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585章 兩仙城

-第585章兩仙城

顧東辰從懷裡摸出來一個包包,小心翼翼的遞給了江南。

“姐夫,這東西,可是我們顧家的傳家寶,我真想不通,我姐非要送給你,我平時都捨不得用,這可以在關鍵時刻幫你的忙。”

江南剛要打開看看,顧東辰攔住了他,說道:“彆打開啊,現在還不是時候,等需要的時候,你再看,我們這傳家寶,可是厲害了。”

“行吧,還有什麼事嗎,替我謝謝你姐姐吧,我們該出發了。”江南收了起來,示意開車。

“冇了,那個,姐夫,辦完事了,早點回來啊,我請你喝兩杯,對了,過幾天我和小玉要結婚了,你要趕回來喝喜酒。”

顧東辰笑容滿麵。

“噢,準備結婚了,那先恭喜你了,很好。”江南點了點頭。

“彆忘了啊姐夫,等你。”顧東辰站的筆直,還敬了一個禮。

等江南的車離開了,他走回車上。

顧漫坐在那裡,看著車窗外,眼神有些癡呆。

顧東辰晃了晃手,歎息道,“哎,我說老姐啊,你就彆癡情了,再找一個吧,天下男人多了去,何必單戀一枝花。”

“知道了,就你囉嗦,他說什麼了嗎?”顧漫眼含著淚水,有些動容。

“什麼也冇說,就說謝謝你。”顧東辰聳了聳肩,發動了車子。

“他真的說謝謝了?”顧漫高興起來,麵帶笑容。

顧東辰愣了愣,簡直難以置信,“喂喂,我說老姐,你能不能有點出息?這,你就值得高興了嗎?這片地方,追你的男人,可是在排隊啊,整天來纏著我,每天送來的花,都可以開花店了,你可省點心吧。”

“要你管,囉嗦,開車。”顧漫扯了一下他的耳朵,隨後,她遙望著遠方,江南離去的方向。

“按照地圖的顯示,就是這個地方了。兩仙城。”

林若蘭看了看地圖。

“據說,這是一個古老的城鎮,已經有上千年曆史了,從古至今,經曆過不少的戰亂,也有過不少的風雨,至今依然存在,這裡有一些名勝古蹟。”

江南點了點頭,說道:“我們該從何找起呢?”

“玉石拚接之後,合成的是一個字,是一個沈字。”林若蘭說道。

江南思考了一會兒,說道:“這和神有什麼關係?”

林若蘭想了想,說道:“應該是一個同音字吧。或許,這也是為了隱姓埋名,才這樣做的,最後一個守護家族,應該是這裡姓沈的吧。”

“有道理,你們都去打聽一下,看看這裡有冇有這方麵的資訊,馬上來通知我們。”

江南對那些屬下吩咐一番,他和林若蘭去一個酒店休息。

江南故意找了一個很高的樓層,是為了觀察這裡的地形地貌。

林若蘭在他旁邊依偎著,放眼望去,這個古老的小城儘收眼底。

“有冇有察覺到什麼?”江南問。

林若蘭點點頭,“從風水來說,這裡是藏龍地,是一塊風水寶地,滋養萬物,土地肥沃,風調雨順,天氣祥和。我查過資料,從古至今,雖然這個兩仙城,並不是很大,但是曆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江南凝神說道:“是什麼導致他們要爭搶這塊土地呢,肯定有特彆的原因吧,難道隻是因為這裡氣溫適宜?”

“並不全然,還有其他幾個原因,其中,這裡是接近龍脈的地方,據說居住的話,容易旺盛氣運,另外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據說,這裡有寶藏。而且是大量的,如果可以找到的話,富可敵國。”

“真的假的,就這個小地方,看樣子,也藏不住什麼寶藏吧?”江南疑惑道。

林若蘭微微一笑,說道:“據說,曆來,那些占據這個土地的人,一直都在悄悄的尋找,可是,到頭來都是一場空。可越是這樣,越是讓人覺得好奇,人的心理就是這樣,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說到底,還是利益熏心吧。”

“無風不起浪,應該不是空穴來風吧,依我看,這或許,跟海月之星有關係也說不定呢。”江南說道。

“不好說,隻能先等訊息吧。”

兩人說著話,有人敲門了。

一個屬下過來了,說道:“我們打聽到了,這個小城,的確有一個姓沈的家族。”

“有冇有去探查一下情況?”江南問道。

那屬下很無奈的說道:“倒是去了,隻是,那家的人,十分古怪,大白天的,關門閉戶,還守衛森嚴,我們才靠近,就被髮現了,還有個兄弟,被抓進去了,該怎麼辦?”

“噢,有這樣的事,那行,你帶路,我去會會他們。”

江南和林若蘭,隨著那屬下,到達了沈家。

沈家住在小城邊緣,一棟彆墅,周圍是樹林花草。

剛靠近,就有好幾隻狼狗在齜牙咧嘴的叫著。

馬上有好幾個彪形大漢衝了出來,氣勢洶洶的。

“什麼人,滾一邊去,彆在這裡晃悠,要不然就抓起來折磨。”

江南掃視一眼,說道:“好大的口氣,你們倒是說說看,憑什麼呢。”

一個彪形大漢牽著狼狗過來,毫不客氣的說道:“再不走,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江南氣定神閒的說道:“是嗎,我倒是想看看,你們要怎麼不客氣。”

“小子,我看你是外地來的,不懂規矩吧,沈家你也敢撒野,那就彆後悔了,給我咬。”

那大漢直接鬆開了狗鏈子,那狼狗一躍而起,直接衝想江南,張嘴就要咬。

可是,江南隻是一瞪眼,眸子裡透著震懾力,嚇的那狼狗嗷嗚叫了幾下,緊張的發抖,居然直接爬在江南腳下,搖著尾巴。

其他人見狀,感到很驚詫,馬上讓另外幾隻狼狗去咬。

可是,那幾隻狗也一樣,全都匍匐在地,渾身顫抖,好像特彆害怕,嗚嗚的低叫著。

“這是怎麼回事,搞什麼鬼?它們怎麼了。”幾個漢子麵麵相覷,不知所措。

“想必,這些畜生,比人還要懂事。”江南冷冷的說道。

“兔崽子,你罵誰呢,敬酒不吃吃罰酒,有你好看。”

幾個漢子忍耐不住,馬上摩拳擦掌,殺氣騰騰的衝向了江南。

他們正要動手,沈家院子裡,傳來了一聲怒吼。

“都住手,難得有客人來,請進來喝一杯,儘地主之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