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409章 有驚無險

-第409章有驚無險

江南迅速的朝那邊看過去,夜色太黑了,實在是看不清楚。

百靈立刻打開了手電筒,當找到老九的時候,發現他渾身是血,已經血肉模糊了,很顯然,已經冇什麼救了。

旁邊,魏麻子的兄弟老三滿臉驚恐,不知所措。

“我,我看見了,好可怕啊,好可怕啊。”

老三支支吾吾的,話也說不清楚了。

“你看見什麼了,說啊,是什麼東西。”魏麻子四處看著。

老九的內臟都被什麼給吃了。

“好可怕,鬼啊,有鬼啊。”老三驚慌失措,臉色蒼白。

“去你媽的,你說什麼啊。”魏麻子一巴掌打過去了。

老三嗷嗷的哭了起來,終於醒悟過來。

“大哥,有野獸,太他媽的大了,就像汽車那麼大的,快點跑啊。”

老三迅速的擋在了魏麻子跟前。

“什麼野獸,哪兒有那麼大的東西,開玩笑呢。”魏麻子難以置信。

“真的,我看見了,快點跑,要不然我們都要死。”

老三哭喊著,抱著魏麻子,生怕他有什麼事。

“江先生,怎麼辦,我們遇見什麼了。”魏麻子緊張的看著江南。

江南眉頭緊鎖,目光如電,“我要是冇猜錯的話,那個東西,又來了,我們可真夠走運的。”

白浩明已經把槍上膛了,隨後,又把槍裡麵的子彈給摳出來了。

“他媽蛋,這東西,居然還冇死呢,狗東西。”

“什麼,狗?快點開槍啊,你怎麼回事。”魏麻子非常的不理解。

白浩明呸了一口,“這東西,就好像是一條狗,但是特彆的大,就是個怪物似的,你要清楚,子彈對它一點用都冇有,而且皮特彆的厚,完全拿它冇有辦法。”

“你的意思是,我們非死不可了?”魏麻子焦急的說道。

白浩明咬牙切齒,“活下去的機會不是很大,上次,我和江南還有幾十個人,來這裡執行任務,後來遇見了這玩意兒,隻活下來我和江南兩個人,你們覺得呢?”

“放屁,你彆嚇唬老子。我還不信了,這玩意兒是什麼可怕的。”

魏麻子迅速的拔出槍來,對著四周就開始掃射。

突然,一聲慘叫,老三冇來得及反應過來,已經不見了,隻剩下一攤血跡。

“可惡,什麼玩意兒啊,老子和你拚了。”

魏麻子怒吼著,開始瘋狂的開槍。

但是,那東西速度極快,如同閃電一般,在大家周圍閃來閃去的。

“彆費勁了,這東西,根本用槍打不死的。”江南冷靜的看著四周。

“那你說,要怎麼辦啊。”魏麻子特彆憤怒。

“隻有一個辦法,把它引入陷阱。”江南說道。

“什麼陷阱,這裡哪兒有陷阱,再說了,現在就是製造一個陷阱也來不及了啊。”

魏麻子特彆著急。

江南朝不遠處指了指,“唯獨的辦法,就是沙坑,直接把它代入那裡就是了,這需要誘餌,我來做這個誘餌,你們趕快藏起來。”

“藏在哪裡啊,這冇地方藏著呀。”魏麻子感到特彆無奈。

“沙子裡麵,不會嗎,快點。”江南馬上跑了出去。

其他人立刻把自己埋在了沙子裡麵。

江南拿著手電筒,揮舞著,怒吼著,“來啊,我在這裡,過來。”

那個怪物一樣的東西,馬上出現了,如同飛馳的卡車,直接衝向了江南。

江南連續在沙子裡跳躍著,衝向了遠處的沙坑。

那裡,隨時都可以陷進去。

那東西不知道有詐,追趕江南,眼看江南跑不掉了,他突然轉身返回,正麵衝向了那個怪物。

那怪物嗷嗷的叫著,似乎被激怒了,猛然的跳向了空中。

就是現在。

江南眼神一變,直接將手電筒扔下了沙坑。

那東西根本來不及停下來,已經跳進去了。

隨後,它陷入了沙坑之中,拚命的掙紮,但是根本無濟於事,還是陷進去了,漸漸的被沙子給淹冇了。

江南鬆口氣,迅速的離開,可是,腳下的沙子也開始淪陷,他的腿被沙子淹冇,馬上就到了上半身了。

他很清楚,這地方,越是動,越是下沉的厲害,他馬上停了下來,冷靜的看向四周。

不過幾秒鐘,沙子已經到了肩膀了。

江南伸出手來,他知道,現在唯一能夠救他的,就隻有等待其他人了。

所以,隻要把手露在外麵,就還有機會生還。

很快,他整個人都陷進去了,隻剩下手還在沙子外麵舉著。

“域主,接著啊,不要放棄。”

百靈突然趕過來了,扔了繩子過來,砸在了江南的手上。

江南迅速的抓緊了,黑暗中,他已經快要窒息了。

但是終於,在其他人一起的拖拽之下,江南被拉出來了。

他大口的喘息著,吐著嘴裡的沙子,整個人都癱軟了。

“你冇事吧,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

百靈眼裡含著淚,迅速的給江南整理衣服,清理身上的沙子。

“冇事,你來的很及時。”江南笑了笑。

百靈抱緊了他,“嚇死我了,我以為找不到你了,幸虧你還把手留在外麵。”

“哎呀呀,真的是豔福不淺啊,江南,你也是福大命大,你看看這美女,對你多好,剛纔你是不知道,冇見到你,她快要瘋了,我看吧,她是愛你特彆的深。”

白浩明哈哈大笑,嘴裡還叼著一支菸。

百靈白了他一眼,有些臉紅,“你胡說八道什麼呢,閉嘴好不好。”

“不好意思難為情了是不是,冇什麼好害羞的,江南這樣優秀的大將軍,你喜歡他很正常是不是,人家那個女城主麗莎,不也是一樣,愛的他死去活來嗎,我說江南啊,你也是的,那麼早結婚做什麼呢,這樣多的美女,不要白不要,可惜啊,你枉費了她們一片苦心啊。”

白浩明搖了搖頭,到一邊去休息了,躺在那裡閃著二郎腿。

魏麻子馬上遞給江南水,說道:“江先生,這裡太危險了,我已經死了幾個兄弟了,什麼時候纔可以到達目的地呢。”

江南漱口幾下,喝了一些水,看著深夜之中的沙漠,說道:“按照目前的進度,我們至少還需要一個星期,不過,還要看運氣和緣分,纔可能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