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歸來》 小說介紹

小說《臥底歸來》是作者戎殤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夏冬陽李菁菁,講述了... 房中,李菁菁彆說是臉了,就連耳垂都紅得如兩顆血色瑪瑙,她做夢都冇想到,洗個澡剛出來,竟然會有一個陌生男人直接闖進來。當然,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清白,不能就這樣毀了,一定要讓那個可惡的男人,付出

《臥底歸來》 第2章 免費試讀

房中,李菁菁彆說是臉了,就連耳垂都紅得如兩顆血色瑪瑙,她做夢都冇想到,洗個澡剛出來,竟然會有一個陌生男人直接闖進來。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清白,不能就這樣毀了,一定要讓那個可惡的男人,付出修煉葵花寶典的代價。

李菁菁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而後直奔廚房,直接抄起一把菜刀,可出來卻冇看見夏冬陽人了。

原來剛纔李菁菁因為驚慌羞怯,並冇有聽見夏冬陽已經退出去了。

不過,李菁菁並不打算放棄,她曆來是個愛憎分明,有恩報恩,有仇加倍的性子,這口氣說什麼也咽不下。

於是,她打開房門就準備向外追去,門口的夏冬陽正抽著煙,陡然聽見開門,自然轉身過去,李菁菁一見夏冬陽竟然冇跑,還敢站在門口,二話不說,直接揚刀就砍。

夏冬陽頭皮一緊,趕忙向旁邊一閃,同時喊道:“等等,你聽我解釋!”

“解釋?姑奶奶先切了你再聽你解釋!”李菁菁可不管那些,彪悍的再次揮著菜刀,刀刀都是動真格的。

也虧得是夏冬陽,要換其他人,絕對秒秒鐘就躺在血泊中捂襠哀嚎了。

無奈之下,夏冬陽隻好一把奪過李菁菁手中的菜刀,將她手反在背後製住。

“你個死色狼,臭流氓,你有本事就放開我,我和你拚了!”李菁菁掙紮不開,隻得憤憤的大罵著。

夏冬陽趕緊解釋著:“我不知道你怎麼會在我家裡洗澡,剛纔真的是誤會,不過,我還是向你道歉。”

夏冬陽想著,自己終歸還是看了彆人女孩子的身子,道個歉也冇啥。

“這是你家?”

李菁菁聽得一愣,而後驚呼道:“你是夏冬陽?”

“你認識我?”夏冬陽有些詫異。

“我不認識你,但我認識你妹妹夏冬青,我是她班主任。”李菁菁說著。

“班主任?”

“你先放開我啊!”李菁菁喊著。

夏冬陽這纔回神,趕忙鬆開手,李菁菁轉過身來,皺著眉頭揉著手腕,一臉不滿。

“抱歉,剛纔你不聽我解釋,我隻有先製住你!”夏冬陽一臉歉意的說著。

李菁菁一雙大眼看著夏冬陽,說道:“你說你是夏冬陽就是啊,怎麼證明?”

夏冬陽也不想多費口舌,直接拿出了身份證,遞給了李菁菁。

李菁菁看了看,卻撇嘴說道:“冬青那麼漂亮可愛,怎麼會有你這黑得像炭的哥哥,你們一點也不像。”

見她這麼說,那就是確認了自己的身份,夏冬陽就伸手,欲拿回身份證。

“啪!”

哪知道這時,李菁菁卻突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他臉上。

“你乾什麼?”夏冬陽虎眼一瞪,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被一個女人扇巴掌,不怒絕對是假的。

李菁菁卻是渾然不怕,還揚了揚下巴,說道:“瞪什麼瞪?你看了我的身子,我打你一巴掌,難道不應該嗎,都算便宜你了!”

李菁菁雖然說得輕鬆,但想著剛纔的情形,她俏臉上還是一陣的發燙。

夏冬陽一聽,也是冇了脾氣,聽上去自己貌似真的占便宜了,當即也不理論了,提著包向屋內走去。

見夏冬陽不說話,李菁菁還以為是他生氣了,不禁低聲道:“一個大男人的,這麼小氣!”

說著,她也進了屋,然而進屋就見夏冬陽跪倒在地上。

“爸,媽,不孝兒子回來了!”

夏冬陽對著牆上父母的遺像重重的磕著頭,特彆是看著母親的遺像,想著冇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麵,即便是鐵骨錚錚的夏冬陽,眼淚也是禁不住滑落而下。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時!

看著悲泣的夏冬陽,李菁菁本想奚落嘲諷兩句,也是忍住了,或許是感受著夏冬陽的傷心,她眼淚也是直在眼眶內打轉。

幾分鐘後,夏冬陽停止了哭泣,而後對著父母的遺像說道:“爸媽,你們放心,我這次回來就不再走了,我一定好好照顧妹妹!”

說罷,他站起身來,旁邊卻伸來一隻拿著紙巾的手,自然是李菁菁。

“謝謝,不用!”

夏冬陽說了聲,而後抬手在臉上一抹。

“哼,不用算了!”李菁菁一翹嘴,以為夏冬陽還在為自己剛纔那一巴掌慪氣,而後直接將紙巾扔在了垃圾桶中。

夏冬陽這才問道:“老師,你怎麼會在我家裡,我妹妹呢?”

李菁菁一聽,語氣有些不滿的說著:“現在知道你妹妹了?阿姨病重彌留之際,你在乾什麼?

彆給我說忙,能有多忙?回來見阿姨最後一麵的時間都冇有嗎?

你知不知道,冬青要照顧阿姨,又要備考,最後還要辦理阿姨的後事,她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子,她有多辛苦,你知道嗎?

在這個家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卻不在,夏冬陽,我真的覺得你不配當一個男人,不是個好哥哥,更不是一個好兒子!”

李菁菁是越說聲音越大,越說越激動,最後完全變成了指責。

夏冬陽聽得沉默了,李菁菁回過神來,暗想著自己是不是太過激動了,這個男人肯定會發火,罵自己多管閒事吧!

哪知道,下一刻夏冬陽卻一臉凝重的說道:“你說得對,我的確不是一個好哥哥,更不是一個好兒子!”

“哼,知道就好,以後就要好好照顧冬青,我可告訴你,阿姨臨走時可拜托我照顧冬青的,如果讓我知道你冇照顧好她,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見夏冬陽承認錯誤,李菁菁又覺得自己罵得冇錯,突然,她聳了聳鼻子,隻道:“咦,什麼味道?啊,我煲的湯!”

說著,她便快速衝進廚房,卻又因為慌亂,將鍋碗給打翻在地上,嚇得連連驚呼,弄出一連竄的聲響。

“我來吧!”

夏冬陽走進廚房,幫忙收拾著。

李菁菁卻是說道:“都怪你,要不是你突然回來,我給冬青煲的湯也不會糊了!”

“對了,你還冇告訴我,我妹妹呢?”夏冬陽懶得和她爭論,一邊收拾一邊問著。

李菁菁一聽,眼神一暗,語氣低落的說著:“夏冬陽,冬青現在在醫院,她情況很不好!”

“你說什麼?”夏冬陽猛然一下竄了起來。

……

同一時間,在江陽刑警隊會議室中,幾箇中層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電子白板。

坐在上位的是一位濃眉大眼,一身正氣的中年男子,他叫宋德軍,是江陽警局局長,這次火車站事件性質極為惡劣,他必須得處理好。

這時,視頻暫停在夏冬陽單手拆槍的畫麵,宋德軍說道:“之前執勤的兄弟上報,他身上有不能過安檢的異物,正要對他進行檢查,就發生了廣場的事,大家怎麼看這個人?”

幾人思忖了一下,一個留著短髮,身著警服,眉目間頗有幾分英氣的女警,最先說道:“宋局,我覺得我們最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他的身份。”

女警見傅青霜,是刑警隊的副隊長,也是幾箇中層中唯一的女性。

有人接著說道:“不錯,雖然他是救了人,控製了匪徒,但能單手拆槍,有軍方背景倒還好,如果是境外雇傭兵,那就必須要弄清他來江陽的目的。”

……

幾人都說了兩句,最後達成一致,先調查夏冬陽的身份與來江陽的目的。

“那好,你們誰去?”宋德軍問道。

傅青霜立即說道:“局長,這個任務或許會有危險,還是我去吧!”

幾個男士聽得有些麵熱,可也冇法反駁,傅青霜雖然是女子,但卻是隊裡最能打的。

“好吧,不過你不要擅自行動,有什麼情況第一時間向我彙報。”宋德軍清楚傅青霜的脾氣,不忘告誡一聲。

傅青霜點了點頭,暗道:“我倒要看看,江陽到底來了個什麼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