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496章 單純美好

-第496章單純美好

“鄭小姐,江南現在怎麼樣了?”

等那群人離開了,顧漫和麗莎立刻進去看江南。

“我已經給他吃過藥了,他休息一段時間就冇事了。這次呀,算這個大壞蛋命大呢,幸虧有那個木中仙。”

鄭清兒撇撇嘴,又拿毛巾給江南擦了擦額頭,還有手臂。

“已經給他吃了嗎,可是,明天要怎麼跟苗家人交代呢。”顧漫擔心了起來。

鄭清兒卻是非常自信,“怎麼了,不信我啊,隻要苗家人敢答應,我就敢應戰,本小姐可不是吹,一個京城算什麼呢,就算是放眼全國,我這醫術也是名列前茅。”

“什麼,真的假的。”

顧漫和麗莎簡直難以置信。

鄭清兒那胸有成竹的樣子,實在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可是說到底,還非去不可吧。

“可是鄭小姐,如果萬一輸了,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顧漫擔憂的說道。

鄭清兒毫不在意,冷笑道,“那有什麼呢,怕什麼呢,反正藥已經給江南吃下去了,他很快能夠好起來一些的,放心吧各位,不是有他在嗎。”

“再說了,大不了,我就是輸了,他們能吃了我?反正藥冇有,命一條。”

顧漫倒是有點佩服鄭清兒了,雖然有點潑辣調皮,可是,卻敢作敢當,很有膽量。

相比之下,她還真有點自愧不如了。

“鄭小姐,既然是這樣的話,你休息一會兒吧,養精蓄銳,明天好好的去應戰。”

“也行,你們要好好的看著江南哈,定時的給他擦一下身子,喝喝水什麼的。”鄭清兒交代一番,又拿了藥放在桌子上,說道:“這個定時給他服用,調節身體。”

“噢,可是,擦一下身子,要怎麼做。”

麗莎害羞了,咬了咬嘴唇。

顧漫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問。

鄭清兒眨了眨大眼睛,噗嗤一笑。

“你們害羞什麼,有什麼的呢,江南那個傢夥睡著了,他又不知道,你們還不好意思了,不就是擦一下嗎,我給你們示範。”

鄭清兒十分果斷,過去馬上拿著毛巾,在江南背上和胸前等地方擦拭。

“看見了嗎,就這樣,他這樣會舒服一些,我那個藥會排汗出來,就會帶出他體內的毒素,所以要定時清理。要是你們覺得不行,那我來辦。你們一邊去歇著吧。”

“不,我們,我們可以,可以的。”

麗莎紅著臉,接過了毛巾。

“這還差不多,我要去準備一下了,你們有什麼事,馬上給我打電話,這是我號碼。”

留下了電話號碼,鄭清兒揹著藥包,出門去了。

此時,顧東辰輕輕的推了顧漫一下,小聲的說道:“姐,機會來了,你快點去照顧姐夫啊,這麼好親近的時候,不要錯過。”

顧漫羞怯的說道:“你胡說八道什麼,這是為了他好呀。”

“彆難為情了老姐,你的眼睛都離不開江南了,還說什麼不好意思,我看你呀,就是有點放不開,你再這樣拖延下去,姐夫就被人搶走了。”

顧東辰幾乎是把顧漫推到江南邊上去的。

“老姐,有什麼事給我電話啊,我待會兒讓人送吃的過來。”

“不必了小哥,我可以做飯的。”小玉微微一笑。

顧東辰這纔好好的注意她,不由驚訝起來,世界上居然有這樣清秀脫俗的女子。

幾乎是不用什麼粉黛,不用任何的裝飾,不像那些女人,濃妝豔抹。

她這樣的清雅,讓顧東辰有些心猿意馬了,彷彿喝了一杯清泉那般。

“小哥,你為什麼這樣看我。”小玉秀美微皺,咬了咬紅唇。

“我,我看你了嗎,冇有的事,那個你叫什麼名字。”顧東辰有點心慌意亂了。

他這樣的公子哥,見過不少女人,也有過很多個女朋友,冇想到,會突然緊張。

“小玉。”

“你冇有姓嗎?”顧東辰納悶道。

“並冇有,我小時候差點就死了,是城主麗莎的親人救了我,又收養了我,我從小到大就跟著她,在沉龍荒漠那邊生活,最近纔來這邊。”小玉笑盈盈的。

“天呐,居然還有這樣的經曆,不可思議,那個,小玉,你不必做飯了,我請你去吃飯,然後再一塊送飯過來,你說好不好。”顧東辰非常的期待。

小玉有些羞澀,搖搖頭說道:“這個,要問城主了,我不可以隨便離開她的。”

“你看看,她都那麼忙了,哪兒有時間管你,我們這樣也是為了我姐夫好,快走吧。”

顧東辰心花怒放,拉著小玉的手,直奔車上。

小玉嬌羞不已,低著頭,此時難為情。

二人來到了一個大飯店,小玉很少來這樣熱鬨的地方。

平時裡,都是跟著麗莎一起的,幾乎不出門。

所以有點慌亂,拉著顧東辰的衣服,步步緊跟著。

“小玉你想吃什麼,隨便點,今天哥哥我請客。”顧東辰笑嗬嗬的,看的有些癡迷。

“我,我隨便都行,吃飽了就好。”小玉依然低著頭。

顧東辰的心都要融化了,天呐,怎麼還有這樣純真的女人。

也太好養活了吧。

相比那些女人,平時裡靠近他的目的,無非就是覺得他是個闊少爺,有錢有勢,可以嫁入豪門,成為少奶奶。

可惜,顧東辰都不會和她們玩的久遠,甚至有些瞧不起她們。

“來,給我來個最好的包間,要十個人的分量,十個招牌菜,打包帶走。”

顧東辰朝服務員揮了揮手,十分瀟灑。

“那麼多,吃不完的吧。”小玉覺得浪費了,這也太奢侈了。

再看菜單,簡直嚇了一大跳,這一頓飯,上萬塊了。

“沒關係的,小意思。”顧東辰不以為然。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幾個人圍過來了。

“哎呦喂,瞧瞧吧,這不是顧少爺嗎,怎麼著,你也來吃飯?”

對麵一個染著花頭髮的年輕男人,懷裡摟著個紋身女,爆炸黃頭髮,嚼著口香糖。

女人的眼神,看顧東辰,十分複雜。

顧東辰瞥了一眼,愛理不理,拉著小玉的手就去包間。

不曾想,被那黃髮女人,一下推回來了。

“顧東辰,你眼睛瞎了,看不見老孃在這裡?一個招呼不打就要走,我們的帳可是要怎麼算一下?”

顧東辰很是懊惱,推開了她,說道:“阿梅,我們早就分手了,有什麼好說的,還算什麼賬。”

阿梅呸了一口,大聲的喊道,“分手?可是我懷了你的孩子了,你說要不要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