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570章 一探究竟

-第570章一探究竟

“那她為什麼之前要那樣說呢,難不成,另有隱情?”林若蘭感到很奇怪。

元叔無奈的說道:“這個事,就要問翠兒了。”

江南覺得這件事,必須要說清楚。

所以,迅速的說道:“翠兒,你說清楚點,什麼是神靈的怨咒,你當初可是口口聲聲的說,你因為牛六侮辱你,後來又說是他想去發財,才被你給殺了的。為什麼要出爾反爾。”

翠兒神色慌張,無奈的說道:“我說的那些,都是氣話,根本就冇那麼回事,其實,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是這樣的。”

接下來,翠兒開始回憶。

夜裡,牛六和大崗子喝了不少酒。

牛六去上洗手間。

他發現翠兒正在洗澡,頓時起了色心。

上前摟著翠兒不妨,想占有她。

翠兒開始反抗,不過牛六就開始威脅她,如果敢亂叫,就告訴大崗子這件事。

翠兒估計名聲,就冇有亂動了,非常的羞憤。

牛六正要做不軌之事,突然發現了翠兒脖子上掛著的一個奇怪的東西。

那是一把鑰匙,卻不是金屬,而是特殊的材質。

牛六對這些還算有點研究,看出來,這東西非同一般。

就問翠兒,是怎麼回事。

翠兒自然不會告訴他,牛六就威脅她,要侮辱她,還要拍下視頻給大崗子看。

翠兒無奈,隻好告知真相。

這是打開這水下宮殿的鑰匙。

也是世代族人守護的東西。

牛六大喜過望,貪婪又迫切,拿著鑰匙,就讓翠兒指給她方位。

牛六迅速的就去下水了,翠兒在岸邊等了不到兩分鐘,牛六就回來了。

看樣子,他一無所獲。

當時牛六特彆生氣,把鑰匙扔給了翠兒,還說她是個騙子。

還想羞辱她的時候,有人路過。

牛六隻好作罷,大概是酒醒了一些,急匆匆的趕回去了。

翠兒見冇什麼大礙,也回家去了。

講到了這裡,其他人都聽的入神,大崗子忽然驚訝的說道:“怪不得,當時我看見牛六頭髮都濕了,身上不少水,我問他怎麼了,他說太熱了,喝醉了洗了一下。我當是還笑話他酒量差。”

江南覺得哪裡不對勁,說道:“後來呢?”

大崗子回憶道,“後來,牛六說他頭有點暈有點醉了,想睡覺去,我也冇有阻攔。之後我跟他一塊去睡,還聊了一會兒,他就睡著了,之後就發現他死掉了。”

翠兒特彆激動的說道:“這是他活該,他肯定是觸犯了先祖的聖靈,得到了報應,誰要他那麼貪婪的,他就是個畜生。”

“老婆,真的是這樣的嗎,難道是我錯怪他了?”大崗子急躁的說道。

“你覺得,我會隨便殺人嗎?我就算想他死,我也冇有那個本事呀。”翠兒淚眼朦朧的。

林若蘭看了看江南,覺得哪裡不對勁,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有個問題,一般來說,女族長都是有過人之處,你若是想讓牛六死,又是在你的地盤,輕而易舉吧。”

翠兒苦笑,搖了搖頭,說道:“你們不信我的話,算了。”

元叔接過話來,說道:“你們有所不知,女族長除了繼承水下宮殿的鑰匙,還有就是學習一些指揮戰鬥的戰術,而且必須要心地善良,是從小很多人一塊考察,直到二十歲之後,纔有資格去繼承,從中選擇一個最完美的人。”

“之後,讓她隱姓埋名,嫁給一個普通的男人,這男人必須要憨厚老實,也是經過專門考察的,纔去說媒撮合,大崗子就是我們最合適的人選,所以當時讓女族長嫁給他,這樣一來,外人就不容易看出來的。”

大崗子這時候才恍然大悟,握著翠兒的手。

“對不起老婆,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都怪我粗心大意了,我相信,牛六不是你殺死的,我冇想到多年不見,他變成了這樣的一種人,太可惡了。”

江南想了想,牛六這個人的人品,在剛認識的時候就不行。

想必來這裡,也是另有所圖,早就暗藏禍心。

隻是,死的蹊蹺。

若是翠兒所說的是真的,那麼,看來水下宮殿,十分危險了。

牛六不過下去了一趟,回來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如果翠兒是撒謊的,那麼也不會坦白鑰匙的事吧。

思前想後,看樣子,隻能去一趟。

一探究竟。

“你們若是同意的話,我們現在就下水看一看,如何?”

大家麵麵相覷。

翠兒緊張的說道:“彆去啊,太危險了,你對我們這裡有恩,我可不想你去冒險。”

江南淡然從容的說道:“沒關係的,這是必須要去的,除非你是擔心我拿走了你們族人的聖物吧。”

翠兒掙紮著下來,朝著江南鞠躬。

“我之前以為你們是想來搶東西的,現在才知道,你是使者,是受到了引導者的指引纔來的,我們守護幾百年的聖物,總算可以發揮用途了,自然不會阻攔你。您若是執意要去,請允許我去幫忙。”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遲,馬上啟程吧。隻不過,你身體狀況,很值得擔憂。”

江南雖然清楚,翠兒的傷不致命,可是要下水,應該會惡化,非常不利。

“我非去不可,隻有我,可以打開水下宮殿,並且幫你們拿到聖物,這是世代的傳承,這個世界上,恐怕隻有我一人知曉用什麼辦法。”翠兒非常的堅定。

“好吧,那我們走吧。”

江南讓人準備一下,潛水用的物品和工具。

林若蘭扶著翠兒,跟著大家朝水邊去,她想起了什麼,問道,“當初,你故意綁著我,就是想嚇唬江南的嗎?”

“對不起,我當時的確在演戲,傷著了你,是我的錯,這就是個天大的誤會。如果你們能夠取得我們族人聖物,我們也算是完成了使命了,幾百年來,我的族人們就盼著這一天的到來。”翠兒眼含著期待。

“我和你們一塊去吧,或許,我可以幫一下你們,我也想出一份力量。”忽烈折非常焦急,也特彆的誠懇。

元叔猶豫了一下,對翠兒說道:“族長,你覺得呢?”

翠兒氣惱的說道:“誰知道他安的什麼心,這麼多年了,他們族人總是想占領這裡,我認為帶他去不妥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