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967章 頂尖

-第967章頂尖

那就是真正高手之間的比拚嘛?

這兩個人都是鬆下的弟子。

若放在外麵也是頂尖殺手。

二人本以為應該與江南相差不多,但是如今一看。

與江南之間相差甚遠,之前所想確實也是井底之蛙了。

江南和鬆下的身形已經打在一起,兩個人如同閃電一般,閃轉騰挪,根本看不清楚身形。

但是屋子裡麵的陳設一個接著一個爆裂開來,就連窗戶都在瞬間被人打爆。

二人急急忙忙躲開,帶著所有的手下躲在門外,這是兩個真正高手之間的比拚。

“你覺得師傅會不會輸?”

冷麪女子皺著眉頭問道。

“若是放在平時我肯定說不會,但現在還真的很難說啊。”

中年男子也是皺著眉頭,心中極為的擔憂。

江南之前的實力,他自然是有所瞭解。

但是他們自認為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可是萬萬冇有想到的是他們的情報卻出現了問題,江南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調查的那個樣子。

說白了,江南之前從來冇有儘過全力,而這一次恐怕被逼出了一絲絲的力量。

“砰!”

就在他們焦急等待的時候,又是一聲爆炸的巨響。

屋子裡的兩個人已經分出了身形,江南站在那裡,雙手背在身後,身上的衣服都冇有出現任何的褶皺,看起來風輕雲淡,大氣都冇有喘一口。

但是鬆下就有點淒慘了,烏眼青不說,身上的衣服還有好幾個腳印站在角落裡,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嘴角處還留著一絲絲的鮮血,顯然這老傢夥受了很重的內傷。

隻不過他現在必須憋住一口氣或者讓心血吐出來,不然的話自己必死無疑。

“師傅?!”

屋外二人看到後,大驚失色,急忙衝進屋子,將老者攙扶起來,而外麵也被無數的高手包圍。

“江南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把我師傅傷成這個樣子,今日我們就算拚了這條命也要把你留在這兒!”

中年男子直接站了起來,指著江南的鼻子大聲怒吼道。

“你叫渡邊吧?”

江南卻並冇有理睬,而是說道。

“你怎麼知道?”

男人愣了一下。

“你今年四十三歲,三十年前,你們一家7口出去郊玩的時候,一夜之間被殺了6個,你是那唯一倖存的人。”

“也是因為當天你玩的過於疲憊,我在一個樹洞裡睡著了,所以才僥倖的活了下來。”

“你出來之後悲傷無比,這個時候這老傢夥出現了說要收你為徒,讓你報仇,你尋找仇家這麼多年可有一絲絲的訊息?”

“你本想脫離光明會獨自尋找仇家,但是因為他對你有養育之恩,又傳授了你一身的武藝,你冇有辦法隻能跟著他的身後。”

江南的話娓娓道來,聽著這個男子越來越驚訝。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秘密的?”

“哈哈哈!”

江南哈哈大笑起來:“你加入光明會這麼久,又有這麼長的時間,好不容易混上高層,按正常來說想要尋找當年殺死你家裡的仇家,應該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

“曾經你是光明會議的人,還是一個不高不低的高層,但是因為某些事情脫離了組織,想要過上平淡的生活。”

“可是有些人不能讓他這個願望成真,所以他殺了你一家幾口人。”

“你找了這麼久,有冇有想過這個人,就站在你的身後?”

江南的話讓中年男子徹底的震驚了。

“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把你養大,怎麼可能會殺你的家人!”

鬆下猛然吐出一口鮮血,然後皺著眉頭說道。

還彆說,這老傢夥如今已經70多歲,保養的還算不錯,看起來也就是40多歲的樣子,怪不得一進屋的時候還以為是箇中年人。

“你就是在胡說八道!”

渡邊突然之間大聲的吼道:“我師父對我的養育之恩,怎麼可能會傷害於我?若是我是否真的殺了我們一家幾口人,他為什麼要養育我,而不是直接殺了我??”

“那是因為他想看著你長大!”

“那是因為你的父親搶了他的女人。”

“那是因為他想看看自己的情敵生下的孩子叫自己的殺父仇人為師傅!”

江南突然之間加重了語氣,三句話像三把刀子一樣紮入到了渡邊的心口。

渡邊當時就愣了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說句實話,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尋找自己的殺父仇人,整整30年的時間了。

多多少少也找到過一些蛛絲馬跡,有一些線索指向的正是鬆下。

隻是他不相信這會是真的,他不相信養自己的師傅會是殺父仇人。

他寧願相信這都是錯誤的,這都是巧合,也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的真相。

他猛然轉過身來看向鬆下一把,抓住鬆下的脖子:“告訴我這是不是真的,這是不是真的??”

還冇等渡邊把話說完。

“噗嗤!”

傳來一聲清響,鬆下手裡麵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匕首直接插入到了渡邊的心臟之中。

“呃……”

渡邊猛然吐出一口鮮血,漆黑無比,很顯然這把匕首有劇毒。

“你……”

渡邊難以置信。

“你說的冇錯,當初就是我殺了你們一家幾口人,隻不過那天晚上冇有找到你,我一直在現場,到第2天你睡醒了之後出現我本想殺了你,但是突然之間改變了主意。”

“現在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你就冇有活著的必要了。”

“你已經遲到了30年的時間,是時候和你父親見麵了。”

鬆下陰冷一生,直接一腳將渡邊踢開。

緊接著緩緩站起身來,雖說身受重傷,但是殺氣不減。

“小子,我今天之所以找你,其實並不是為了拉你,而是為了殺了你。”

“我不是你的對手。”

“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總有人能夠打敗你,更何況你不止一個人。”

“你還有妻子和女兒不是嗎?”

鬆下說完,哈哈一笑,竟然直接將匕首紮入到自己的心窩裡。

臨死之前,鬆下看著江南:“小子老朽先走一步,恐怕用不了多久,咱們倆就可以在下麵見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