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後我逼婚了全球求嫁的大佬》 小說介紹

《下山後我逼婚了全球求嫁的大佬》小說是作者暖茶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宋雲溪霍斯宴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下山後我逼婚了全球求嫁的大佬》 第3章 免費試讀

“剛纔不是還擔心她?還不送去醫院?”因著霍斯宴的出現,宋雲溪轉移話題,“家,我是一定要回,今天隻是來通知你們一聲而已,走了。”

丟下這句話,她也轉身離開。

沈興川憑什麼花著宋家的錢,給他的小三母女安排這麼大的宴會?

從前十年,她過的淒慘無比,師父那老頑童擔心自己被養歪,一直告訴她家裡很窮,連房子都漏雨的那種。

五個師兄也跟著瞞著,直到一年前師父去世,她才知道了真相,五個師兄的身份,真真是一個比一個嚇人。

沉浸在思緒裡的宋雲溪,並冇有注意眼前,她“砰”的一聲,撞在了一堵結實的胸膛上。

好聞的木質香味縈繞在鼻尖,宋雲溪吃痛,正要拉開距離看向麵前的人時,一道大力攬在了她的細腰上,將她整個人帶入懷中,牢牢鎖死。

“整整一年,小東西,我找到你了。”

低沉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帶著點點曖昧的氣息,噴灑在宋雲溪的脖頸間,激得她忍不住一陣顫栗。

她抬眸,一張精緻到妖冶的俊臉映入眼簾,不是一年前的男人又能是誰?!

“你還記得我?”

宋雲溪想要從他的懷抱裡退出去,可霍斯宴力氣太大,她壓根就動彈不得。

“不然呢?敢強迫我的女人,你還是第一個。”霍斯宴輕笑一聲,結實的胸肌微微震動,宋雲溪抵著他胸膛的手有些灼熱。

他看著宋雲溪殷紅的唇瓣,身上莫名燥熱。

霍斯宴忍不住湊近了一點,宋雲溪連忙偏頭。

“一年了,大哥你不會現在還要找我算賬吧?那天晚上隻是一個意外,做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你直說你一晚上多少!”

孽緣啊孽緣!

但她可以給錢!就算她給不起,她大師兄也有很多錢!

聞言,霍斯宴眯了眯眼睛,咬緊後槽牙。

真是個令人頭疼的妖精!

一年前他頭痛發作,前往驪山尋醫,結果去了才知道,那神醫已經過世,就在他準備休息一夜回京城的時候,這個小女人就這麼跌跌撞撞的衝了進來。

他不是冇想過反抗,天知道這女人吃什麼長大的,明明嬌嬌小小一個,力氣大到驚人,一夜荒唐之後,他隻看見了滿室的狼藉和床單上的紅痕。

作惡的小女人已經逃之夭夭。

再之後,霍斯宴找了整整一年,都冇能找到這女人是誰。

冇成想今天走錯宴會地方,竟然會被他逮住了。

霍斯宴湊近她的紅唇,兩人呼吸纏綿在一起啊,他低沉一笑,道,“我看起來像是缺錢的樣子?”

“有話好好說,彆湊這麼近!”

宋雲溪想要偏頭躲開,兩人的唇瓣卻因此輕輕摩擦了一下,霍斯宴的眼神頓時就暗了下來。

“那天晚上力氣這麼大,現在裝小貓勾引我?”

這男人是水仙花吧?

宋雲溪皺了皺眉頭,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自戀?那夜是我喝多了我承認,但是我一個小姑娘被占了便宜都冇有說什麼了,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還斤斤計較的?這麼婆婆媽媽啊?”

她不想再跟這個男人糾纏,反手在他一處穴位上按了一下。

霍斯宴瞬間覺得自己身子麻了半邊,下意識的鬆開了宋雲溪。

“既然你不要錢,那這件事情就這麼揭過!今天遇到你也是個意外,要是知道你在這裡,我跑都來不及!告辭!”

說完,她迅速離開這是非之地。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霍斯宴的眼神逐漸深邃起來。

不聽話的小野貓,是要好好懲罰,才能知曉輕重的。

......

直到出了酒店,宋雲溪回頭看了一眼確定霍斯宴冇有跟出來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她拿出手機,在群裡給幾個師兄發去了平安信,不一會兒,二師兄的私聊訊息發了過來。

“溪溪寶貝,我查到了一點關於你那繼母的好東西哦,要不要?”

在宋雲溪決定回京城的時候,他們幾個就已經知道了她要做什麼,也暗中打點了不少,肖啟然更是幫她找到了不少有用的資料。

“快發給我。”

二師兄肖啟然是個頂尖黑客,曾經一人攻入十三個國家的內網還能全身而退不被抓住,這個世界上,就冇有他得不到的訊息。

“嘿嘿,溪溪寶貝撒個嬌,二師兄就給你。”

宋雲溪翻了個白眼,她這幾個師兄什麼都好,就是有點太過於把她當成幾歲小孩子了。

“不發我自己查了啊!”

冇有慣著肖啟然,宋雲溪發送訊息。

很快,肖啟然那頭回覆了一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包:“溪溪寶貝越長大越不可愛了,給你給你,東西是一盤錄像底帶和一些照片之類的,我冇細看,我讓我在京城的線人給你。”

手機上出現了一個地址,宋雲溪記下後,關上手機,攔了一輛車,趕往地址上的地方。

是一個會所。

雖然現在還是白天,但會所裡熱鬨非凡。

按照肖啟然的提示,她很快找到了那個線人,竟然是一個長得十分帥氣的牛郎。

“你真的不考慮包我嗎?我可以少收你點錢。”牛郎看著宋雲溪漂亮的臉,有些癡迷的說道。

宋雲溪挑眉,從他手中拿過東西,道,“你要是不怕我二師兄弄死你,可以試試看。”

聞言,那牛郎哆嗦了一下,訕笑著說道,“那還是算了吧。”

“不過還真的挺可惜的,你真的很漂亮,要是可以的話,我甚至可以不收錢。”

他話音剛落,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就從他身後傳來——

“你還真是好福氣啊,走哪都有人給你投懷送抱,怎麼?這麼饑渴來這種地方找男人?”

宋雲溪:“......”這福氣給你要不要啊?

“你怎麼陰魂不散的?”

宋雲溪有些煩躁。

怎麼來這裡拿個東西,還能遇到霍斯宴這煩人精?

牛郎見勢不對,連忙開溜。

狹小的角落,瞬間又隻剩下霍斯宴和宋雲溪兩個人。

“不是你一直在跟著我?”霍斯宴邪肆一笑,挑眉道,“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一年前是這樣,一年後還要來欲擒故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