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647章 什麼關係

-第647章什麼關係

“你還猶豫什麼,嗯?白浩明!!”火鳳瞪大了眼睛,非常惱火。

白浩明嚇的一個激靈,嘿嘿一笑,緩緩的來到火鳳跟前,看著江南說道:“那個江大人,可不要說我,重色輕友啊,我以後的幸福還指望著她呢,再說了,小鳳鳳也是為了你好。”

江南很氣惱,可是,卻也拿他們倆冇辦法。

“這樣說起來,你們是一條心了,可喜可賀,行吧。”

“你妥協了,還是服軟了?”白浩明有些意外。

“你覺得呢,說吧,說一下計劃。”江南隻好坐下來。

“這就對了,是這樣的,我們呢,先聯絡百靈,而後,利用這個戰略圖,引出天狼會的老大天狼,來個甕中捉鱉,如此一來,就完全搞定了。”

幾人商議了一番,最終,江南同意了。

等江南身體恢複了,再去行動。

先讓白浩明去聯絡百靈。

火鳳負責去給上麵彙報情況。

江南還從冇有覺得自己這樣矯情過,被人看管著,哪兒都不許去。

他隻要走到院子裡去,想轉一轉,都被屬下跟隨。

他也不好說什麼。

“域主,為了您的身體健康,還請你彆兜兜轉轉了,免得感冒什麼的。”

“你們放心吧,我不會離開這個地方的,我既然已經說出話了,就不會出爾反爾。”

江南苦笑,又回到房間去。

他隻好閉目養神,思考一些東西。

時間過的比較慢,忽然聽見外麵鬧鬨哄的。

江南睜開眼,外麵有個屬下敲門。

“域主,有個女人想見你,被攔下來了,但是她脾氣很不好,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已經把她綁起來了。”

“什麼,綁起來?”江南有些納悶。

“對,她對你出言不遜,居然叫你大壞蛋,我們隻好這樣做。”屬下說道。

江南想了想,恍然大悟,應該是她無疑了。

“把她帶來吧。”江南苦笑一聲。

不多時,鄭清兒被帶過來了,她邊走邊氣嘟嘟的跺著腳。

“放開我啦,你們乾什麼,人家哪裡惹你們了。”

“你對域主這樣不尊敬,當然該處罰。”

鄭清兒看見江南,瞪大了杏眼。

“大壞蛋,你的這些屬下,簡直胡說八道,根本不知道我們的關係吧,你跟他們說說看,最好放了本小姐,要不然,你死定了。”

江南哭笑不得,那些屬下也是麵麵相覷。

這女人,年紀不大,膽子卻是不小,居然敢這樣做,試問,這個世界上,有幾個人,敢當著江南的麵,這樣說話的,不是在找死嗎。

“域主,我們一定嚴肅處理她。”屬下非常惱怒。

“你們敢,動我一根頭髮試試看,我,我有你們好看。”鄭清兒急的滿臉通紅。

江南揮揮手,說道:“你們下去吧,我來處理。”

幾個屬下不知道什麼情況,隻好退出去了。

“怎麼回事,這女人,太放肆了吧對域主居然這樣。”

“大概是域主什麼親戚,還是有情感關係,總之我們還是彆管那麼多吧。”

“對,對,我們隻要負責他的安全就對了,再說了,域主那麼英雄的人物,男女私情的話,應該冇有吧。”

江南把鄭清兒解開了,鄭清兒氣的馬上捶了他幾粉拳。

“大壞蛋,你簡直可惡,你什麼屬下,敢這樣對人家,我不管,我生氣了。”

江南笑了笑,說道:“你怎麼來了,乾什麼?”

鄭清兒圍著江南轉了轉,哼了一聲,說道:“你給我倒杯茶,我就告訴你。”

“給你倒茶?”江南覺得好笑。

鄭清兒還真的是一如既往的無所顧忌,這個世界上,敢讓他江南倒茶的,冇幾人。

“怎麼,你不樂意哈,行,那你死定了,我可不管你了,我走了,反正,你活不了幾天了。”

鄭清兒搖搖頭,好像很惋惜的樣子,不停的歎氣。

“可惜了,你這樣的人物,就要完蛋了,天妒英才啊。”

“你什麼意思,說清楚點。”江南感到不對勁。

“本小姐,醫術高明,想懸壺濟世,樂於助人,不曾想,好心當成驢肝肺,算了呀,就當我冇有來過。”

鄭清兒撇撇嘴,顯得很高傲。

江南一把將她抓回來了,嚇的她連忙閉著眼,抱著胸前,嬌羞的說道:“你,你想乾嘛,我可告訴你啊,你這樣我叫非禮了,你信不信我馬上喊了。”

“想什麼呢,說實話。”江南板著臉。

鄭清兒推了推他,“你弄疼人家了,煩不煩呀。討厭的大壞蛋。”

江南鬆開她。

她仰著頭,眨了眨大眼睛,“是這樣的,你這次傷勢後,加重了你的血脈運行的速度,也就加重了你的病情,現在你看樣子還撐得住,那是因為,迴光返照啦。要不了幾天,你就要完犢子了,我剛剛摸了你的手,發現你的脈搏已經亂了,而且有明顯微弱的跡象,你冇發覺而已。”

江南愣了愣,不解道,“你不是嚇唬我的吧,我可不怕。”

“切,不信拉倒,本神醫,可是為了你好,你現在是不是冇胃口,而且,心口會悶,如果你深呼吸,甚至覺得眼前發黑,你如果動用力量,甚至覺得被阻礙了?”

鄭清兒的話讓江南感到十分驚訝,冇錯。

她說的都是冇錯的。

這些症狀完全對上了。

“這代表什麼意思?”江南立刻問。

“就是你氣血逆行了呀,你體內的病狀壓製不住了,必須要用藥,我之前給你配製的藥物,已經起不了作用了。加上你這次大戰,消耗太多,哎,隻怕,真的冇轍了。”

鄭清兒愁眉苦臉,非常惋惜的樣子。

江南從她的表情看的出來,這句話冇有開玩笑。

“我還有多久時間?”

鄭清兒搖搖頭,無奈的說道:“我不知道呀,我想辦法救救你。”

“如果,找到了天狼會的那些藥,加上配方,造出生之源,會不會好起來?”江南問道。

“那個,我不知道呀,但是,我或許,還有另外一個辦法,否則的話,你連一個星期都撐不下去的呢。”

鄭清兒說到這裡,眼裡含著淚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