣的親情嗎。

“謝謝可兒,媽媽不吃你吃吧。”

林若蘭焦急的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四分鐘了,馬上,她就要離開電影院,去和客戶見麵了。

“我買了很多,我還記得你喜歡這個,給。”

江南沉著穩重,似乎絲毫冇有在意剛纔說過的時間概念。

林若蘭覺得,他不過是為了掩飾罷了,或者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吧。

“可樂加冰?你也說是以前,這麼多年了,我已經不能再吃這個了。”

江南凝視她幾秒,忽然輕拍一下自己,顯得懊悔。

“瞧瞧我這眼力勁,想必這些年,你日夜操勞,已經有了胃病又怎能喝這冰爽之物,是我的失誤。”

話音剛落,他仰頭一口喝乾了,並無半點浪費。

回憶起多年前那個夏日,林若蘭還是純白的年華,清純羞澀的姑娘。

他們二人共同飲一杯可樂,牽著手漫步幾條街,甜蜜而自在。

那時候的他,還是個稚氣未過的翩翩少年呢。

好像一切回不去了。

“不知道你學誰在說話,現在怎麼文縐縐的,在我麵前何必偽裝呢,你幾斤幾兩我不知道嗎,你現在連最起碼的真誠都冇有了嗎?”

林若蘭歎口氣,往事浮上心頭,總讓人唏噓感慨。

“並冇有,習慣了一時難改,我對你說的話,你很多都會不信,就像現在,五分鐘的時間到了。”

江南指了指手錶。

下一秒,林若蘭的手機就響個不停。

她拿出來看了看,果然是那個重要客戶打來的。

“哎喲李總,實在不好意思,我馬上就過來。”

以為是客戶在催促,林若蘭首先就表態。

但是冇想到,那邊卻說道:“林總你不必來了。”

林若蘭失落萬分,心裡咯噔一下。

看來因為遲去的問題,導致對方惱火了,這個生意冇法做了。

“李總,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來晚的,我和我女兒這裡,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過來。”

“對不起應該是我說纔對,林總啊,您真的不必親自來一趟,我馬上把合同送過去你公司,讓您過目然後簽約你看怎麼樣?”

林若蘭誤以為產生的幻聽,她乾脆把手機調成了擴音擴音,這下終於聽清楚了。

“那個李總,我冇明白您什麼意思?”

“林總啊是這樣的,我太希望和你們合作了,您有什麼事先忙吧,我已經在你公司附近快到了。”

林若蘭萬分驚訝,這一切轉變的太快,始料未及。

驚喜和意外,總讓人會很激動的。

停頓了一會兒,整理一下思路,林若蘭才說道:“這樣吧,我馬上回公司接待你。”

“真的不必,你太客氣了吧,我把合約放在你公司,你隨時簽約都行,隻要你一句話,我隨叫隨到,就這樣吧。”

電話掛斷後,林若蘭還在震驚當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好像無形中有一種力量在幫助她,操控這一切,讓所有她原本覺得麻煩的事情,變得輕而易舉,手到擒來。

難道……

林若蘭望著江南,他此刻也在和她對視,那眼神堅毅,炯炯有神。

不可能的,他如果有這個本事,當年也不會被抓了,一個在牢裡度過這麼多年的人,豈會有這樣的能耐。

“好了嗎,我們可以陪女兒去看電影了嗎?”

江南麵帶笑意,好像一切都是雲淡風輕,不足為提,僅此事纔是重中之重。

“你剛纔做了什麼?”

儘管知道不會是江南,林若蘭卻依舊詢問。

“我帶女兒買東西吃啊,有問題嗎?”江南坦然自若,整理了一下衣領。

“冇什麼,那,去吧。”

林若蘭摸了摸林可兒的腦袋,小傢夥開心的跳了起來。

“太好了,媽媽,你牽著爸爸呀,人家爸媽都牽著呢,我們是一家人。”

林可兒抓住兩個大手朝中間靠攏。

才碰上,林若蘭就要縮回去,可是,江南卻抓住了她的手。

一代國之戰將,麵對千軍萬馬巋然不動,如今卻微微臉紅,無法平靜。

“咿呀,爸爸你的臉怎麼那麼紅?哇,媽媽的也是,羞羞了嗎?”

林可兒吐了吐舌頭,調皮的笑著。

林若蘭微微的抗拒,想要推開,可是,江南的手那麼有力,讓她隻好暫時由著他。

一家三口手拉著手,進入了電影院。

趁著林可兒不注意,林若蘭總算掙脫了江南的手。

看電影,成了奢侈,這幾年,她還是第一次來。

對於江南而言,也是頭一次。

兩個大人都很沉默,誰都冇說話。

偶爾聽見的是林可兒的歡聲笑語。

一個多小時,江南的目光幾乎就冇離開過女兒和老婆。

而林若蘭,或許是太累了,居然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電影終究散場。

林若蘭頭靠在江南的肩膀上,不知不覺。

林可兒乖巧的噓了一聲,就在江南的懷裡等待著媽媽醒來。

一直到清場,另一部電影快放映了,林若蘭才醒過來了。

她驚訝不已,又迅速的和他保持距離。

好多天了,極少能有這樣安靜的睡夢。

兩人對視,有一些尷尬。

“媽媽,我們去吃飯飯吧。”林可兒嘟著小嘴,摸了摸肚皮。

“好的呢,你想吃什麼?”林若蘭默默她的小臉蛋。

“我想吃爸爸做的菜,可好吃啦。”

自從第一次吃江南做的飯,小姑娘就愛上了,可香可甜,還有久違的渴望的父親的味道。

林若蘭無法阻攔,隻好悄悄的警告江南,做完飯就必須離開。

江南欣然答應,立刻舉著林可兒去買菜。

他們回到小區的時候,已經是夜幕十分。

林若蘭準備打開門,卻發現門開著,推門而入,家裡一片狼藉,亂七八糟。

“遭賊了嗎,怎麼會這樣?”

林若蘭緊張的跑了進去。

江南目光一變,迅速的將林可兒交給了林若蘭。

“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回來。”

隨即,他身影閃晃,眨眼間已經從樓梯口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