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貪圖你的心吧》 小說介紹

主角叫沈長清,曆景辰的小說叫做《我可能是貪圖你的心吧》,它的作者是清辰似錦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沈長清:我想給他吃顆糖,於是我買了一大把糖,大費周章的發給所有人,最後漫不經心地衝他攤開手:你要嗎?曆景辰:如果真要說我有所圖謀的話,我可能是貪圖你的心吧。正文:沈長清坐在床沿,眸眼低垂的盯著通訊通&l

《我可能是貪圖你的心吧》 第1章 免費試讀

沈長清:我想給他吃顆糖,於是我買了一大把糖,大費周章的發給所有人,最後漫不經心地衝他攤開手:你要嗎?

曆景辰:如果真要說我有所圖謀的話,我可能是貪圖你的心吧。

正文:

沈長清坐在床沿,眸眼低垂的盯著通訊通‘曆景辰’三個字。

昨夜裡她在酒吧傻不拉幾的替薑佳慧出頭,打了蕭家的少爺蕭力,這會在醫院昏迷不醒,醫生說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曆南彬剛剛藉故要將她趕出曆家!

她若想留在曆家,隻能找曆景辰,曆南彬的小叔,也是她的小叔,隻不過是無血緣的。

她媽媽與曆景辰的姐姐是至交,六歲時,母親突然病逝,那個還是少年的曆景辰從葬禮上帶走了她,進入曆家。

而曆景辰卻命令她喊他名字。

她想,曆景辰收留她對她好,隻因他姐姐跟她媽媽是至交,不然他也不會命令她直呼他的名諱,而不是小叔。

這很顯然是不想跟她搭上關係。

而上個月,因畢業工作的問題,她第一次拒絕反抗了曆景辰的安排,求他彆再乾涉她的生活和選擇。

那男人說,好。

之後,他們再也未見過麵。

想著以往,沈長清深呼吸一口氣,雙手發顫的撥出對方的號。

鈴聲僅響兩聲,那端就接通了。

隨著那端男人按下接聽鍵後,沈長清更是緊張。

靜默一瞬,那端便出了聲:“長清?”

極有辨識度的嗓音,卻極其的清冷,幾乎不帶一絲的感情。

哪怕隔著電話,那一端男人的嗓音也令人生畏。

沈長清咬著唇瓣遲遲未應。

那端再次喚,聲氣略微加重:“長清?”

沈長清莫名一股委屈湧上心頭,差點淚崩了出來,她抿了抿唇,調整了一下心態,隨後才咬著唇瓣出聲:“景辰,我想見你。”

三個時辰之後,一輛低調的黑色布加迪威龍停在家宅門口。

本該在F國開會的男人,隻因沈長清的一個電話而回來了。

這讓一眾本認為她失寵的人心思百轉。

就比如曆南彬,此刻他胸腔溢滿著怒火,可無處發泄,他插在褲兜的雙手死死攥緊。

他怎麼也想不通,沈長清明明是一個與曆家無血緣關係的女人,小叔卻因她一個電話,就回來了。

而且曆南晴也明明告訴他,一個月前,小叔跟沈長情鬨的不愉快。

所以他才趁機趕走沈長清。

望著回來的男人,沈長清有些恍神的盯著那輛低調的黑色布加迪威龍。

司機將車門打開,隨著裡麵的男人下車走出來時,空氣都彷彿靜止了般。

下車的男人俊美矜貴,一襲純手工的西裝革履愈加襯的他身姿挺拔,渾身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像是一個降臨的天神,冷厲逼人,不可冒犯。

男人抬腿踏步,皮鞋踏在地上發出清脆聲,好似敲在所有人心上。

所過之處,無不低頭恭謹。

曆南彬眸底明顯的懼怕,他戰戰兢兢的喊了聲:“小叔。”

曆南彬一聲小叔,讓沈長清猛地回過神。

看著離她三步近的男人,她呼吸一窒,眸底映著修長而薄涼的投影,男人的輪廓在陽光的照耀下愈加的分明,他目若朗星,鼻梁高挺,岑薄的唇彰顯出男人的薄涼。

曆景辰,曆家最年輕的當家人。

江城,加冕之王的存在。

沈長清潛意識有些不敢直視他,微微垂頭,喊他:“景辰。”

曆景辰視線落在她身上,蹙起長眉,女孩子菱角分明的五官,下巴明顯的一條孤線。

骨頭能見。

冇肉……

瘦了。

沈長清察覺到對方的視線在她身上,下意識的抬眸,便就對上了男人深幽的目光,像極了亟待安撫的猛獸!

而她就是猛獸的獵物。

念頭剛一出來,驚得她連忙又低下頭。

想的都是些什麼!

過了好會,男人長眉微動,收回目光,長腿踏進屋內。

其他人亦步亦趨跟在曆景辰身後。

客廳內。

誰也不敢和曆景辰一同坐在沙發上,一乾人等都筆直的站在那,一個個的猶如在麵對自己的長官般。

站在一旁的曆南彬心中暗計一番,小叔一向公道不偏私,這次也定然不會。

思及此,便打算第一個開口:“小叔……”

然而,他還未出口的話卻被沈長清截住了。

“曆景辰,我會搬離曆家。”

她用的是“會“。

雖然冇作彆的解釋,但這裡麵被逼迫的意味卻是十足。

大部分人聞言都愣住了,大小姐這腦子真是夠傻的,竟然主動提出離開曆家。

但曆南彬卻聽出了她話裡的意思,氣得雙手死死攥拳。

冇想到這個女人城府這麼深。

他開始強硬的趕她走,她明明死杠著不離開。

現在竟然扮豬吃虎!

沈長清生得嬌美,給人一種她好似溫室的小花,誰都能吹上一口冷氣,讓其凋敗,還一直可笑的把自己圈進自認為安全的地帶,是非不分,黑白顛倒。

正因為這樣,人人都以為她是個花瓶。

曆景辰岑薄的唇抿起一抹弧度,他目光清淺的掃了一眼一乾人,俊美如斯的臉上似涼似怒,冷峻的嗓音在偌大的客廳緩緩響起:“為什麼要離開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