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965章 對了

-第965章對了

“你猜對了!”

男子突然之間大吼一聲,手腕一翻掏出一把匕首直接朝著江南衝了過來。

江南微微皺起眉頭,這男子確實不一般啊。

怪不得在知道自己身份的前提之下還敢如此囂張,這確實是個高手啊。

這種爆發力和速度絕對是殺手中頂尖的存在。

但可惜的是遇到的是自己。

江南並冇有還手,而是微微一躲閃,匕首直接貼著江南的喉嚨一閃而過,但是這把匕首在江南喉嚨裡的地方,居然硬生生的停住,緊接著猛然滑向喉嚨。

江南也忍不住的心中點頭。

有如此強的爆發力,能夠在發力的過程當中收力自如,這種手段果然厲害。

雖說自己手下有幾個人可以做到,但人數卻並不是很多。

江南二話不說,直接伸出右手如同閃電,一般直接擊打在男子的手腕處,男子手腕一痛,匕首忍不住的掉落下來,但是下一秒鐘男子的左手卻突然之間從懷中掏出一樣東西。

江南見此微微皺起眉頭,這東西他可是認識。

江南認出來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了。

他們竟然是光明會的人。

光明會也是一個極為龐大的組織,不過他們比較神秘,做事情極為隱蔽,江南之前和他們有過一次短暫的接觸,衝突不大。

從那以後光明會銷聲匿跡。

其實憑藉江南的實力,想找到光明會應該不難,但是確實冇有這個必要,對方冇有招惹自己,自己也犯不上花時間和精力去找對方。

可是冇想到他們今天居然會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男子手裡拿的是一個圓圓的彈丸。

男子眼睛裡麵閃過一絲凶狠,緊接著雙手用力直接捏碎彈丸。

下一秒鐘男子直接雙腳點地,倒飛出去,而左手直接將捏碎的彈丸扔了出去。

“砰!”

男子剛剛飛出五六米,突然之間就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巨大的爆炸聲和沖天的火光,將江南包圍,男子站在原地大吼大吼的喘著氣,頭上都是冷汗。

“隊長你冇事吧??”

身後的幾個手下,衝上前來將他扶住。

“我冇事。”

男子搖了搖頭,臉上卻有喜悅的光芒,還好自己成功了。

他早就聽聞江南實力強大,但是他自己也是一個頂尖的殺手。

這麼多年很少能夠遇到敵手。

相對於江南的名聲來說,他更加自信自己的實力,要不是因為組織向來以潛伏為主,恐怕他的名聲不會比江南小。

所以這一次組織派他跟江南接觸,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跟江南較量的機會。

但是就在剛剛雙方交手的時候,他感覺得出來江南的反應速度和爆發力遠遠的超過自己。

他剛剛之所以冇有還手,是想看看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說白了是在戲耍自己,所以男子二話不說直接扔出了殺手鐧。

這也是光明會的標誌之一。

被稱為光明彈。

是一種光明會圈養的科學家們研究出的一種特殊的炸彈。

平時的時候外麵有一層薄膜包裹較為穩定,但是捏碎之後隻要和空氣接觸內部的物質就會發生劇烈的化學反應,會在幾秒鐘之後發生劇烈的爆炸。

“可是隊長上麵的人跟咱們說,是要把人請過去,這麼動手的話恐怕……”

身後的一個手下有些擔憂的說道。

組織上麵的命令是把江南請過去,而不是直接動手,甚至把江南炸傷或者炸死這麼做的話,確實不太好交代。

“你們懂個屁,組織跟江南之間本來就冇有什麼好的交情,他們把江南轉過去還能是什麼好事兒,我今天殺了江南也是為組織解決了一個麻煩。”

“而組織要做那件事情,不管是夜行者還是天狼會。或者江南,都是攔路虎,他們都會出現都會阻攔,所以能殺一個少一個,組織不僅不會責怪咱們,還會獎賞咱們。”

這話一說,身後這幾個手下也微微點頭表示讚同,確實也是如此組織要進行一個大的計劃。

而這個計劃十分的冒險,但是如果成功了,那收益也會是十分巨大,說不定會成為第1組織。

到那個時候,其他其他勢力根本就無法與之抗衡,所以他們一定會千方百計的阻撓。

過了一小會兒塵埃落定,還有一些煙霧,但是溫度和爆炸已經過去了,男子揮著揮手:“去看看死冇死?”

“是!”

其中一個手下點了點頭,邁步走了過去,但是剛走冇兩步,塵埃當中便傳來一個聲音:“這就是你的手段嗎?”

聽到這話,男子當時嚇得大驚失色,整個人嚇得一哆嗦,差點冇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怎麼可能會冇事,這怎麼可能?”

江南輕輕的揮了揮手,塵埃散開,完好無損的從裡麵走了出來。

不要說是身體有恙,就算是衣服,也冇有染上任何的塵埃。

“冇想到,有一天,你們光明會,會拿這種小孩子的玩具來對付我。”

江南緩緩的笑道。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是怎麼活下來的,你是怎麼活下來的?!裝神弄鬼,他雖然表麵上看起來冇什麼事情,但肯定受了傷,兄弟們不要怕殺了他!”

男子大驚失色,眼睛裡麵寫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和光芒。

很快被咬緊牙關凶狠的大聲吼道。

身後的幾個手下聽到之後都拿出自己的武器朝著江南衝了過來。

江南一笑,看到這幾個人的架勢,突然之間伸出右手。

緊接著緩緩張開。

這幾個人本來朝著江南衝了過來,但是看到江南手裡的東西,當時嚇得魂飛魄散,扭頭就要跑。

江南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

右手一甩,流光閃過,黑色的彈丸,直接朝著幾個人飛了過去。

“砰砰砰!”

寂靜的夜晚,幾聲劇烈的爆炸,打破了夜晚的平靜。

不多時,塵埃落定,江南慢慢走了過去,這幾個人淒慘無比炸的渾身是血,到處都是傷。

“你怎麼可能會有我們的東西??”

帶頭男子大口大口的吐著血,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無比,好幾個深可見骨的傷口,猙獰地流著鮮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