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662章 牽連

-第662章牽連

“沐陽很驚訝,他幾乎快要認不出來我了,看著我蓬頭垢麵的樣子,十分的心疼。

他眼裡含著淚,我可以讀懂他的心情。

那一刻,我知道,我等他是對的,他心裡有我。

我問他,這幾年,為什麼一去就杳無音信,為什麼現在纔回來找我。

他哽嚥著,他說他走了很多彎路,因為要深造學習醫術。

但是,並不順利,很多師父不肯教他,但是,他的誠意打動了一個醫學界的大人物,學得了不少的本事。

這幾年,他隨著那個人,勤學苦練,最終得到了本事。

但是這幾年,他一直都想著我,思念著我。

當時,我特彆的高興,又哭又笑,像個神經病那樣,到處喊著,告訴村裡的人,特彆是我的父母,我等的愛人回來了。

冇多久,他跟我的父母提親,想要娶我。

但是,我的父母並不同意,認為他不靠譜。

沐浴為了證明他對我的情意,留下來,在村裡做了個醫生。

他用行動證明,他是很有能力的,而且,很多人都來找他看病。

漸漸的,他的名聲越來越大了。

而我的父母,也開始接納他了。甚至,默認了我和他的感情。”

白衣女講到這裡,表情變得溫柔。

整個石洞裡的氣氛,似乎有些微妙的變化。

他們好像忘記了自身的危險,注意力隻在白衣女的故事裡了。

甚至有些沉浸其中。

“所以,後來呢,這和福源堂的堂主有什麼關係?”

鄭清兒看著她,覺得很奇怪。

白衣女冇說話,眼神變得很可怕。

鄭清兒問堂主,“你叫沐陽?”

堂主搖了搖頭,很是疑惑,一臉茫然。

“我,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啊。”

“至於說沐陽,我也不清楚,完全不記得這個名字。”

“那怎麼回事,喂,你不要裝神弄鬼了吧,你這個人怎麼回事,講的什麼故事呀,是不是瞎編的。”鄭清兒很不服氣的問道。

白衣女咬牙切齒,怒吼道,“沒關係?是嗎,那麼我問你,記不記得,一個外號村中醫的人?”

“村中醫?”堂主仔細的回憶,似乎想起了什麼,很是吃驚。

“這個人,我當然是記憶猶新,怎麼,你講的故事裡的男人,就是他?難不成,他的真名叫沐陽?”

白衣女怒氣沖沖的說道:“冇錯,他就是沐陽,現在你明白了?”

堂主神色很是古怪,特彆的痛惜。

“這個,我記得當年的事情,冇想到,會是這樣。”

白衣女冷冷的說道:“你想起來了,你這個殺人凶手。你該死,是你償還債的時候。”

堂主搖搖頭,說道:“你什麼意思,我和他無冤無仇,我為何要殺他呢,你肯定搞錯了,他死了?”

“對,你不要狡辯了,我告訴你,如果不是你,也不至於他會鬱鬱而終。”白衣女憤怒至極。

堂主歎口氣,說道:“我真冇有想到,當年,對他的打擊那麼大。”

鄭清兒疑惑道,“什麼情況,你說清楚呀。”

堂主若有所思,回憶起來。

“哎,我記得,那年,一個叫村中醫的人,來找我,要跟我對戰醫術,他的醫術十分了得,要挑戰我。我就迎戰了。

我們的比試,將近一個星期,幾乎是不眠不休,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到最後,我隻是險勝,冇想到,能夠給他那麼大的影響力,我實在是冇想到啊。”

“那天之後,我就冇有見過他,其實,我很想結交他這個朋友,隻是,他似乎對我有意見,真的是非常的遺憾,如果能夠跟他互相切磋互相學習,相信,我們的醫術會更加突飛猛進的。”

堂主特彆的惋惜。

白衣女怒不可遏,“你閉嘴,你知不知道,他為何要挑戰你?”

堂主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我也很想知道,可是他冇有說具體原因,隻讓我自己去想想看,到底做了什麼缺德事,我就納悶了。”

白衣女說道:“那我來告訴你為什麼,當初,沐陽認識一個病人,得了很奇怪的病,沐陽治療了很久,也冇有什麼效果,他正在想辦法的時候,那個病人去找了你治療,而後,病人居然痊癒了。沐陽一生,為醫而癡迷。他很不服氣,所以去找你挑戰。”

“我清楚的記得那天他說的話,我勸他不要去,放下,釋懷。可是他說,這是他一生的追求,必須要有個結果。冇想到,他會那麼耿耿於懷,以至於回來後,幾個月,就抑鬱而死,我真的太痛心疾首了。”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是堂主,間接的殺死了白衣女心愛的情郎。

這的確,讓人很難放下仇恨。

鄭清兒撇撇嘴,微微皺眉,“喂,那誰,你的男人冇有了,你不去想想自己的原因,為什麼還要怪彆人呢,你這不是自討苦吃嗎,你完全是不可理喻。”

“你給我住口,你個臭丫頭,你算什麼東西,你懂得什麼是愛情嗎,什麼是痛苦嗎,你體會不到,為了找堂主報仇,我處心積慮這麼多年,甚至,狠心的將我和沐陽的孩子,送到福源堂,就是為了讓他在這裡,在堂主身邊,一點點的入侵掌控福源堂,誰知道,居然被識破了。”

白衣女似乎恨之入骨,渾身發抖,指著堂主說道:“這些人,今天會因為你,在這裡陪葬,我和我的孩子林宇,跟著你們一塊下地獄去。”

這陰寒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

大家都很緊張,可是,完全找不到出口了。

白衣女準備了這麼久,自然是佈置的特彆牢固了,又怎麼會讓所有人輕易離開。

“討厭,你就算憎恨堂主,也不能把我們也牽扯進來吧?真是可惡。”鄭清兒氣的直跺腳。

“那是你們活該,你們自認倒黴吧,要怪,就怪堂主這個混蛋,如果你們想報複,我很希望看見你們在這裡把他大卸八塊。”白衣女冷笑起來。

鄭清兒看了看江南,無奈的說道:“大壞蛋,我冇想到,有一天,會和你一起這樣,真的是死則同穴呢,哎。”

江南鎮定的說道:“還不到最後呢,你就放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