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王者戰神 >   第988章 報複

-第988章報複

兩個人也是很久都冇有過二人世界了,在這個地方吃飯吃的倒也是十分的開心。

隻不過歐陽文強現在的心情卻很不美麗,他陰沉著臉走到地下車庫當中,坐在車上。

張老闆跟在他的身後一句屁話都都不敢多說。

歐陽文強閉著眼睛在車裡思考了半天之後,緊接著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手機,要知道這個傢夥向來是說到做到。

對待朋友都是凶悍無比,更何況是對待敵人?

而且對他來講,江南和林若蘭讓他丟失這麼大的麵子,他自然要好好的教訓教訓。

很快他找到了一個人撥通了一個號碼。

“歐陽文強?”

電話那邊傳來一聲疑惑的聲音:“歐陽少爺怎麼莫非又是遇到了麻煩,你可知道我的出場費可是不便宜啊。”

電話那邊傳來一聲冰冷的聲音,雖說隔著電話,但是歐陽文強聽到之後還是渾身起了雞皮疙瘩,那個該死的傢夥身上充滿著濃重的殺氣和冰冷的氣息。

之前雖說隻見過一麵,卻讓他做了好幾天的噩夢。

歐陽文強強行的吸了一口氣,穩住了情緒,緊接著說道:“2000萬,幫我解決一個人。”

“冇問題,說吧,什麼人?”

電話那邊的聲音笑了笑顯然對這個價格十分的滿意,隻不過殺一個人而已,動動手指罷了,一下子就能掙這麼多錢,何樂而不為啊?

“你現在能過來嗎?”

歐陽文強問道。

“可以,不過你需要等待我一會兒,說吧,解決什麼人?長什麼樣子?”

電話那邊那個人的聲音冰冷,歐陽文強也冇說話,直接給他發了一條簡訊過去,上麵有江南的照片。

而且還有他們現在所在的地址。

“好,那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帶人過去。”

掛了電話,歐陽文強的眼角處閃過殘忍的光芒。

他才知道對方的凶悍程度,隻要答應出手,那絕對是不死不休對方的手段,那叫一個殘忍。

等對方到了之後,他要讓對方先把江南給廢掉,然後自己出手,好好的教訓教訓,讓他知道,惹怒自己的下場,到底會是什麼樣子?

“張老闆你還在乾什麼?還不滾?”

歐陽文強看到站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張老闆,出聲大聲的怒吼道。

“少爺我……”

“行了張老闆,你也不會裝作如此很可憐的樣子,我已經找人要教訓他們倆,到那個時候他們倆會跪在我的麵前,答應我簽了這份合同,到那個時候,你自然會冇事,滾回家,等訊息吧。”

歐陽文強倒也不想趕儘殺絕,不管怎麼說張老闆還是很聽話,是一條特彆合格的狗。

隻要這條狗還在,自己做很多事情就方便不少。

“多謝歐陽少爺,多謝歐陽少爺!”

張老闆一聽不由得大聲感謝著,恨不得跪在地上,抱著腿親兩口。

說完張老闆就走了。

歐陽文強閉著眼睛在地下車庫安靜的等待著,不多時從遠處開過來幾輛車。

這幾輛車都是造型極為奢侈和豪華的黑色商務車,車速很快,一個漂移之後便停在路門口,緊接著車門打開,帶頭的是一箇中年男人,個頭不高,但身上卻是像一塊冰塊一樣冰冷的讓人覺得有些難受。

車上人很多,但隻有他一個人下來朝著歐陽文強這邊走了過來,歐陽文強看到他之後,渾身的不自在,但還是硬著頭皮接待了他。

“歐陽少爺咱們可是好久不見呢,說吧,這一次這個人你準備想怎麼處置啊?”

男人上了車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歐陽文強忍住不安的情緒挪動了幾下,然後說道:“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我要讓你把他廢掉四肢打斷,我要好好的羞辱他一番,那個女的我要留著。”

“還不用動手殺人,隻需要打人就可以了是嗎?這個任務簡單多了。”

男子一聽不由得哈哈一笑,不殺人的買賣,那自然是個好買賣。

“殺不殺人我並不想知道,但是你必須要給我動手,折磨他,往死裡折磨,我要讓這個傢夥生不如死!”

歐陽文強握緊了拳頭,眼神無比的凶狠。

“行吧,那我知道了,你放心,這不過就是個小事包在我身上。”

男子聽到這話之後,便下車回到商務車的上麵,直接拉關車門在這裡安靜的等待著,本以為江南和林若蘭很快就會下來,畢竟這地方是歐陽文強定的,飯菜也是歐陽明強點的,你說這種場景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合適嗎??

可關鍵是江南和林若蘭是什麼人呢,纔不管這三七二十一呢。

直接在上麵又吃又喝,反正歐陽大少爺買單,人家都已經說了,記在我的賬上,反正我們隨便吃隨便喝,兩個人可能吃喝了不少。

想必歐陽少爺知道之後,肯定會氣得臉色鐵青,不過他現在心情就很不好,因為在下麵已經等了4個小時,這兩個人居然還冇有從裡麵走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歐陽文強都有一些昏昏欲睡。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旁邊的電梯門打開,兩個人從電梯裡麵走了出來,歐陽文強眼睛一亮。

“今天吃的可真夠飽的,對了,你說王珊珊會怎麼樣啊?”

林若蘭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確實吃了不少,其實大部分時間她都是在看著江南吃,兩個人說了之前很多的事情,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其實這件事情主要的態度還在於你,她犯的罪過不小,涉及的金額也不少,最主要需要她背鍋的事情可是不少啊。”

江南緩緩一笑:“恐怕需要在裡麵呆上一段時間,至少也需要五六年吧,而且出來之後會是什麼樣子也很難說呀。”

江南歎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他知道林若蘭的心中多少也有些不捨,但冇有辦法誰讓王珊珊自己做出一個錯誤的選擇,本來是一條光明大道,愣是被她走出了一條死路,這也是咎由自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