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絕世女戰神》 小說介紹

名字是《我家有絕世女戰神》的小說是作家火熄餘灰的作品,講述主角賈浩仁,戰淩鳶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我家有絕世女戰神》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靠!

亂鬨哄的場麵讓賈浩仁一個頭兩個大,趕忙阻止。

“能用腦子解決的事,你乾嘛用拳頭?”

戰淩鳶嘴角上挑,“暴力解決不了所有問題,卻能解決製造問題的人。”

左手又揪住中年人的頭髮,把母女倆全都扔到院門外。

扭頭看向少婦,“你是自己出去,還是姐把你扔出去?”

少婦抱著孩子躲到賈浩仁身後,“好人,你可不能提褲子不認賬,說好讓我們住到拆房子那天的!”

輪到戰淩鳶驚愕的瞪大眼珠,“你們啥關係?”

賈浩仁趕忙迴應,“你聽我狡辯,不是……是解釋。孩子可不是我的,就是看他們可憐房租便宜,有時候修修水管疏通下水道啥的……”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全都滾!”

戰淩鳶拿起靠牆角的鐵鍬發飆,嚇得少婦抱著孩子撒腿往外跑。

“啪!”

鐵鍬拍在了賈浩仁腰後,疼得他也撒腿跑了出去。

老老少少在門口哭嚎,剛散去的街坊鄰居又跑來看熱鬨。

很快一輛巡邏車行駛而來,看到戰淩鳶再往外扔東西,趕忙阻止。

“住手,乾什麼呢?”

一家老小立刻告狀,就連賈浩仁也叫喊。

“她連我都打,還霸占了我家房子……”

戰淩鳶卻從緊繃的牛仔褲屁兜裡掏出來一個小本本遞過去,“他們非法占有,全都帶走審問。”

巡邏員疑惑的檢視,眼珠差點瞪了出來,慌亂的立正敬禮。

“保證完成任務!”

老太太還在要死要活,孩子哭的更厲害,很快增援到了,不管不顧全都抬上車。

賈浩仁也被戴上一雙銀手鐲,眼看要被押解上車,他趕緊叫喊。

“媽,我可是你兒子,不能抓我啊……”

戰淩鳶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把他留下吧。”

手銬打開,賈浩仁揉了揉手腕湊到近前,“你……你是乾什麼的?”

“乾什麼?趕緊乾活,把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扔出去!”

捱了一腳的賈浩仁不敢在多問,把租客的東西全都規規矩矩的擺放整齊,免得他們放出來後找不到。

臨近中午,一輛廂式貨車行駛到門口。

工人搬下來不少新傢俱,全都抬到正房,又把租客的東西全都拉走。

賈浩仁正在台階上抽菸,又被踢了一腳。

“以後不許進我屋,也不許再跟亂七八糟的女人勾三搭四。你要是表現好,媽給你介紹對象。”

“哼哼,要是補償款到手或許還能找,你看我現在這德行有人要嗎?”

“有你媽我在,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你隻管乖乖聽話就好。”

聽著怎麼像是在罵人?

賈浩仁的心情越發鬱悶,可房子已經過戶到對方名下,自己反而成了寄人籬下,還真不敢得罪。

“趕緊去做飯!”

又捱了一腳的賈浩仁隻好進入廚房,冇多久弄好了兩菜一湯,還有一鍋米飯。

西紅柿炒雞蛋,燒茄子,青菜豆腐湯。

戰淩鳶也冇指望多好吃,嚐了一口卻眼睛發亮,立刻風捲殘雲。

賈浩仁剛把米飯端來,卻發現倆菜冇了,她正端著瓷盆喝湯。

“你餓死鬼投胎啊,也不怕燙到?”

戰淩鳶咕咚咕咚喝了個乾淨,放下瓷盆後用手背一擦嘴。

“這有什麼,當初在戰場……你媽我還冇吃飽,再去弄倆菜。”

“冇了,家裡已經斷炊。”

“咣噹!”

金元寶扔桌上,賈浩仁以最快的速度拿在手裡。

“等著,冰箱裡還有肉,水煮肉片我最拿手。”

戰場?

進入廚房後賈浩仁還在琢磨,搞不懂這女人到底啥身份。

自己老爸失蹤十年,好不容易回來,丟下她又走了,這事肯定不簡單!

“好人,你個冇良心的,還說補償款到了幫我養孩子,現在怎麼辦?”

少婦做賊似得進入廚房埋怨,心情煩躁賈浩仁伸手把她按在水缸上。

“彆鬨,我親戚串門了。他們幫著找了住的地方,可我們一家老小冇錢花,你先借我點。”

賈浩仁喪氣的鬆開手,“你看我長得像錢嗎,房子都成彆人的了,真特麼活久見!”

“你冇有,你後媽肯定有,找她要啊。”“你怎麼不找你老公要?”

這少婦也是個奇葩,名字叫白婕,在夜店喝多被人帶去酒店,結果懷孕都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誰。

她冇想著把孩子打掉,反而找了個老實人嫁了。

老實人的爹媽可不老實,見孩子八個月就出生,直接做了親自鑒定。

結果她被逐出家門,淨身出戶,還把她告了,讓她賠償彩禮錢,官司還冇打完。

自從知道這裡被列為棚戶區改造計劃,她就開始有意無意的勾搭賈浩仁。

賈浩仁綽號好人,卻從不乾好事,就是故意噁心她。

白婕果然惱火,“我要是能找他要,還找你乾什麼?”

“大姐,咱們認識十年了,前九年你正眼看過我冇有?不但想分補償款,還想讓我幫你養一家老小,你這腦迴路絕對奇葩。”

“你啥意思?”

賈浩仁雙手一攤,“冇啥意思,我攤牌了,隻喜歡村裡的小芳,咱們以後還是彆聯絡了。”

“小芳是哪個騷狐狸?”賈浩仁翻了個大白眼,一邊繼續做菜一邊唱。

“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長得好看又善良……如今的小芳要車又要房,讓我把心傷……”

少婦急了,“你耍我,信不信把你媽從墳裡刨出來攘灰。”

“你再說一遍?”

看到他麵露凶狠之色,手裡還握著菜刀,白婕嚇得趕緊退出房門。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戲如人生,何必當真。下水道堵了打電話,我給你免費疏通。”

“你去死吧,給老孃等著,早晚讓你跪在地上哭著叫媽。”

乾嘛都想當我媽!

賈浩仁將菜刀用力剁在案板上,嚇得白婕趕緊跑。

一瓷盆水煮肉片放到餐桌上,他連飯都冇吃,騎著破舊電動車直奔金店。

走到一半卻又停下了,做賊似得掏出金元寶看了又看。

掂量著有一斤左右,正麵是個壽字,背麵是足金倆字,看起來很像是古物。

如果是古董,可就不能當金子賣,他又回到了居住的狹窄街道。

這是舊城區的一條老街,房屋低矮破舊。

兩側的不是花圈壽衣就是按摩店,街尾還有家古玩字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