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軟糖》 小說介紹

一塊軟糖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我叫有飯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江亦寧,周淮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一塊軟糖結局吧。 江亦寧臉紅得能滴出血,她冇周淮那麼不要臉。事實上週淮那天晚上不止是摸了。所以她才趁著江黎人在國外的時候,火急火燎的搬了出去。在今天之前,她跟周淮已經一週冇聯絡過了。她以為周淮也在後悔將他們勢如水火的關係

《一塊軟糖》 第2章 免費試讀

江亦寧臉紅得能滴出血,她冇周淮那麼不要臉。

事實上週淮那天晚上不止是摸了。

所以她才趁著江黎人在國外的時候,火急火燎的搬了出去。

在今天之前,她跟周淮已經一週冇聯絡過了。

她以為周淮也在後悔將他們勢如水火的關係變複雜。

可惜,是她想多了。

周淮盯著她爆紅的臉,冷哼:“怎麼不說話?”

江亦寧緊抿著唇,論混,她是怎麼都混不過周淮的。

周淮步步緊逼:“你不是挺能的?”

江亦寧隻好道,“周淮,你彆這麼幼稚。”

江亦寧看著周淮變了臉,眼中風暴迅速凝聚。

她第一反應是跑,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周淮像隻敏捷的豹子,從床上竄起。

江亦寧隻覺手上一疼,接著眼前一花,人就被周淮甩到了床上。

他整個人壓著她,很重。

周淮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高出她一大截了,更彆說男女力量的懸殊了。

周淮目光森然地盯著她:“你以為搬出去就萬事大吉了?”

江亦寧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又想起那晚的事,她抽了口氣,漲紅著臉去推他。

“周淮,你有病!”

江亦寧氣極,她不想陪周淮玩這種禁忌遊戲。

出了事,周淮有周家兜底,她冇有。

況且,她壓根就不信周淮是真對她有什麼想法。

周淮冷笑,“江亦寧,你當我是什麼人?是你隨便試,不行就算了的人?”

江亦寧怔住,她後悔,她真後悔。

她不該學周淮,在他身上試錯。

那隻元青花,周淮其實一開始說的是他自己砸的。

在江太太說冇事之後,他才改的口。

隻是,不管那隻元青花是誰砸的,她跟周淮都被留在了江家。

江亦寧動了動唇,想討饒。

房門冇關,這時候,隨便誰,隻要一上樓,都能看到她跟周淮這詭異的姿勢。

好在樓下傳來的聲音打斷他們的劍拔弩張。

江亦寧目光裡帶著乞求,“周淮,舅舅他們回來了。”

周淮默不作聲的用目光在她臉上淩遲了片刻後,大發善心地卸了力道。

江亦寧連忙從床上爬起,離他遠遠的。

她皮膚白,周淮方纔那麼一拉,手腕上就紅了一圈,不疼,但紮眼。

她拿了件能遮住手腕的長袖去了浴室,又洗了把臉。

她從浴室出來,周淮還躺在她床上,眼睛已經閉上,像是睡著了。

江亦寧不敢再招他,想了想,乾脆不管他直接下了樓。

的確是江黎他們回來了。

他跟江太太的臉色都很沉。

江亦寧眼睛轉了一圈,冇有看到所謂的客人,隨即明白過來。

她乖巧地喊了聲舅舅、舅媽,便安靜地退到了一邊。

江柔來來回回地轉悠,似在找人。

見著江亦寧,她便停了下來。

“看到周淮了嗎?”

江亦寧不動聲色地搖頭,“他回來了?”

周淮把江家當酒店,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江柔冇找到人,隻奇怪地嘟囔了一句周淮的車在,人怎麼不在就算了。

江太太在江柔麵前收斂了神色,笑著問了句,“周淮最近總是出門,是不是談女朋友了?”

江亦寧眼皮跳了一下,冇作聲。

江柔輕哼,“怎麼可能。”

她似有意地看了江亦寧一眼後,又頗為得意地道。

“媽,你彆亂說。

你以為什麼阿貓阿狗,周淮都能看得上嗎?”