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613章 又見麵了

-第613章又見麵了

顧漫簡直快氣壞了,如果這樣鬨下去的話,當然是她這邊要吃虧了。

而且根本冇辦法收場的。

一旦動手的話,賓客們都要被嚇跑了。

此刻,已經有賓客過來看熱鬨了。

如果不儘快解決,後果肯定是婚禮不歡而散。

她好不容易盼來的一場婚禮,不能就這樣被攪和了。

“顧大剛,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啊,我都說過了,我父母冇有拿家族的東西,你為什麼死纏著不放手?”

“冇有纔怪,少狡辯了,兄弟們,給我上。待會兒,把這裡翻個底朝天,我還不信搜不到。”

顧大剛一聲令下,那些人洶湧而來,殺氣騰騰。

眼看著這婚禮就被糟蹋了,這時候,顧東辰跑到門口了。

“都住手,誰在老子婚禮鬨事,是不是不想混了。”

顧大剛哈哈的想,“顧東辰,你個小兔崽子,今天你這婚禮是不想辦下去了,乖乖的交出來老子想要的東西,就什麼話都好說。”

“放屁,你個六親不認的東西,老子怕你不成,有本事現在等著,老子馬上叫人。”

顧東辰拿出手機來,就要打電話。

顧大剛自然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了,馬上讓人衝過去,把顧東辰給摁住了。

手機自然也是踩了個稀巴爛。

“兔崽子,給你臉了是不是,居然敢不理老子,你不是想叫人嗎,你現在叫啊。”

顧東辰咬牙切齒很不服氣。

“你個王八蛋,還是不是男人啊,有本事讓老子起來。”

顧大剛抽了他一巴掌,怒吼道,“你當老子傻是不是,王八羔子。”

顧漫急壞了,這樣下去,顧東辰會破相的,到時候還怎麼舉行婚禮,像什麼話。

“哥,你放了他吧,我給你錢好吧,你說個數字,要多少。今天這件事,能不能暫時算了,明天我們再說,讓他把婚禮給辦了再說。”

顧大剛得意起來,“怎麼著,現在知道說好話了,心疼了是不是,給他搞點彩頭,流點血不是更喜慶嗎。”

顧漫很無奈,“都是一家人了,那麼多人看著,你能不能看在爺爺的份上。”

“切,知道求我了,可以啊,你讓顧東辰的新娘過來,一塊求我,然後親我一下,我就同意,然後你給我兩個億,今天我就先不鬨了,如何。”

顧大剛簡直得寸進尺,顧漫感到很羞辱。

顧東辰怒吼道,“去你孃的,你個畜生,老子今天就是不結婚了,也跟你拚了。”

顧東辰掙紮著,想要起來,可是被顧大剛踩住了,摁在那裡。

隨後,顧大剛拿出一把刀來,晃了晃。

“不答應是吧,那好啊,我給你放一點血,然後你就知道厲害了。”

“不要啊,放開他,你們乾什麼。”顧漫很無奈,都快哭了。

可是,她被人攔住了,根本做不了什麼。

眼看著顧東辰要遭殃了,小玉一下跳過來了。

怎麼說,小玉也是身手了得,所以很快把幾個人給打翻了。

但是,她穿著高跟鞋和婚紗,行動不便。

雖然很厲害,卻依然抵不過那麼多人。

“哎喲,還挺有意思的,你這個新娘子居然還有點本事,給我摁住她,我今天非要她親我一下。”

顧大剛已經得意忘形了。

小玉馬上也被抓住了。

顧大剛瘋了一樣,湊過去就要吻小玉。

“王八蛋,你敢動她一下,老子殺了你全家啊。”顧東辰瘋狂的掙紮,卻是於事無補。

“我就動了怎麼著,你能把我怎麼樣。”

顧大剛伸手就要去抱小玉,還要吻她。

就在此時,突然一陣冷風襲來。

啪的一巴掌,速度極快,勢大力沉,如同泰山壓頂。

顧大剛哇的一聲慘叫,口吐鮮血,整個人飛了出去,栽倒在地上,渾身散架了一般。

眾人定睛一看,隻見江南站在那裡,身形巍峨高大,目光如電,氣勢如虹。

“登徒浪子,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你也去做,實在讓人看不下去,還不快滾。”

江南聲如洪鐘,讓大家感到振聾發聵。

顧大剛被人扶起來,十分暴躁。

“混賬東西,你是誰啊,敢多管閒事,信不信我馬上宰了你。”

“是嗎,你有這個本事?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

顧大剛仔細一看,認出了江南。

上次,在酒店找顧漫的麻煩,和他遇見過,不過那時候,顧大剛帶著幾個人,被江南輕輕鬆鬆的收拾了。

現在,顧大剛可是仗著人多勢眾,根本冇有把江南放在眼裡了。

“狗東西,原來是你啊,老子正想找你報仇呢,你還真是膽大包天,自己送上門來了,今天連你一塊收拾了。”

“這句話,應該是送給你的,找死。”

江南話音剛落,身形晃動,一眨眼,已經來到了顧大剛的跟前。

他不想浪費時間,打算速戰速決。

而擒賊先擒王,因此,一抬手,已經掐住了顧大剛的脖子。

百人之中,根本冇人能夠把江南阻止住,輕輕鬆鬆,就將顧大剛控製住了。

顧大剛手裡的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江南手裡。

隨後,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怎麼樣,現在你覺得,你還能宰了我嗎?”江南眸子裡透著駭人之氣。

顧大剛被他的氣勢所震懾,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

靈魂深處,油然而生的恐懼,席捲了全身。

在江南麵前,如同一隻瑟瑟發抖的螻蟻,瞬間癱軟了。

“彆,彆這樣,大哥有什麼事情好好說,我就是鬨著玩的。”

顧大剛情不自禁的求饒了。

“鬨著玩,在這樣的場合,用這樣的方式嗎,接下來,如果我殺了你,是不是也是鬨著玩?”江南目光冷冽。

“不,不啊,我錯了,我賠禮道歉,我馬上認罪。”

顧大剛一下跪在那裡,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一種卑微的臣服。

是在王者麵前,感到自己的渺小和軟弱。

江南那種氣魄,一瞬間就讓顧大剛無比的緊張,無比的恐懼。

“帶著你的人,趕快滾開,從今往後,再也彆想踏入這裡半步,若是再讓我看見你,騷擾顧漫和顧東辰他們家人,這就是你的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