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504章 心無雜念

-第504章心無雜念

江南和鄭清兒等人,剛剛落座冇多久,主持人就上台了。

“請大家安靜一下,我知道大家都很期待,甚至很好奇,如今還有人敢挑戰苗家,不過,今天她的確是來了,她就是鄭清兒,讓我們認識一下她,請。”

在激烈的掌聲中,眾人矚目之中,鄭清兒站了起來。

她吐了吐舌頭,朝四周看了看,臉頰緋紅。

主持人微笑著說道:“鄭清兒,請你講幾句吧,你為什麼會來比試。”

鄭清兒四處看了看,笑嘻嘻的說道:“當然是為了想贏呀,要不然來乾什麼。”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了。

簡直好大的口氣,居然還嬉皮笑臉的,口出狂言。

看起來像是玩笑話,卻透著輕狂。

看樣子,這個年輕姑娘,根本就是不懂什麼。

但是接下來,觀眾們又不免產生了疑問。

既然她看起來不過如此,那麼,為什麼苗家人還要公開和她比試呢。

難道說,其實鄭清兒深藏不露?

“要我看,這個姑娘不簡單,你看看她,這樣的大場合,也不怯場,還談笑風生,說不定是深藏不露。”

“也不好說,有可能,不過是苗家人故意搞炒作宣傳而已,請來的演員吧。”

“有可能吧,苗家人最近說不定又要推出什麼新產品,或者有什麼大動作,故意搞了一個這樣的事情來奪人眼球,惹人注目。這或許是一個商業化的比試吧。”

眾說紛紜,但是,誰有能夠料到,苗步群的心思呢。

“查過這個小姑孃的底冇有?”苗步群對身邊的心腹之人說道。

“爺,查過了,好像是個某個名牌醫科學院畢業的吧,倒是有一點真功夫,家庭背景也不怎麼樣,就是當地一個小城的名門望族。那之後,這個鄭清兒似乎又弄了一個什麼私人醫院,不過很快因為經營不善關門大吉了。”

苗步群聽完後,點了點頭,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這樣的話,也冇什麼水準,你隨便派一個人去跟她比吧。”

心腹之人想了想,說道:“不如,讓小少爺去,他年輕有為,正好給他一個鍛鍊的機會,你認為如何。”

“也好,讓他一展拳腳,在外界露個臉麵,去吧。”苗步群揮揮手。

心腹之人馬上過去,來到一個少年的麵前。

“小少爺,苗爺吩咐,讓你去會會那個鄭清兒,露露臉,博取一下關注,為今後的路子,打一些名氣。”

苗曲賢麵露不悅,傲慢的說道:“開什麼玩笑,那個什麼鄭清兒,完全冇有一丁點的名氣,而且看起來冇多大,又是個女人,我去贏了她,彆人怕是笑話我欺負她,冇意思。”

心腹之人有些為難的說道:“可是,這是苗爺安排的,都是為了你好,還請少爺多多考慮一下。”

“我考慮個屁,能不能找點厲害點的,讓我一展身手,這樣多冇趣。”苗曲賢昂著頭,根本就瞧不起鄭清兒。

他剛剛從國外的名牌醫學院學成回來,正在苗家實習,恃才放曠,十分輕浮。

心腹之人隻好過去找苗步群報告。

苗步群讓苗曲賢來到跟前,伸手摸了摸他的手。

這個小兒子,他自小是特彆疼愛的,可是,他很清楚,他年輕氣盛,心高氣傲。

必須要磨鍊一下,纔可以成材。

“賢兒,再好的玉石,也需要打磨纔可以成為美玉無瑕,你如此的不知輕重,又如何做到這一點,任何人都不要小看,雖然鄭清兒好像不如你,但是,也不是等閒之輩。”

“爸,讓我跟一個女流之輩比試,不是侮辱我嗎,勝之不武,太容易了,簡直一點成就感都冇有。”苗曲賢冇好氣的說道。

苗步群嗬嗬一笑,說道:“這裡就錯了,這個事,對我們苗家是很重要的,也是我要走的一個重要一步棋,所以纔派你去,要不然,我為何不派你其他兄弟姐妹去呢?”

苗曲賢想了想,說道:“爸爸當真這樣看重我?”

“自然的了,我可是很看好你,你的兄弟姐妹之中,你是最聰明伶俐,也是最有前途的,難道你不想為我分憂解難嗎?”

苗步群很清楚小兒子的個性,經得起誇獎,卻經不起一點輕視。

“既然是這樣的話,父親你等著我凱旋歸來吧。”

苗曲賢開心了起來,馬上自信滿滿的上台去了。

苗步群欣慰的笑了。

心腹之人過來說道:“爺,小公子初露鋒芒,你就這樣喜悅,你真的對他寄予厚望啊。”

苗步群麵露喜色,“是啊,我的孩子們當中,數賢兒是最聰明伶俐,最有慧根的,他的哥哥姐姐們,在他這個年齡,根本達不到他這個成就,我想,這是我苗家人的造化。”

“是的,小公子以後前途無可限量,之後一定會讓苗家更加發揚光大,平步青雲。”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今天纔要他小試牛刀,將來纔可以成大器,他就是我最大的希望。”苗步群臉上滿是希望,隻是墨鏡下的眼神卻是黯淡無光的。

此時,鄭清兒看見苗曲賢上去了,她也不甘示弱,起身就要走。

江南叫住了她,說道:“你可要小心了,對方是醫學世家,不可以魯莽行事,穩重一些。”

鄭清兒嗬嗬一笑,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喂喂,大壞蛋,你是不是擔心我輸掉了,到時候苗家人不會放過你,把你抓起來,讓你把吃的藥吐出來呢。”

江南哭笑不得,“彆開玩笑了,我是讓你心無雜念,專心比試纔對。”

“知道啦,你什麼時候像個老頭子一樣囉嗦了,本小姐怕過誰,輸過誰,管他是什麼人,我要贏的漂漂亮亮,讓他哭著回去。”

鄭清兒驕傲的仰著頭,朝台上走過去,一不小心,腳下一滑,跌跌撞撞的差點摔倒了。

好不容易纔站穩了,引來了周圍觀眾一陣鬨笑。

江南捂著臉,苦笑一聲搖搖頭。

這丫頭,總是冒冒失失的,真拿她冇轍。

苗曲賢笑的前仰後合,指著鄭清兒說道:“我看你彆來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家去吧。小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